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炮手解禁后继续在机会主义路线上狂奔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
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现实的教训,中修规则下的反动专制铁拳对其的打击,已经充分证明了在阶级敌人的规则下反抗阶级敌人,和在牢笼里带着镣铐跳舞没什么区别。而且其机会主义和投降主义的错误路线是显而易见的,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中修的铁拳不攻击他,作为马列毛主义者也绝不能容忍其错误路线和颠倒黑白的反动言论,就如同“扫帚哲学”一般反动派不打击不会自己走,对这样的消解革命,调和革命,背离马列毛主义的路线乃至背离马列毛基本原则的反动分子必须坚决批判。从来就没有什么无原则的团结,对待机会主义分子如果不坚决批判纠正其反动观点,只会让革命陷入泥潭,更不用说其这种路线是反动当局乐见其成,会极大损害革命力量,模糊阶级矛盾的。让我们不得不怀疑其是否与反动当局媾和有更险恶的用心。
2.此次事件可以说是彰显了其机会主义路线的破产。这个跳梁小丑收拾起机会主义的破烂武器向马列毛主义者的正确路线发起进攻,虽然他遭到了中修的铁拳,但我们马列毛主义者也不能置之不理,一定要抓住机会戳穿他那骗人的把戏。这件事情也暴露出特色是如何穷凶极恶,作为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它对那些改良主义、工联主义等的团体也无法容忍,阶级矛盾十分尖锐。

一、黑岩炮手被封禁也是市场竞争的体现。

黑岩炮手6月29日在b站发布一则视频《马经要念好,先进要先进》中,黑岩炮手再一次以“叠甲”的方式表明其对伪党的暧昧不清的态度,他说:最近一些“大老虎”被抓不正是说明,先锋队还有自我净化的能力吗?后面又说:我的立场是一贯的不变的,我永远支持真正的无产阶级先锋队。三天后遭到了封禁,遭到了合乎法规的、市场竞争的——封禁。

这是黑岩炮手机会主义红色企业论在网络宣传实践方面受到了来自其所鼓吹和坚持的参与市场竞争的第一次反噬。为什么说其b站账号的封禁是市场竞争的反噬呢?由于资本主义私有制本质的影响市场竞争的逻辑不可避免的要作用于网络中,中国二十年来的的互联网发展可窥之一二,资产阶级起初靠着网络便利了人们而发家,这些便利有高效的信息的传播与交流,促进协调工作生产等,最后却靠着对网络的垄断维护自身利益而阻碍了网络的后续发展以及妨碍了人们的生产生活,网络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诞生注定成为被资产阶级用于争夺市场以及控制和限制人们生产生活的的重要工具。例如,各个岗位之间的协调生产的微信群,钉钉等,最后都变成了控制工人工作的如奴隶锁链一般的东西。如一个互联网公司可以轻易封锁和禁止对自身利益有影响的信息传播和交流等,同大生产摧毁小生产一般。资本主义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道理也就在这里,其他方面也是一样无非就是工具不同。b站作为早年对中国互联网发展有一定成就的如今却是在网络中独霸一方的平台同样也有这样的绝对竞争实力,此次黑岩炮手遭到封禁就是这样一个竞争的反噬,是b站平台资产阶级的维护自身利益的机制运转的结果。此次的封禁足以说明“参与市场竞争”的路线的荒谬之处,不可行之处。

(后面是因黑岩炮手解封后发布反动视频后的补充,原先的后半部分内容全部推翻)

