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租院》:美术界的原子弹

《收租院》下载地址:http://mao.bu1917.info/down/shouzuyuan.wmv

1965年,29岁的王官乙和川美雕塑系老师赵树同带领应届毕业生李绍瑞、廖德虎、龙绪理、张德熙等受大邑地主庄园陈列馆邀请创作《收租院》。他们和一位民间艺人,围绕刘文彩对农民的盘剥展开叙事。
刘文彩是坐拥8000亩土地的大地主,据说这位“川西教父”还是西南一带巨富,富到为六弟刘文辉养兵打仗,富到他掌舵的公益协进社敢跟蒋介石叫板。
为了赶国庆,他们四个半月就干完活。群雕有114人,道具108件,分交租、验租、过斗、算账、逼租、反抗、上山打游击7部分,26个情节,全长近100米。传统泥塑手法加上黑玻璃球做眼珠,箩筐、鸡公车、谷风机等直接当成现成品,没错,要的就是超级写实主义。
四川美协知道后急忙上报中国美协秘书长华君武。不久,华君武、王朝闻、刘开渠、郁风都去了大邑县。随后,中国美协邀请王官乙等人在中国美术馆现场复制了其中的40多件雕塑。1965年11月,这些作品在北京引起轰动。“每天将近一万人参观,共有300万人登记。七八个大使馆要求去他们国家展览。”王官乙说。华君武很激动,他说这是“中国美术界的原子弹”。
《收租院》的社会影响也不小,人们觉得刘文彩比“半夜鸡叫”的周扒皮还坏。刘文辉1959年就调到北京当林业部长了,但因为刘文彩,红卫兵甚至跑到史家胡同要“揪出大地主的弟弟”,好在周恩来将他转进解放军医院保护起来。
1974年,四川省委拨款30万,让原作者和川美雕塑系再创作《收租院》。1978年,玻璃钢镀铜《收租院》面世,有99个真人大小的人物,分交租、验租、过斗、风谷、算账、逼租及反抗7部分,这就是正在法兰克福展出的《收租院》。
独立策展人哈拉德·塞曼称《收租院》是世界上最前卫、最现代的作品,他的好友莱勒·卡尔哈尔德是德国卡塞尔大学美术学院院长,两人狂迷《收租院》,莱勒甚至研究了20年。1972年,莱勒与塞曼邀请《收租院》参加第五届卡塞尔文献展,但因“文革”被拒。
批评家王林认为《收租院》是中国唯一一件未受到西方现代艺术流派影响,并具超前性、创新性的世界级作品。

[ 本帖最后由 斗争 于 2010-2-26 22:04 编辑 ]

现在再用这些老黄历教育不了人了,人们只能哈哈一笑而已,历史已经过去了

哈哈一笑的的确有,但历史并未“过去”。
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漫画版《蟹工船》的推荐语:
《蟹工船》是一部创作于八十年前的小说,但它却令现代日本的许多青年人强烈地感受到:“那里面描写的,就是我们自己的现实。”……不尊重劳动者做人的尊严,当他们的利用价值被耗尽之后,便像使用过的工具或器物那样将他们丢掉。这就是当前在世界范围内蔓延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本质特性。中国的青年人,也一定能认识到这样的现实。……
——小森阳一 2008年10月

[
不能干活的人,现在可以领失业金,不是以前的资本主义一扔了之了,你说的那种资本主义在发达国家已经不存在了。

受教了。原来“不能干活的人,现在可以领失业金”。想必也会有人“请”您喝红豆汤。

[没有人请我喝红豆汤。资本主义残酷的一面也没有改变,但是毕竟不是20世纪了
再说收租院是封建主义的剥削和压迫,要比资本主义更落后

[ 本帖最后由 盗火 于 2010-4-19 14:42 编辑 ]

首先,“发达国家”的“福利制度”,是用从第三世界榨取来的工农膏血支撑起来的。

其次,即使在“发达国家”,很多从第三世界来的劳工也是享受不到“福利制度”的。

还有,“封建主义的剥削和压迫”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还是广泛存在的。

另外,在资本主义早已彻底复辟的今天,资产阶级“砖家叫兽”也跳出来为刘文彩翻案了。毕竟都是剥削阶级嘛,终究“物伤其类”!:lol

[ 本帖最后由 德东 于 2010-4-28 07:58 编辑 ]

弱弱的问一下,文中提到的:
1974年,四川省委拨款30万,让原作者和川美雕塑系再创作《收租院》。1978年,玻璃钢镀铜《收租院》面世
现在在哪里呢?

[
第一条未必。
一 现在生产力,一个国家不依靠剥削他国就能丰衣足食是可行的。
二 如果享受福利者用福利所购买的生活必须品不来自外国,那么他所享受的福利也不可能来自外国,只能来自本国工人的劳动。
三 根据现在的税法,跨国公司向业务所在地纳税,跨国资本从第三世界国家剥削所得永远进不了发达国家的公共财政,也就进不了发达国家享受福利者的腰包。
四 一个跨国资本家也不可能用剥削一国工人的钱去补贴另一国的工人,只要他雇工人,就只会剥削,不会补贴,不过根据当地法律限制剥削程度不同而已。
五 任何资本主义国家不会主动向本国工人提供福利保障,都是工人斗争的结果,都是本国工人阶级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国家政权对资本家实行专政的结果。
福利来自跨国剥削说只不过为低福利国家拒绝向人民提供福利保障找借口,同时挑拔低福利国家和高福利国家人民之间的关系,污蔑和抹杀发达国家无产阶级的斗争成果。

[ 本帖最后由 Reiter 于 2010-11-5 20:28 编辑 ]

[

高福利国家内部并没有多少实物生产的,全球实物生产绝大部分都由河蟹这个“世界工厂”包下来了,在高福利国家(例如美国),其支柱产业大多是服务业和金融业,那么,明显这些国家的生产原料和人民生活资料大多数只能靠河蟹这个“世界工厂”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供给的。从这样的现状来看,高福利国家的“高福利”完全是以河蟹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劳动人民受到沉重剥削为代价来支撑的。

任何资本主义国家不会主动向本国工人提供福利保障,都是工人斗争的结果,都是本国工人阶级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国家政权对资本家实行专政的结果。
——“工人斗争的结果”就等于“工人阶级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国家政权对资本家实行专政的结果”?

“工人斗争的结果”只是部分原因,同样也有垄断资产阶级变化策略,以便腐蚀分化工人阶级队伍、培植工人贵族的因素。这一点民社分子又闭口不谈。

蠢话一直有,最近特别多。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社会主义成分的合作经济和国营经济根本不能产生,当然也说不上成长。这是我们同修正主义者的主要分歧。修正主义者说,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像城市的公用事业是社会主义因素,说资本主义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严重歪曲。”——《毛泽东: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阅读笔记》

没有经济基础,哪来的上层建筑?所谓“工人阶级一定程度上控制国家政权对资本家实行专政”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饭碗再“好”(哪怕饭碗的“改善”是“通过斗争争取起来的”),饭碗照样控制在人家手里。要“对资本家实行专政”,就要通过暴力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所谓“工人阶级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国家政权对资本家实行专政”根本是痴人说梦。

[ 本帖最后由 德东 于 2010-11-6 09:4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