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队究竟是如何产生的?——简评泛左翼对先锋队和革命家组织的错误认识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融工就是线下宣传的手段之一而已,不要觉得是多么神圣的东西。不是说“融了工”就能以此为尚方宝剑、为所欲为,就可以到处彰显自己“真革命者”的优越感!不是说只要融了工,先锋队就会自然而然地生成,先锋队之所以为先锋队,就是由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组成的,跟在自发的工人运动的屁股后面做尾巴,奢望经济主义的运动能造就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完全是机会主义者的痴心妄想!

  2. 融工是极其重要政治活动和政治手段,是建设革命组织的一部分,所谓融工绝队不是像泛左翼和机会主义者们所说,是深入工人群众进行宣传,而是把工人组织起来,建立起全国范围的,广泛的如同十月革命一般的暴力化的苏维埃工人小组。在这个组织建设的过程中,先锋队孕育而生,先锋队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家小组的成员,是无产阶级中的先锋者,积极分子。机会主义者们从空中建党,或者放弃在斗争中依托政治报等其他无产阶级义务劳动协同工作,打算直接组织先锋队都是极其幼稚和不成熟的做法。

前些日子,适逢列宁导师逝世百年之际,笔者写了一篇名为《试谈先锋队理论对21世纪的十月革命的指导意义——纪念列宁同志逝世一百周年》 的拙作,打算藉此契机再次阐明列宁的先锋队理论是如何指导现在的革命路线的。文章重点在于强调路线,全文的核心论点就是最后一段的总结,这里简单引用一下:

通过政治报纸这样的脚手架搭建革命组织,依靠革命组织开展融工,在融工中建立广泛的工人组织,并在革命实践中把革命组织发展成革命先锋队,通过代办员把先锋队和工人组织联系起来,最终在全国范围形成有效的革命节点,进而争取革命的胜利。

这就是根据列宁的先锋队理论总结出的革命路线,由于这样的路线强调必须先进行组织建设,当组织建设达到一定的规模和战斗力,能够胜任组织性融工、战斗性融工的革命工作时,再以组织化、集体化的方式深入工厂扎根融工,一些唯实践论、唯融工论、唯线下论的泛左翼机会主义者便按捺不住了,前些日子,“丧钟”发布了一篇《论无产阶级革命家世界观》,对革命脚手架理论和政治报路线再次进行了炮打(他们不是第一次反对政治报路线了),他们在文章中是这样评价笔者的拙作的:“我们从大群的新文章就可以发现其对职业革命家和先锋队理解有许多混乱不清的地方。” 下面引用两段“丧钟”对先锋队的理解:

一般来说先锋队是无产阶级中最优秀、最忠于革命事业的有觉悟的先进分子所组成的部队(所以很多时候可以说为无产阶级先进部队或工人阶级先进部队),职业革命家只能在这些先进分子的基础上产生。但布站在这里却把先锋队定义为“贯彻了民主集中制,组织严密,纪律严格的,以职业革命家为骨干的革命组织”,本质上就根本不同了。而职业革命家本身在本文中却没有明确定义和说明。因此,先锋队概念的明确成员标准被作者弄混了,先锋队的明确阶级性质也被作者抹杀了。

主要的、根本的内容被抽掉,转而换成了抽象的制度、纪律、“职业革命家”等内容的填充,这种先锋队只能是非无产阶级的。并且我们可以看到,作者认为“职业革命家”是组成先锋队的核心,因此“职业革命家”也是先锋队问题的核心,那这是否正确呢?这完全错误,这恰恰是倒因为果,不仅从逻辑上来讲是自我冲突的,从实践上来讲也是反动的。先锋队恰恰是“职业革命家”问题的核心,而先锋队主要是工人阶级的先进部队,整个“职业革命家”和其组织也应该建立在这样的根基上,这个问题本该是清晰明确的,但却被作者搞得混乱无比。