二、关于黑岩炮手的《“左派幼稚病”》

1、7月8日黑岩炮手解封,黑岩炮手不吸取封禁教训于当晚又放出一出响屁,故技重施错解历史以抹黑所谓“传统路线(现代的)”是左派幼稚病BV1W6421f785。经历封禁后这一则视频所表述的几乎就是其前面所有反动理论的总结和基础,我们来看看黑岩炮手是怎么说的:当前有部分同志在不考虑实际情况下,严格的按照传统的理论和路线,发现一丝偏离就喊打喊杀,扣帽子。这部分同志可能是犯了经典的“左派幼稚病”,也可能是混进来的搞破坏的。这些人最好只是犯了左派幼稚病。黑岩炮手抓住了“左派幼稚病”这一概念炮轰反对机会主义红色企业论的人们,将所谓坚持“传统路线”打成“左派幼稚病”,或者是以批驳反对红色企业论为依据说是搞破坏,同时维护机会主义红色企业论,先把别人打成幼稚的,搞破坏的,可不就是红色企业论机会主义正确了嘛。黑岩炮手以历史为例阐述他对“左派幼稚病”的理解:在历史上,十月革命后以托洛茨基为代表的部分布尔什维克主张继续对德作战;而列宁同志考虑到敌强我弱的现实,主张保卫苏维埃政权与德国停战,托洛茨基无组织无纪律在谈判上毫不退缩导致红军战败,让苏维埃损失了从波罗的海到乌克兰西部的大片领土。……事实上坚持作战的是布哈林,列宁考虑到国内经济情况主张与德国停战三月签订《和平法令》,托洛茨基是谈判代表但拒绝德国保留波兰、立陶宛和库尔兰等被德侵占领土提案而不签约,德国以继续战争继续侵略俄罗斯为威胁俄国同意提案并签订法令,加之经济问题列宁坚持以保存苏维埃政权为前提要求布尔什维克同意德国提案,大多数布尔什维克希望拖延停战协议认为这只是德国虚张声势,然而2月18日德国发动攻势往俄罗斯领土推进占领了陶格夫匹尔斯。之后谈判恢复,托洛茨基约定德国下达最后通牒就签约,德国的确下达了最后通牒但是托洛茨基却发表了拒绝签约的声明后来造成了俄罗斯更重大损失……抛去这些史实错误,我们再看这段话。

注意黑岩炮手这里说的是历史是十月革命后,也就是苏维埃政权已经建立起来的情况下但此前战争把俄国经济搞得一塌糊涂,也就造成了敌强我弱的局面,列宁主张与德国停战并签约协议。这里的妥协其实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保证苏维埃政权的生存。毛主席也提到过需要保存自身而暂时妥协的情况,比如说战略退却。

战略退却,是劣势军队处在又是军队进攻面前,因为不能迅速的击破其进攻,为了保存军力,待机破敌,而采取的一个有计划的战略步骤。

不懂得一定程度的退却或者说妥协就会引起巨大的失败这是正确的。光看黑岩炮手这段话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黑岩炮手的前一段话是带上“严格的按照传统的理论和路线”,观之历史,“传统路线”有哪一次成功不是严格的以实际情况(灵活的而非教条的)来决定具体做法的?来结合来看,黑岩炮手所说的所谓“传统路线”根本不是什么列宁的毛主席的“传统路线”,而是冒险主义,就是他口中的那个布哈林,托洛茨基,也是类似长征以前承认错误以前坚持打阵地战的李立三路线。也就是说黑岩炮手将左倾冒险主义的披上了“传统路线”概念。把冒险主义的内涵代之以“传统路线”的内涵。我们马列毛主义者学的传统,不是把历史的条件和全部做法照搬到现代。而是学习灵活的以具体情况做决定的方法。黑岩炮手首先就默认“传统路线”是照搬的历史条件和做法,不考虑敌强我弱的情况……但事实是照搬历史条件来看待和认识现代中国革命的是黑岩炮手自己。他照搬条件对比了一下发现当下并不具备历史条件,黑岩炮手则得出应当公开的合法的搞红色企业才是现代的正确路线。或者说,公开,合法,参与市场竞争是现代革命的条件……多么令人无语的反动结论。

过去的政治报路线和现代的政治报路线有何不同?只在具体情况以及客观条件的不同。而我们正是要学的灵活的以实际的具体情况来决定我们的具体做法。过去没有监控,没有网络,所以只能以纸质传单的形式避开老板而散发,可以偷摸着聚集和串联。现代则到处都是监控,网络也有严格管控。所以我们根据监控和网络管控这一客观的具体情况而得出不能直接在线下散发传单和聚集串联,墙内网络的管控也不支持我们直接在墙内做网络宣传。所以我们做出了一定的退却,选择暂时的退到了不受管控的外网,者难道是我们不考虑敌强我弱吗?黑岩炮手说坚持“传统路线”是左派幼稚病是根本是无稽之谈,无本之木!黑岩炮手以此想说明自己的路线是“战略的退却”,但其鼓吹的所谓合法是拥抱资产阶级法律,所谓市场竞争拥资本主义经济基础,这都全面投降了也能叫“战略退却”?

