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莺靓:悼伍勇——悠远漆黑山谷里的火光

悼伍勇——悠远漆黑山谷里的火光

白莺靓

相关事件评论见:

你们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就给你们一个说法!
——论新启蒙运动在中国的兴起
http://mao.bu1917.info/bbs/viewthread.php?tid=5204

是社会抛弃了他?还是他抛弃了社会?——评‘伍勇’事件
http://mao.bu1917.info/bbs/viewthread.php?tid=8089

正文:

伍勇在狱中写下了一行诗:内心的矛盾,意识的冲突,像悠远漆黑的山谷,对峙在我心中,直到今天。在他的日记里曾经做过这样的诠释:“我想走遍世界各地,了解人们的贫与裕、悲与欢,记下自己的人生观。” “我发誓,我绝不能因金钱扭曲我的灵魂。我要成为一名闪光的共产主义者。”

这样的好青年,我只想说:相见恨晚。

若把伍勇放诸历史长河,则他毫无疑问地预示着一个革命年代的到来。一年前我们为杨佳痛惜,今天我们悼念伍勇,已经不需要过多地泼墨于“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缘由。在那篇文章里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我们只说说,伍勇事件在历史长河里的回声。

伍勇没有让我想起方志敏,江姐这些革命烈士,因为伍勇与伟大的艰苦卓绝的反修反复辟的革命事业失之交臂。但是在伍勇身后已经可以看到千千万万革命青年即将觉醒,他们将前赴后继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埋葬那些历史的丑角。

伍勇让我想起的是邹容,徐锡麟,陈天华。伍勇让我想起那些振聋发聩的前奏:猛回头,警世钟。伍勇让我想起的是猥琐的康梁保皇党与大义凛然的革命派之间的论战。诗曰:“邹容吾小弟,被发下瀛洲。快剪刀除辫,干牛肉作糇。英雄一入狱,天地亦悲秋。临命须掺手,乾坤只两头。”

邹容、徐锡麟、陈天华肯舍命;杨佳、伍勇也肯舍命。前者是要“驱除鞑虏,创建民国”,民族主义话题的背后是要“更替一个旧政权”;后者觉得旧社会的价值崩溃了,需要追寻一种新的秩序,这也是直指“更替一个旧政权”。

用新政权代替旧政权,新秩序代替旧秩序,用革命的风暴荡涤尽旧社会的污泥浊水,洗来洗去洗出一个新世界,孕育一个新人类。这便是悠远漆黑山谷里火光的意义。

这条长长的黑暗山谷,埋葬了多少理想主义的呐喊彷徨,这条长长的黑暗山谷,藏纳了多少苟且偷安的人生轨迹。一个杨佳,一个伍勇,一丝萤萤火光已经震荡起稀疏的回声,那不仅仅是同情与哀叹,而是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看到共同的惨淡余年。原来,我们都曾这样愤怒,希望改变周遭的黑暗与不平!原来我们是幸存者!不幸的先驱已经告诉我们哪些道路是错误的!

于是,山谷里人人举起了火把,刹那间,点燃了天边的红霞。

[ 本帖最后由 斗争 于 2010-1-7 11:15 编辑 ]

于是,山谷里人人举起了火把,刹那间,点燃了天边的红霞。

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光明的未来,虽然黑暗依旧笼罩四周。

[ 本帖最后由 五渡赤水 于 2011-5-27 21:00 编辑 ]

这样的好青年,我只想说:相见恨晚。

伍勇是一个典型的劫匪,靠抢劫收费站为生,只不过平时居住在拾荒者的聚居区而已,伍勇在抢劫过程中多次威胁和恐吓收费站的普通工作人员。
请问这种人有什么可以追悼的???

伍勇抢来的钱,又不是用来帮助革命运动或者帮助其他鳏寡孤独,而是用来自己使用和消费,从这一点来看,他也根本不是什么可以歌颂的对象!!!

如果这种人都要追悼,请问那些银行抢劫犯是不是各个都要推崇,那些恐怖分子是不是各个都要支持????

这个帖子,简直丧失基本判断力

罪犯,在没有犯罪前,他和我们一样,是一个普通人。他也曾想,通过自己的勤劳过上好日子、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残酷的社会、残酷的现实……

中国第一悍匪——白宝山(绰号:浪漫杀手自由人)
很难想象,这个中国历史上最强悍的匪徒,在“升满级”之前,竟是一个智商极低、胸无大志的损贼。内裤、床单、衣服、自行车,把偷来的这些“垃圾”变卖,养家糊口。最后一次行窃,因偷农户院内的两斤玉米未遂,被事主发现,结果被判有期徒刑11年。
在这个神奇的国家,勤劳令他致穷。身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好父亲,他甚至不能让他的两个孩子吃上一顿肉。所以,他被迫去偷。那么,他为什么,从小偷小摸,发展到杀人如麻呢?
96年刑满出狱,回到北京老家。头等大事,就是补办户口,因为,没有户口和身份证,他在北京就是黑人,什么事都做不成。本想,老老实实赚钱的他,在办理户口的过程中,多次被派出所的民警勒索,“不拿出一千块钱,就不给你办户口,爱哪告哪告去!”白哥说,“我连饭都吃不上,哪有钱给你?!”(事实证明,不拿钱打点,还真就办不成户口。白哥在死前,也没能办上户口。)
此时,白哥终于觉醒了。练成《天蚕变》,脱茧而出,重做新人!
他的情妇,劝他把枪扔了,打消邪念,好好生活。他说,“没有枪,我就没法生活!”一种王者的霸气,一种令人心碎的悲壮。
单从技术角度上看,他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他的失败,是因为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情妇,一个是他的母亲。没杀掉情妇,这充分显示出他温情的一面,而情妇出卖了他;在母亲家中,他被4个民警堵上,以他的战斗力完全可以杀出一条血路,而身为孝子,他不忍心当着母亲的面杀人。
白宝山,死了。他的故事,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有人说,他曾在香港出现;有人说,他潜逃美国;还有人说,他加入了义军……

革命者是要反对这个政权,因而不会利用危害人民的手段,宁可自己牺牲。
罪犯或许有政治要求,但首要的就是针对普通民众施加各类暴力手段,白宝山抢劫,不惜杀人越

货,伍勇虽然没有杀人的结果,但是他荷枪实弹的对付手无寸铁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已经说明了

很多问题!!!

我同情和理解一个人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但绝不能因此就去为罪犯歌功颂德,罪犯不仅践踏国

家的法律,同样践踏普通人的权利和基本的道德规范,这在任何社会都是不能容忍的!!!!

此复

[ 本帖最后由 左右开弓战当中 于 2011-8-16 11:5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