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资派还在走,投降派确实有,中修红皮何时撕下来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

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

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正如文中所阐述的那样,当我们明晰中修的真实面目,就会完全了解无产阶级人民群众没有任何与其同路,暂时性同路的可能。任何类似的幻想,都是在将无产阶级利益指望给阶级敌人的可笑行为,不但不会解放我们自身,只会让无产阶级的处境愈发的陷入泥潭。无产阶级真正需要做的是,彻底放弃幻想,真正认识到阶级斗争的残酷性,并坚定的将这唯一能够解放自身的正确道路走下去。

2.当年的走资派,依靠社会主义时期留下的遗产,将中国打造成了帝国主义的反动堡垒。如今的特色是新兴的二流帝国主义国家,其正在加紧对外资本输出,妄想瓜分世界,威胁到了老牌帝国主义的霸主地位,因此其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越来越激烈,也就必然导致的新老帝国主义之间的争夺;在这个过程中,无产阶级承受的剥削和压迫越来越重,特色国内阶级矛盾十分尖锐,激起了人民的反抗。然而在这个阶级矛盾愈发尖锐、群众运动越发高涨的紧要关头,却又人跳出来大喊什么某国仍旧总体上是被压迫民族、联合民族资产阶级、反对外国帝国主义压迫、争取民族解放云云,实际上就是站在帝国主义垄断资产阶级的立场,充当他们的辩护士。这些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者、保皇派等真可谓不折不扣的投降派,他们否定特色的帝国主义本质,抛出要联合“部分有进步性性的资产阶级”等谬论,散布对资产阶级的幻想,那就是要把群众运动引向机会主义,从而消解革命,却叫无产阶级充当帝国主义争霸的炮灰。

正文:

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首先这并不是一个话语权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名词解释的问题,而是说我们必须要认清并分析当今中国的社会性质,也只有分清楚,我们才能以此为背书,展开后续的一切,而答案就是当今中国是一个与美国相抗衡的新兴帝国主义国家。

其中,我们需要承认的是,从军事角度,中修集团无疑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一个对手,尤其是之前的南海冲突以及军演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革命无望。因为我们认为中帝有着其特殊性,而很多人忽略了中国工人阶级的革命潜力以及当今中国内外的尖锐矛盾。

从内部矛盾来看,中修集团依仗着毛泽东时代留下来的遗产-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使得农业集体化,用社会主义大生产取代小生产,农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解放了更多劳动力从事工业化建设,提高了无产阶级尤其是工人阶级的比重,这也导致中国的工人阶级的力量迅速提升,复辟的中修集团加入了wto之后,一个初步实现了工业化的,有着较好基础设施和海量素质良好的廉价劳动力的资本主义大国出现在了世界的东方,这“拯救”了全球资本主义,“拯救”了欧美垄断资本。因为自二战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攫取大量超额利润来收买工人贵族,比如提高了福利待遇等,但是资本并不希望这么做,而中修集团的崛起,让所有资本主义国家,其中以美国为最,实行了去工业化政策,只留取少量的科研,金融和服务业,这样通过产业转移,可以避免大规模反抗,并且极大的减少了成本花费。

但在文革的较量中,工人阶级遭到了历史性失败,一方面是由于无产阶级的不成熟,但是另外一方面,走资派的迷惑性让广大无产阶级受蒙蔽,获胜后的中修集团,首选目标便是大力发展工业。这使得无产阶级的力量进一步增加,但是中修集团在获得了庞大的超额利润之后并没有拿去收买大量工人贵族或者大幅度改善福利,一方面因为特色帝国主义受到老牌帝国主义在剩余价值超额垄断利润上的抽成导致垄断利润不够,加之庞大的无产阶级数量,这决定了特色收买的工人贵族数量在无产阶级中必定是少数,另一方面正如列宁指出,为获得高额的利润,过剩资本必然要输出,“只要资本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过剩的资本就不会用来提高本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因为这样会降低资本家的利润,他们只会把资本输到国外去,输到落后的国家去,以提高利润”。更不要说没有落实的劳动法了。谁能想到,被拖欠工资的工人去仲裁,唯一的结果也只是要回本属于自己的钱?工人阶级的矛盾是越发的激烈,

而从外部矛盾来看,中国挑战老牌帝国主义列强的地位,希望获得获取超额利润来缓解内部矛盾,从而为垄断资本统治和独立发展,这势必会引起老牌帝国主义的强烈反对以及强烈的冲突。

中帝论自然是认为我们无法和任何资产阶级势力进行战略上联合,无论是美国的还是中国的,而半包围论认为在这个斗争中,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具有更高的优越性,因此可以联合,所以,这两条路线存在着根本分歧。关键在于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态度,笔者认为中国已经是一个压迫民族了,就比如一带一路以及非洲基建服务,前刚果金总统(代表非洲)和巴尔干(代表一带一路)控诉着中国对当地地区进行实际意义上的经济殖民,因此整个资产阶级都是革命对象,因为在资产阶级内部不存在有进步性的集团,以目前华为举例,他们只是兜售着爱国情怀,来掩饰真正的阶级矛盾,而事实上这些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其他资本主义没有任何差别,压迫中国无产阶级和世界无产阶级的只有资本家,没有说因为我和你是一个国家的,我就少压迫你一点,我和你不是一个国家的,我就多压迫你一点。

因此中帝与帝国主义列强的争夺、与美帝的争霸没有丝毫进步性,因为如1945年前的日本社会大众党,就认为日本发动战争是在挑战英美霸权、摧毁白人殖民体系、解放被压迫民族,具有进步性。

民族也许能先于阶级而存在,但没有阶级矛盾,民族才间很难形成矛盾,更不可能成为阶级社会的主要矛盾。

日本进行明治维新后,进入资本主义国家行列,而资本的生长必然伴随着市场的扩张和原材料的掠夺。此时,中国还是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农业国,土地辽阔,资源丰富。因此日本傀儡中国实际上是法西斯资本主义国家对落后农业国的压迫和剥削。中国的抗日战争实际上是农业国的广大人民群众发起的反抗帝国主义压迫的革命战争。

但是当今中修集团仍在试图用民族和种族两个词语来转移矛盾,蛊惑无产阶级一切的压迫都是来源于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但是如果有一天世界上的资本主义国家全部消失,那么中修便会彻底撕下面具,将压迫带往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

走资派还在走,投降派确实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