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骑手,保安全。帝国主义的“好心”,为何只能靠罚来展现?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惩罚骑手、保护平台,对骑手违反交规重拳出击、对平台压榨骑手视而不见,这非常鲜明地体现了中帝资产阶级专政的本质。官僚资产阶级虽然独霸着政权,但却是非常自觉地维护整个资产阶级的利益的,因为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正是官僚资产阶级统治的基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在资产阶级专政下只有做牛做马、经受铁拳的待遇,而绝无可能翻身。要翻身解放,只有团结起来,在先锋队正确路线领导下推翻资产阶级专政,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2、赵帝资产阶级专政的本质就决定了他们在处理和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时是按照敌我矛盾而非人民内部矛盾的方式,惩罚就是赵帝经常用来处理敌我矛盾的方式之一。当然最根本的还是因为赵帝害怕人民群众最终会发现赵帝是站在人民群众对立面的,从而选择去推翻赵帝的统治。这就需要我们马列毛主义者真正的学会使用政治揭露的手段,从人民群众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去揭露赵帝资产阶级专政的真面目!

7月9日,广州日报发表要闻《一周违章超三次 外卖骑手停单》引起热议,文章称广州为解决外卖电动自行车安全隐患,“在全省率先启动对一周内有三次以上违法行为骑手实施全行业停单惩戒,以此有效遏制骑手交通违法行为多发现象”。我们青天大老爷出手整治外卖行业驾驶乱象,这不是好事一桩吗?有什么可谈的。是啊,赵国解决问题总是变着法子地罚,也没什么新花样,确实没什么可谈的,但为什么一个如此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看似也是在“为人民服务”,却只能靠惩罚来推行呢?这个问题,我们今天不妨来好好谈一谈。

毛主席教导我们,“对广大人民群众是保护还是镇压,是共产党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专政同资产阶级专政的根本区别。”这就强调了真正的马列毛主义政党同一切修正主义政党的一个根本区别,就在于是否信任群众、依靠群众,敢不敢放手发动群众。这也是为什么毛时代有着一场又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如除四害、破四旧立四新等,而改开之后,群众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则更是少之又少。这其中固然有资本主义复辟后,资产阶级思想对群众的侵蚀与分化,但更多的还是反映了中帝对广大人民群众不是保护而是镇压,以致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就这么被人们所遗忘了。

这种镇压在资产阶级心中总是根深蒂固的,因为资产阶级害怕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只是一小撮,而无产阶级则是一大片。无产阶级的力量相信中帝也是知道的,可阶级立场不同,决定了中帝做不到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始终是害怕群众、打压群众。正因如此,资产阶级骑在无产阶级头上的统治总是不那么安稳的,且随着阶级矛盾的不断激化,到如今,已然是摇摇欲坠之势。

而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毛主席也教导我们,“人民自己不能向自己专政,不能由一部分人民去压迫另一部分人民。”这也就说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处理类似的人民内部矛盾,不会采取处罚、关押这样的专政手段,而更多的是批评、教育,开展广泛的群众运动,以此把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方针政策,落实到群众中去,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这背后体现的正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紧密联系群众的作风,这才是真正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而中帝此次的专项整治行动,说是为了骑手,实则我们从其对平台和骑手的不同措施,就可看出,对平台只是督促、检查,而对骑手却是惩戒。而“不超速就超时”的说法,则是反映了致使外卖骑手屡屡违规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什么,但对此中帝却仅仅是督促、规范。恐怕在官僚资产阶级眼中,外卖行业就是这样的,骑手只需要夜以继日地接单、送达就可以了,而平台为了争夺市场、降低用工成本,要考虑的可就太多了。保护谁,镇压谁,岂不是显而易见了?因为这背后,平台对骑手的剥削、压榨,中帝是压根不敢提的,于是只能拿骑手开刀,所谓对平台的督促,正如中帝历次的领导检查一般,应付应付也就过去了。正是资本主义下的种种制度,化作了吃人的鞭子,驱赶着骑手们为了挣那血汗钱抛弃安全,今日在这方面整治了,无非是增加了骑手的工作时间,为了赚到相同的工资,骑手们要花更多的时间了,平台想来还是乐见其成的。

莫非骑手只能成为官僚和企业主手下待宰的羔羊了?显然不是,去年的汕尾骑手大罢工,正向我们展现了骑手们的斗争精神。不过,这种自发的斗争精神固然可贵,但要想让这样的自发斗争转变为自觉斗争,还是需要我们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领导。这就要求我们广大马列毛主义者,在实践中不断加强组织建设,在做好组织工作的同时,学会处理群众的政治工作,这才能为融工的深入开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image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