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赛博游击战说起——小资产阶级文艺是资产阶级社会的有机补充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小资产阶级的文艺总是展现出一幅无可奈何的苦笑模样,其一面流露出看似同情所有人的姿态,一面却又对统治阶级俯首称臣,只得在不引起资产阶级扼杀的情况下,做一些趋于表象的形式,但对于小资产阶级而言,这样的结果正是他们能够接受的,一方面不会因此受到打击,另一方面又满足了自我救赎感,然而残酷的事实是,当资产阶级统治的局面愈发艰难时,所有曾经看似温和的改良手法,也都将不被反动统治阶级所容纳。
2. 小资产阶级的文艺与小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地位是一致的,他们既厌恶大垄断资本对他们的剥削和压榨,各种经济危机、技术革命之后将他们彻底推向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中去, 又因为日常生活脱离广大劳动人民,也放不下自己高于无产者的社会地位,往往关注于通过表现个人能力获得利益。 所以小资产阶级的文艺便显得软弱无力晦涩难懂,虽然是有揭露的效果,但远远达不到革命的程度。 正如文中所说,小资产阶级要改变自身命运,只有抛弃脱离群众的世界观改造自我,加入到无产阶级斗争中来。

自从996ICU事件,疫情抗争以来,在赵国的网络上,越来越多的揭露赵国资产阶级段子的自发运动出现在墙内的各个地方。这些段子反应了群众的抗争,起到了一定的传播作用。但是也给一些同志带来了一些错觉,认为这样的段子传播是一种不错的宣传形式,应该发扬光大,甚至于认为这种赛博游击战就是新时代革命的一种运动形式。

赵国舆论场中暗藏的一股揭露资产阶级的舆论逆流,本质上是由于经济危机导致的资产阶级统治危机所引发的。“赛博游击战”这一现象不是造成这股舆论逆流的原因,而是舆论逆流造就出来的结果,“赛博游击战”本身其实并没有对舆论环境起到多大的作用。

一件事情,最终能起到什么作用,呈现出什么形式,说到底,在于这件事情的领导权在哪个阶级手里的问题,在“赛博游击战”这件事情上面同样如此——如果掌握领导权的是无产阶级,那么赛博游击战就会成为有组织有目的性,高度结合群众生活的政治揭露工具;如果掌握领导权的是小资产阶级,那么赛博游击战就会成为崇尚自发性,脱离群众工作,毫无战斗力的抽象主义,虚无主义;如果掌握领导权的是资产阶级,那么赛博游击战就会成为趋同的文化符号消费品,蒙蔽群众的精神鸦片。

在网络上活跃的大多为小资产阶级,揭露资产阶级的段子运动,也同样呈现出许多小资产阶级特征:崇尚自发性,无组织性,崇尚个人运动……因此它们也不可避免地滑向了脱离群众的小圈子黑话,泛左翼抽象化的乐子。从最开始的揭露“四人帮”其实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到最终的看了完全不明所以的“很酷,不说话。”,定型文;从“毛泽东思想是人民的大救星。”到“毛泽东你带我走吧。”的虚无主义。这些段子在资产阶级社会环境中逐渐被去政治化,无害化,最终成为了一种小圈子的身份政治认同。

小资产阶级文艺同情劳动者并揭露着资产阶级社会的问题,同时它们又脱离着群众,为群众所排斥,统治阶级在这些自发传播中往往撒布大量毒草混淆视听,如反动游戏《毛的遗产》,P社的政治游戏,各种苏修崇拜文化等等。这使得这种小资产阶级文学不仅在革命宣传上没有多少帮助,在实践中,也往往沦为资产阶级统治的帮手。以知名的稻学为例,在2020年网络上兴起的以稻子为暗喻,讽刺揭露某知名修正主义者的网络段子,同时稻学也长期被保皇派利用于尊习讨邓,维护现有统治者权威(这也是为什么稻学在没有影响力的时候长期没有被封杀的重要原因)。


(尊习讨邓)

小资产阶级文艺被资产阶级统治利用还有另一方面的重要因素——小资产阶级文艺的革命性是严重不足的。改良和革命看上形式相同,实际上在是否要推翻资产阶级存在着根本性不同。小资产阶级文艺和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区别也同样如此,看上去都是同情劳动者,实际上在资产阶级社会是否能够长久存在下去,有着根本性不同的看法。小资产阶级文艺基本上给不出什么解决压迫与剥削问题的办法,往往会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将长期地存在下去,与资产阶级作品一齐充当着维持资产阶级统治黑脸和白脸。资产阶级虽然完全无法包容无产阶级革命文艺,但是在没有统治危机的情况下,是完全可以包容小资产阶级文艺的。有个韩国经典笑话就是,韩国财阀每年都会投资拍摄揭露嘲讽财阀的电影。赛博朋克也是一例,这种小资产阶级文化旨在指出资产阶级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为许多资产阶级所接受,并制作出了许多赛博朋克作品。因为它们都没有触及资产阶级统治的根本,并且变相地承认着资产阶级统治。小资产阶级在没有经过无产阶级的改造下,就算他们的本意出发点是好的,他们所做的事情也注定成为资产阶级社会的有机补充。

小资产阶级如果想要革命,想要反抗资产阶级阶级,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加入无产阶级组织,接受无产阶级的改造。用无产阶级的组织,纪律性,以及无产阶级彻底的革命性,才有可能真正地与资产阶级进行对抗。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