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网约车的普及,激化的阶级矛盾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在资本主义下,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生产过剩危机总是越来越严重的,这是如何改良也解决不掉的问题,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不能依靠阻止生产力的发展来解决,而只有推翻资本主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提供良好的环境。
2、资产阶级越是想自救,想搞技术革命来刺激经济,便越是激化阶级矛盾,这是其资本主义生产性质所决定的。其技术为了扩大生产,实际上却造成了无产阶级的失业和利润率的下降,终究是自掘坟墓。

自由亚洲电台
联合新闻网
关键评论

中国多个城市推出无人驾驶网约车,价格便宜,而且叫车方便。据IT时报网站报道,7月8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向百度智行、小马智行、AutoX安途和赛可智能科技四家企业发放了无人驾驶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允许在未设置安全监督员的情况下独自上路营业。
另据虎嗅客户端消息,无人驾驶网约车“萝卜快跑”订单暴增,冲击数百万网约车司机,使得网约车司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报道说,“近日,百度旗下的"萝卜快跑"无人驾驶网约车服务在武汉市订单量迎来爆发式增长。首批投放的一千台车辆24小时无休,让司机们感受到了切实的压力,与传统网约车相比,"萝卜快跑"提供了更加经济实惠的价格。10公里的费用仅需4至16元人民币,远低于传统网约车的18至30元。”

在河蟹的出租车行业发生了什么,右翼媒体已经为我们概括得很清楚。
以武汉的“萝卜快跑”为例,自6月30日在武汉试点经营,萝卜快跑就以低廉的价格迅速占领了武汉市场,但这同时也引发了武汉网约车从业者的强烈抵制:

近日,一封來自武漢當地業者屬名的信件在網路上引起迴響,這封以「巡遊計程車已到死亡邊緣」為題的陳情信中提到「科技壟斷資源,搶奪普通人飯碗,許多司機養家糊口困難,被迫退出這個行業」。
文中提出多點建議,包含「嚴格控制網約車的數量」、「要公平競爭」,針對「蘿蔔快跑」提供的無人計程車相關服務則要求「不能給特權,應該限制區域」。
這封信引起了不少的司機與業者共鳴,甚至連外地的計程車司機也自發加入了聲討的行列。

作为一封送往“青天大老爷”那里的陈情信,能写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但是,马列毛主义的时事评论不是写给老爷们看的,用不着遮遮掩掩,当然可以进一步指出其背后的阶级矛盾

先来描述一下事实: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以及资产阶级的逐利性,工业化大生产取代手工业小生产是一个必然趋势。这种情况也作用在了网约车行业上:由于更高的劳动生产率,无人网约车拥有更强的竞争力以淘汰网约车司机
如果资产阶级不打算为了维护专政而付诸改良措施,无人网约车将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原先的网约车行业,并驱逐大量的劳动力——即原先的网约车司机,以新的岗位取而代之,如技术人员等。但可以肯定的是,前者的数量远大于后者,自资本主义诞生以来皆是如此。

司机的抗议是必然的,因为资本主义已是强弩之末,近来就业形势逐步下滑,倘若从出租车行业被驱逐出去,恐怕难以找到工作;就算找到了,也只能在自己的专业之外从事剥削更严重的行业

被经济学上的乐观主义所歪曲的事实真相是:受机器排挤的工人从工场被抛到劳动市场,增加了那里已有的供资本随意剥削的劳动力的数量。我们在第七篇将会看到,机器的这种作用,在这里被说成是对工人阶级的补偿,其实正相反,是对工人的极端可怕的鞭笞。在这里只指出一点:从一个工业部门被抛出来的工人,当然可以在另外一个工业部门找职业。如果他们找到了职业,从而在他们和同他们一道被游离出来的生活资料之间重新建立了联系,那末,在这里起媒介作用的,是正在挤入投资场所的新追加的资本,而决不是过去已经执行职能的并且现在转化成机器的资本。并且,即使如此,他们的前途也是多么渺茫!这些因为分工而变得畸形的穷人,离开他们原来的劳动范围就不值钱了,只能在少数低级的、因而始终是人员充斥和工资微薄的劳动部门去找出路……其次,每个工业部门每年都吸收一批新人,供该部门用于人员的正常补充和扩充。一旦机器把一部分至今在一定工业部门就业的工人游离出来,这些补充人员也要重新分配,由其他劳动部门来吸收,不过,原来的那些牺牲者大部分在过渡期间堕落丧亡。

总的来说,无人网约车的侵略对于从事网约车行业的劳动阶级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并且,从整个行业的变革过程不难看出,是资本主义使劳动力的驱逐成为灾难。而在灾难之中,唯一获益的,则是获得了更多能够肆意剥削的劳动力,更多的剩余价值的资产阶级

那么,解决方法也就明了了:消灭资本主义,建立起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社会主义比起资本主义更能适应生产力的进步。
就以本文为例,如果是社会主义的中国,可以在技术成熟前就控制住分配往该行业的新司机数量,并且随着老司机的退休投放无人出租车,把没有退休的老司机调到无人出租车较少的地方,而不是被“自由市场”所束缚,非得等到司机被迫被驱逐出去。
实在不济,在按劳分配的前提下,就算把司机直接调到别的行业,也不会使其生活水平大幅低落,因为各行业已基本平等,剩余的资产阶级法权不至于使其坠入地狱

那么再谈谈现在司机们的“解决办法”:用“有形大手”对无人网约车行业进行限制。比较突出的如BV15gaJeDEc4
在笔者看来,这是典型的小资产阶级思想的体现:

但是,这种(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按其实际内容来说,或者是企图恢复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从而恢复旧的所有制关系和旧的社会,或者是企图重新把现代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硬塞到已被它们突破而且必然被突破的旧的所有制关系的框子里去。它在这两种场合都是反动的,同时又是空想的

生产力的发展向来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它猛烈冲击着旧的生产关系,帮助群众开拓出一片新天地。而小资产阶级放不下资本主义的那些瓶瓶罐罐,往往想着要让生产力倒回去,恢复他那岁月静好的生活,而不是让它轰轰烈烈地向前进。限制无人网约车的投放,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笔者并没有怪罪网约车司机的意思:首先,始作俑者,以及最大赢家是掌握了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而网约车司机是受害者;其次,在特色的资产阶级专政下,即使司机们有其他的解决方案,也一定会被封锁,所以笔者肯定只能看到有着局限性的诉求;最后,阶级意识本来就不是说有就有的东西,需要先锋队的灌输,这其实是我们的失职。

总而言之,随着生产力不断发展,AI技术横空出世,阶级矛盾必然愈演愈烈。一切改良的想法都是行不通的,马列毛主义者要组织起来开展工作,通过融工和政治揭露把社会主义革命的意识形态带到群众中去,早日摧毁资产阶级专政和资本主义,建立起社会主义,无产阶级才不会为被资产阶级利用的生产力所困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