但凡该文的作者真的有认真阅读过列宁的《怎么办》,想必是不会提出这么幼稚的反驳的,列宁在《怎么办》中明确阐述了革命家组织和工人组织的定义,以及二者的关系。高炬同志在《“融工玄学”之终结——回归马列毛主义之真命题》一文中已经把这个问题阐述得十分浅显易懂:

列宁认为“ 革命家的组织应当包括的首先是并且主要是以革命活动为职业的人。……既然这种组织的成员都有这种共同的特征,那么,工人同知识分子之间的任何区别也就应当完全消除…… ” 也就是说,革命家组织里是不区分到底是工人出身,还是知识分子出身,还是别的阶级出身的,大家都是以革命活动为职业,都要遵守革命家组织的纪律。

那么上述网络节点是如何与革命家组织互联互通的呢?这里面连接的技术细节是怎样的呢?列宁的答案是:一个由最可靠、最有经验、经过最多锻炼的工人组成的人数不多的紧密团结的核心,它在各主要地区都有自己的代表,并且按照严格的秘密工作的一切规则同革命家组织发生联系,这样的核心在群众最广泛的支持下,不必有任何固定的形式也能充分执行工会组织所应当执行的一切职能 ……

列宁构建的这幅革命画卷,正是由革命家组织-代办员网络-工人组织这样的架构组成的,而先锋队既包括革命家组织,又包括代办员网络,还包括工人组织中的大量先进工人。 革命家组织作为革命的领导核心,必须是整个先锋队中的先进分子,同时革命家组织内部是不看阶级出身的,毛泽东是富农出身,照样能够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因为马列毛主义的革命家一定是要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的。

革命家组织内部不看阶级出身,并不会影响先锋队的阶级性,并不是像“丧钟”说的“先锋队的明确阶级性质被抹杀了”。 因为革命家组织,代办员网络,工人组织三者的发展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工人组织没有广泛建立,仍然需要依靠政治报的革命脚手架作用,组建纪律严明、组织严密的革命家组织时,革命家组织内部的知识分子数量是相对多一些的,这并不代表这个革命家组织的阶级性就不是无产阶级的。列宁当年坚持创办《火星报》,反对在组织建设还不够的条件下冒然进入工厂开展斗争,按照泛左翼的说法,列宁不就是表面肯定融工,实则否定融工的网左头子吗?一旦革命家组织建设合格,培养出了一批能干的代办员、组织员、宣传员、鼓动员,足够胜任搭建工人小组,建立代办员网络的革命工作,就应当立刻开展广泛的,有组织的扎根融工。在这个组织建设的过程中,工人群众中的先进分子会不断地被吸纳进代办员网络和革命家组织,同时那些知识分子、资产阶级出身的革命家通过扎根融工的群众工作,也会把自己改造成无产阶级的一份子。这样一来,革命家组织内部的工人阶级比例就会迅速上升,当革命家组织-代办员网络-工人组织这样的组织架构发展到一定的规模以后,工人阶级在组织中占据了主要地位和领导地位,先锋队便产生了。

根据“丧钟”的说法,职业革命家只能在先锋队的基础上产生,这就是完全颠倒了事物发展的顺序,照这么说的话,现在本来就没有先锋队,职业革命家岂不是永远也产生不了?那还搞什么革命,就地解散得了!又或是说,“丧钟”的先生们认为先锋队是可以从天上掉下来的,只要进入工厂开始融工,不管用多么落后的手工业方式,不管组织建设是否能达到,只要我一心去和工人们打交道,就能打动共产主义神仙,从天上掉下下来一个先锋队,这就叫融工的“愚公移山”嘛!我想“丧钟”的泛左翼先生们是不愿意就地解散的,想必他们一定是在用这样的“愚公移山”感动自己吧,扎根融工确实需要毛主席说的“愚公移山”的精神,但泛左翼先生们的“愚公移山”实际上是在南辕北辙,路线错了,再实践再努力也不可能达到目的。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