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角:实践与认识之间的多次反复是如何产生的?(二)

(一)里我们主要举了物理和化学的例子,在(二)里我们把目光投射向人体科学。实践与认识之间的反复呈螺旋式上升的形态,这主要是由实践与认识的根本矛盾所决定的。这一根本矛盾始终存在,则这种反复也会始终存在。时段切片式地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一种违背科学自身发展规律的武断说法。

十二指肠溃疡的手术治疗可以证明这种反复:最一开始是通过胃空肠吻合或胃部分切除来治疗这种疾病。在那一刻看,确实有某种治疗效果,可以说是被实践检验了。但是伴随而来的是术后溃疡的复发。进一步研究发现,胃酸分泌对溃疡有直接影响,于是采用胃的大部切除术。这样的操作确实防止了复发,但却造成了生理紊乱由此引起各种并发症。

再后来通过对胃生理、溃疡病病理与病生理的研究,采用了迷走神经切断术来进行治疗。即便是迷走神经切断术,也从一开始的迷走神经干切断到选择性迷走神经切断。在往后,当人们认识了幽门螺旋杆菌的致病作用以及质子泵抑制剂的采用,发现可以用药物来治疗十二指肠溃疡,只有当产生严重并发症,例如溃疡穿孔时才需要手术。

既然讲到了人体内脏,我们再讲一个我们都熟悉的脾脏。胎儿在娘胎里的时候,脾脏是唯一的造血工厂,承担为胎儿制造血液的功能,但出生以后,人体的骨骼不断生长,骨骼内部的骨髓就是一座崭新的造血工厂,几乎包办所有的造血功能。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脾脏只是贮藏血液的器官。

后来又进一步发现,当进行器官移植时,身体内的淋巴细胞以及免疫的防卫抗体会产生排异现象,这和脾脏有直接关系(贮藏淋巴细胞,产生免疫球蛋白,这是排异抗体的原材料),当药物都不能遏制排异反应时,有的医生选择把脾脏切除。但是切除脾脏后病人抵抗力降低,于是发生更多感染造成高死亡率。我们都很清楚,当一个病人死亡后,再谈治疗效果是很荒谬的事情。当这种事情发生在社会实验层面,当资本主义复辟成为现实,再来谈检验真理的标准也是一个极其荒谬的。

我们为了发展真理,不能不进行试错,但是不能打着“试错”的名义去执行谬误。就像坏医生为了练手拿病人当实验品,而好医生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神农尝百草还有李时珍的故事也许太久远了,我们举一个比较近的例子。

1929年,25岁的福斯曼用自己做实验,借助X线机指引,用他经常使用的输尿管导尿管从肘部静脉插入,最终将这根导尿管送达右心房,注入造影剂,X线机屏幕上显示出了他右心房的影像。在此之前,人们通过叩诊可大约了解心脏的位置大小,用听诊器可倾听心脏跳动的声音,透过X线机的屏幕可以看到心脏的影像,用心电图机可以记录心脏的电活动,可是却无法知道跳动的心脏里面是什么样?冠状动脉有无粥样硬化引起狭窄?有无血栓阻塞及它们发生在哪里、狭窄阻塞的程度有多严重?福斯曼首创了心脏的介入治疗。福斯曼为什么敢于这样做?因为他在泌尿外科工作,熟悉导尿管的使用,熟悉人体解剖学,也非常清楚把导管塞入体内是什么后果。即便如此,福斯曼仍然选择自己的身体做实验,体现了一个好医生的高贵人格。

实践与认识的多次反复是有代价的,我们应当永远铭记那些付出了代价的人们,忘记这些代价而去蛮干只会付出更多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