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州持刀伤人事件看中修的民族主义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民族主义是中修为了缓和阶级矛盾制造的“外敌”,是资产阶级专政的附属品,无产阶级在各国都同样遭受着压迫剥削,必须意识到真正的敌人是资产阶级。
2、此次事件中,无论杀人者、被杀者,都是中修民族主义灌输的牺牲品,这笔帐最后要算在官僚资产阶级头上!从这就是就能看出,帝国主义推行的民族叙事带给人民群众的只有鲜血与困难,马列毛主义者必须担负起政治揭露的任务,帮助人们认清自己的真正利益所在。

image

6月24日16时许,苏州市高新区塔园路新地中心公交站台发生一起持刀伤人案件,造成3人受伤,其中1人为中国籍,2人为日本籍,犯罪嫌疑人被迅速制服。中国籍伤者胡友平在阻止嫌疑人犯罪过程中受伤严重,经送医抢救无效于26日不幸离世。在此笔者首先要向胡友平女士致敬,一旦歹徒真的冲上了校车,后果不堪设想,会造成许多儿童的伤亡!究竟是什么样的暴徒居然想对着校车的儿童下杀手! 笔者强烈建议袭击校车的周某某可以去以色列参军,那里都是他的同胞。以色列不就是那种最符合极端民族主义者强权幻想的鹰派政府吗?以色列严格遵循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留后患斩草除根的行为逻辑,他们的军队冷酷而铁血无情地杀戮着每一个异族的老弱妇孺,在国际舞台上以色列也堪称犯我以色列者虽远必诛的典范,当着联合国的面直接撕毁文件,这其中每一条单拿出来都能让国内的极端主义者颅内高潮,如果这些人生下来的时候投胎到以色列大概现在已经爽上天了,根本不会在乎这些反人类的活动到底已经让以色列在国际社会处于一个多么人人喊打的位置上。就当下极端民族主义者们对希特勒的支持来看,其意识形态显然并非对法西斯主义的批判性谴责,而是对法西斯主义的仇恨性认同,极端民族主义者动辄发表“杀光所有日本人”的恐怖主义言论,但他们自己并不认为自己同二战日寇具有意识形态上的连续性和反人类程度的一致性,因为他们已经通过对日本人二战期间诸多恐怖行为的定性将日本人排除在普遍的人类范畴之外,迫使其沦为一个能够被合法仇恨的纯粹发泄对象。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极端民主主义者?这就要多亏了中修复辟后,为了缓和阶级矛盾,一直对群众进行的民族主义洗脑,培养了一大群极端民主主义者! 中修利用了民众的朴素爱国情感,并将其用于私利。我们需要告诉身边人,阻碍我们美好生活的,不是另外一个国家的“我们”,而是各国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当下,民族主义已经成了赛里斯宣传的主流思想。对外,他们认为,自己的民族曾被侵略,所以有权利”报复“其他民族;他们说自己的文化有上下五千年,所以鄙视后发展起来的”蛮夷“;他们认为,中华民族的血脉神圣而不可侵犯,所以鄙视“入侵”的黑色人种。对内,他们宣扬民族统一,以此为由想攻打台湾;他们学着希特勒,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来画大饼,迷惑无产阶级,让无产阶级心甘情愿被剥削,关键时刻还要为资产阶级卖命;就算大日本帝国统一世界了,剥削和压迫仍不会停止,就算中华民族复兴了,也还有阶级矛盾存在,而资产阶级给的承诺,不过是上司给你画的大饼罢了。就举法西斯日本的例子,日本明治维新之后,走向军国主义道路,军国主义者们会选择性地告诉你,日本天皇一天吃一顿饭,日本军民一心,民众主动募捐买军舰,终于成为世界强国,人们生活幸福,而大清被慈禧一个人吃垮了,导致人们生活很惨。 但有些事情他们不会告诉你,比如日本有百万的女性为了不给军国添麻烦,为了为国家出力,选择或被迫地去出卖身体。 军国主义者以为军国强大了,妓院里的就都是外国女子,花枝招展地等着他们去嫖,本国的女子都会是官太太,是上等公民,很有地位和尊严。 可惜一切都是臆想,如果这些人穿越到日本那个年代,甚至有可能在异国他乡的妓院找到自己的家人和青梅竹马呢,军国主义者不会告诉你,从别国抢来的财富没有一分钱会用到你的身上,这些东西拿来扩军就已经全部用完了。 军国主义者不会告诉你,在你的英勇作战下,你的家人在一年之后也和被你征服了的别国平民一样连白米都禁止吃了。 军国主义者不会告诉你,当你在别的国家女人身上发泄兽欲的时候,你的姐妹妻子爱人也在扮演这种角色。 军国主义者不会说这些话,因为如果这样,最狂热的信徒也会发挥下克上的传统。 军国主义者只会告诉你战争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用心疼武器装备的损失,打仗就是赚钱,越打我们越富;不用心疼人员的损伤,他们英雄,他们千古;不用担心敌人的进攻,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向我们开炮;不用担心敌人的防御,我们一出手他们就吓尿投降了。 军国主义者们有一种天真的浪漫,他们坚定地认为,他们进攻,别人不会也不能反抗,他们可以往别的地方扔炸弹和导弹,杀死无数的人民,而别人决计不会也不能把这些他们曾经扔给别人的东西扔还给他们。从这起事件就能看出来,中修嘴上说着反对以色列,可是本国却一直在宣传这极端民主主义者,于是周某来了,拿着刀想屠杀非我族类的日本儿童。中修也意识到了这种行为的不妥,什么不妥呢?害怕其他国家被极端民主主义者吓到和自己脱钩。因为同欧美国家的部分脱钩为中修的经济带来了些许的负面影响,但日本却依然在华拥有海量的投资,支持着中修的生产和就业,为日企员工家属提供服务的日本人学校正是中日这一经济合作深度展开的体现(日本人和他们家属在中国的生活同样也将拉动中国的消费和内需),对中修来说日本人学校的建立当然是有利无弊的好事。所以中修出台了所谓的打击挑动极端民族主义。
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要警惕这些极端民主主义者,随着中修的经济垮塌连锁结构性贫困,中修为了缓和阶级矛盾只会越来越依靠极端民主主义,极端民主主义者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多,我们要让民族主义者们明白,民族矛盾都源自于阶级矛盾,资产阶级为了缓解阶级矛盾,防止被本国的无产阶级推翻,不得不把矛盾转移开来,他们让无产阶级之间自相残杀,从中赚取利益。民族之间,国家之间的战争都是资产阶级挑起的,获利的也只有资产阶级,而那些民族主义者,无非就是被资产阶级当枪使,而你在战争中英勇杀敌,不过就是替资产阶级屠杀自己的同胞罢了。我们要让群众找到真正的敌人只有资产阶级而不是另一个国家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