教育领域悲剧频发,特色本质暴露无遗。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面对又一起学生跳楼自杀的惨案,在本文拿起阶级分析的武器去进行分析后我们不难发现学校发生的惨案只是无产阶级广泛苦难的一个缩影。而教育路线作为政治路线的附庸,要想根除教育领域的问题,靠改良是行不通的,单靠老师和学生在教育领域孤立的斗争也是行不通的,唯有在彻底的无产阶级革命中才能将其随着资产阶级一齐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
编者按2:在特色经济山穷水尽、阶级矛盾愈发尖锐的当下,长期以“公平”位幌子异化改造无产阶级子女的教育机器也愈发难以掩盖血腥恶臭了。需要注意的是,学生群体受限自身的客观经济条件,自发的反抗斗争必须与正确路线下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的斗争相结合,才能巩固并扩大斗争的成果,为当代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添砖加瓦。

7月4日,网曝陕西延安中学,一女学生因未参加学校组织的七一建党节活动,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骂了很久。中午女生没有回宿舍,而是写好遗书后,试图从五楼教学楼跳楼,被其他同学救下。班主任还辱骂女生为什么不去死。谁也没想到,被拉下来不到20分钟后,该女生再次冲了出来,从五楼一跃而下。事后第一时间学校并未通知家长而选择封锁消息。


可怜万千英雄血,换来今朝旧乾坤。从24年年初的江苏学生连跳到此次的延安中学学生自杀,复辟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吃人本质又再一次展现在广大无产阶级面前。当然有部分受资产阶级教育蒙蔽的人,胡说什么“偶然现象”“学生心理素质差”“适者生存”等等。我们马列毛主义者应该如何看待这种悲剧频发的现象呢?先放结论,官僚资本主义就是元凶。各位读者也可参看阳和平同志在年初谈论江苏学生悲剧的视频。BV1gx4y1f7Dr

接下来由笔者为读者详细阐明分析过程。

让我们从阶级属性入手,分析一下当下教育领域内的阶级划分。

首先是学生,短期来看,学生不参加社会生产,不创造劳动价值,长期来看,学生群体的的学习活动就是为了习得劳动技能,可以看作是参与劳动的准备工作,学习本身也要花费体力脑力,因此学生是具有无产阶级属性的,而学生本人的阶级立场一般会受到所处家庭环境的影响。所以学生这一群体具有一定的无产阶级的属性,同时又可能带有一些小资思想。因此学生这一群体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不可避免的要遭受资产阶级的压迫与剥削。具体表现为消失的假期,花样百出的补课,做不完的练习题等等。

接下来我们谈谈教师。毛主席在自己早年的著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将中小学教师划分为小资产阶级,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教育也如同其他产业一般完成了从个人小生产到社会化大生产的蜕变。毛主席早年间的社会,教育尚未普及,知识分子少之又少,知识作为一种珍贵的社会资源被少数人掌握。那时,私塾,地方学堂等的教师,当然可以划分为小资产阶级。可如今由于资本主义的复辟,特色的教育已然异化成了给资本主义国家机器生产零件与燃料的活动,学校就是流水线,老师们就是这个流水线上的工人。被异化的一线教育工作执行者也只能像备受压迫的工人一样机械地灌输知识,管束学生。教师群体的无产阶级属性也越来越明显(这里指有受雇于学校的教师,包括公立,私立,教辅机构等。不受组织单位雇佣的私人家教的小资性质不变)。

那么学校的管理者,包括当地的教育部门呢?他们掌握着教育资源的生产与调配,为特色的整个国家垄断资本服务,自然也是资产阶级的一员(当然级别相对低下)。教育管理部门就好比拥有工厂的大资本家,他们掌握着教育这个流水线(或者说厂房)。为其他产业源源不断地输送接受过教育的劳动力。因此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教育就是整个垄断资本集团中的一环。

由阶级划分我们可以看出,教育领域内已然阶级分明,俨然一个微缩版的小社会。我们知道资本要抢占市场,就得提高竞争力。怎么提高?降本增效,降低支付工人的工资,提高工人的工作时长。同样的逻辑在教育上就表现为,学生的课业负担加重,教师也要跟着无偿加班,学生和教师的假期都被挤占等等。

在这次事件中,虽然不是课业负担导致直接引发的悲剧,可偶然事件背后有它必然性。此次集体活动的纠纷,只是引爆了长期以来累积的发生在学校内的阶级矛盾(该学校可谓在本校生圈子里可谓臭名昭著,几年前也发生过惨剧)。此次事件中具体的语言暴力实施者当然要处罚,可是不从根本上消灭资本主义教育制度,这样的悲剧只会多不会少。

综上所述,在特色的批着社皮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教育已经被异化,那么,发生在产业工人(包括白领蓝领)上的,形如富士康工人连跳,白领猝死等形形色色的悲剧,都必然在教育领域内复现。因为压迫与剥削的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方方面面。消灭特色官僚资本主义,建立起为无产阶级服务的教育体系,才能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