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资产阶级自己都不相信的知识产权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
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 资产阶级把知识、信息划为可买卖的商品,叫嚣着“自由买卖,这是为了知识创作者的利益。”然而事实是仗着自己钱多,在生产、生活资料被资产阶级垄断的情况下,就向知识的源泉,也就是实践者,掠夺更多知识。这个规矩的保障源于明文法律背后的枪杆子,那么是公开售卖还是烂在肚子里,全看拿着枪杆子的阶级是否有利润。
编者按2、资产阶级的拥簇总是将效率与资本主义绑定,以此来为社会的不公找点正当性。但事实上随着垄断的进行只会愈发阻碍社会的发展进步,效率无从谈起。知识的垄断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表现。

image

什么是知识产权?给个马列毛主义的简短解释:知识产权就是对知识的私有。

在如今资本主义最猖狂同时也是最衰弱的时代,全世界各国不约而同地共同维护着“知识产权”这个玩意儿。他们给知识产权套上了一层伟光正的外壳,号称这是为了保护创作者、推动创新。不过只要不是把眼睛闭起来逃避现实,就可以发现知识产权无时无刻不在阻碍着创新,知识成为了创作者的对立面。

笔者曾对版权、专利这些名词有过盲从,学生时代处于中修的思想专政之下,算半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日常接触“知识”,学习“知识”,也靠“知识”吃过饭,自然认为“知识”推动着历史。物质决定意识,处于这样的环境下,对于看上去维护自身利益的知识产权,自然是带滤镜的。“怎么可以没有版权?那岂不是盗版横行、无人创作?”现如今庞大的网文作者最适合说这句话,他们依靠这些脑袋里的东西谋生,于是对于打击盗版颇为热衷。事情呈现出这样一种表象:作者在通过知识产权捍卫自己的劳动果实,可这一表象随着矛盾的激化很快显露出了内部的本质。国内最大的网文平台阅文集团强迫所有网文作者签署霸王条款,规定作品的版权属于平台,而与作者本人没有任何关系。知识产权也就从“创作者对知识的私有”这一表象显露出“资产阶级对知识的私有”的本质了。

就和资产阶级为自由市场创下的神话一样,知识创新也上演着一样的戏码。在我们自由的市场中,充分竞争的谎言带来大型垄断;在我们充满激情的知识创造中,知识创新的保障只带来资方的版权壁垒。作家要因为对自己的作品侵权而被起诉,学者要为分享自己的论文而交钱。知识产权规定了资产阶级对知识的所有,是资产阶级用来剥削知识创作者最趁手的武器。

将知识明码标价,然后通过垄断生产资料、垄断财富,间接地垄断知识,这就是资产阶级改造世界的手段。而资本主义在走向垄断之后,对知识的垄断就不满足于明码标价了,好比高端的商战往往采用最朴实的打砸抢,高端的垄断也是不讲市场规则的。通过专利壁垒向抄袭者收费?这是知识产权最初级的形态,最简单粗暴的知识私有叫做不公开。在如今资本主义末期,大型垄断企业不依靠专利阻碍竞争对手反超——能够放在明面上收钱的都是落后十几年的技术。法律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就是维护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统治。知识产权这一武器对付被统治阶级很好用,对付其它同僚就不那么理想。失去了暴力镇压,“人生而有之的神圣权力”这种屁话就管不上用场,你说你对这项技术有专利?那我不管,我就偷偷研究换个名字,有本事你去告我。民告官结果自然一边倒,统治阶级内部互相攻伐,那就麻烦得很。因此,核心技术必须是不公开的,资本主义的全面腐朽也是显而易见的

知识产权或许曾起到过一定的进步作用,但如今不过是大批大批地制造着正版受害者罢了。小资产阶级会愤怒资产阶级夺走了自己的私有知识,就和小资本痛恨垄断集团巧取豪夺自己的私有财产一样。问题的解决不是靠把被夺走的私有物夺回来,而是将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让创作、科技与金钱脱钩,只有这样,无产阶级才真正通过集体掌握了自己的知识。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