更重要的一点是战略退却从来不会说,支持反动派的反动作为并拥护之。列宁说停战并不会说是支持德国侵略和;红军长征并不会说欢迎国民党统治原红区,更不会允许完全以反动落后的经济基础来支持整个红军。而黑岩炮手则多次以网络不能说明白为由公然宣称支持中修伪党,多次以条件不足为由不顾人们反对公然拥抱资本主义经济基础。网络的管控,革命条件的不具备都成了其心安理得披上红皮宣传和发展机会主义的托词。

2、若不是毛委员力排众议上了井冈山,中国的命运恐怕大不相同。黑岩炮手暗比自己维护右倾机会主义是现代的“正确路线”力排左倾众议……当时把左倾冒险主义纠正为正确路线批判右倾投降主义和现在黑岩炮手右倾机投降主义替以正确路线批判左倾冒险主义是有什么同一性吗?没有同一性!同时污蔑同志们对机会主义的批判是“四面出击”……,这里还是企图混淆政治原则,以及偷换概念。毛主席说不要四面出击时存在的各种敌人:

第一,帝国主义反对我们;第二,台湾、西藏的反动派反对我们;第三,国民党残余、特务、土匪反对我们;第四,地主阶级反对我们;第五,帝国主义在我国设立的教会学校和宗教界中的反动势力,以及我们接收的国民党的文化教育机构中的反动势力,反对我们。这些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同这些敌人做斗争,在比过去广大得多的地区完成土地改革,这场斗争时很激烈的,是历史上没有过的。

当时历史的背景情况,革命引起的经济改组和战争对工商业的破坏。许多人对共产党不满,民族资产阶级、失业知识分子、失业工人的不满,大部分农村农民有意见。为争取这部分人,当时的策略是:

我们当前总的方针是什么呢?就是肃清国民党残余、特务、土匪,推翻地主阶级,解放台湾。西藏,跟帝国主义斗争到底。为了孤立和打击当前的敌人,就要把人们中间不满意我们的人变成拥护我们。

稍微具体的谈到了如何争取这部分人,如调整工商业,工厂开工,拿出而是亿斤粮食解决失业工人就业和吃饭问题;如实行减租减息,剿匪反霸,土地改革。如一些知识分子老了,七十多岁了,只要他们拥护党和人民政府,就把他们养起来。工农问题的解决是先锋队当政以后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必须解决的,而一些知识分子则是,以拥护为要求才养起来。还提到了一些政治团体:

团结民族资产阶级、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是对的,是必要的。这些人中间有许多人过去是我们的敌人,现在他们从敌人方面分化出来,到我们这边来了,对这种多少有点可能团结的人,我们也要团结。团结他们,有利于劳动人民。现在我们需要采取这个策略。

对这部分人,也有有一个团结的要求那就是“从敌人方面分化出来了,到我们这边来了”,那么我们就不必去出击这部分人。也就是说,团结的前提,不四面出击的前提就是一个政治上的原则,譬如说不再为敌人做事了,愿意拥护共产党而不攻击共产党了可以不出击了可以团结。团结为的就是孤立敌人,更好的打击敌人。也就是对可以团结的对象不四面出击。而黑岩炮手拥抱市场竞争,高唱伪党赞歌,攻讦“传统路线”,鼓吹合法。哪一点符合“不要四面出击”的标准?我们对机会主义路线的批判都不能被称做对可以团结的对象四面出击,而是对敌人的附庸的出击。当然了,想要不受到我们的出击,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是改正机会主义错误,回到正确路线上来。第二条是停止鼓吹所谓的红色企业论的合法革命,反对76年以后的中国共产党,坚决拥护现代马列毛主义正确革命路线,不做反对和阻碍。黑岩炮手只有这两条路可以选。选择第一条,就需要受到其他马列毛主义同志的监督和批评,以保证路线的正确。选择第二条,不管是做当下创业想做小资产家还是其他什么。我们都不会加以反对和“出击”。

3、总结:俄国的停战协议不是投降的而是保存苏维埃政权为前提的。中国红军长征也不是向国民党,向封建体制投降的,而是以保存红军为前提的。还是所谓的“不要四面出击”也不是向敌人投降的无原则的团结,而是以拥护共产党政权为前提的。到了这里应该明白了,什么样的人是可以团结的,什么样的人不应当团结。而是要有原则的去团结有原则的战略退却。黑岩炮手说:大家要擦亮眼睛,而非年清楚那些是应当团结的同志,哪些是可以合作的朋友,那些事真正的接近敌人,哪些是混进来专门搞破坏的。黑岩炮手鼓吹合法,也就是合资产阶级法律。鼓吹市场竞争,也就是拥抱资本主义经济基础。自诩马列毛主义者却向官僚资产阶级向资本主义制度全面投降,既不符合拥护正确马列毛主义的团结原则,也不符合所谓的战略退却。……谁是不应当团结,不应当合作的,谁是接近敌人的,谁是混进马列毛主义队伍中来的,可谓是一目了然。只要黑岩炮手不放弃机会主义路线,继续以马列毛主义的名义传播反动路线,将来必将被革命的洪流所吞没……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