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自制动画,“红”里透“白”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一部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作品,塞上几个似是而非的“红色”符号,就能摇身一变成为代表无产阶级世界观的作品吗?很显然,这种改编只不过是把马恩列斯毛变成一种新的、服务于其塑造的英雄史观“神像”,是新时代的《孔子改制考》式改编。
2.资产阶级可以拿着无害神像,说着正确的废话来为自己的统治正名,这不过是为锁链添上几朵鲜花,而无产阶级也可以用真理,来武装自己,组织自己,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

近日,由up主“刘师兄_liujun”自制的作品“零经费 自拍《三体2:黑暗森林》(自制动画)第04集”于bilibili上线,收获了巨量关注。截至今日,其播放量已达461万次。在这部作品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原作中罗辑被选为面壁人,而后入住庄园的剧情,插入了改编过的片段:

庄园内,罗辑追随声响,跑到一条走廊中,随着他越来越深入,墙壁上也逐渐显现出五大导师(马恩列斯毛)的画像。当他走到毛泽东的画像前时,罗辑被吓到,“你们是虫子”的字样被破坏,屏幕上浮现“成为他”“超越他”字样,并伴随着毛泽东的演讲“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人民万岁”等。

笔者概括一下作者在这个片段想表达的意思:

三体人对地球人的鄙视,就如同建国时美国人鄙视中国人一样。要应对这个鄙视,罗辑就需要学习、成为、超越毛泽东,要高呼“人民万岁”。

这个片段引起了巨大反响,恐怕也是其能收获大量关注的主要原因。不少人称其“十分合理”,“封神”,是“人民史观”,说这部分改编很“红”。

笔者恐怕要给在兴头上的观众浇一盆冷水。在笔者看来,改编部分很人民史观,很“红”,和过去的走资派,当今的中修一样,“红”到发“白”。而我们马列毛主义者的态度,只能是反对,反对,再反对。且听笔者解释。

剧情逻辑的不自洽

让我们暂且假定,这个改编是真正的人民史观。应当明确,刚刚提及的片段,是这位作者对《三体》整部作品进行动画制作的其中一个改编过的部分。事物从不是孤立存在的,既然此片段是三体整个剧情框架的一部分,那么它就必然要与前后剧情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三体》是一部怎样的作品?用唯心主义形而上的观点看待人类社会,诋毁文革,诋毁毛泽东,诋毁人民当家作主,坚决地支持资产阶级精英主义,宣扬人性论,是最反动的那一批资产阶级文学。

于是,从《三体》原作与改编剧情的联系间,就产生了一系列疑问:

这样一个由地主、资本家居住的房子,为什么会摆上五大导师的画像?

罗辑这样的小资产阶级代表,最放荡最自由最软弱的存在,怎么会被毛泽东震撼到呢?怎么会去思考人民史观呢?

对于毛泽东这样在革命组织与资产阶级专政的对抗中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像罗辑这般的脱离群众的资产阶级精英,该怎么成为、超越?不通过实践的磨砺,难道靠看一眼画像被吓到就能做到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罗辑真的受到天人指点,突然在脑子里面蹦出来了人民史观、阶级史观,请问这样的罗辑,如何和后面“人类不感谢”的清高孤傲的罗辑形象统一起来?

还有更多问题,笔者不想再一一列举。上述疑问实际上都是一个基本矛盾的派生,这个矛盾就是:无产阶级的革命观点(人民史观等)如何能通过对一小部分的改编,与资产阶级的反动文学作品达成统一体?无非通过以下三种条件:

1.作者根本不持有革命观点,他设计这个片段其实是为《三体》的精英主义世界观服务。
2.作者妄图将革命观点与《三体》的反动世界观融合,创造出一种不伦不类的视角,本质上和第一种条件一样,都是为资本主义服务,为资本主义辩护。
3.作者将整个《三体》的剧情全部改编过来,使其剧情变成完完全全的左派立场。

第三个条件在具体实现上近乎不可能,更何况作者也未见得有几分逆反心理,席承了诸多原作的设定。所以结论很明显,这套看起来“红”的改编并不红,它和修正主义一样,都是红皮白心的资产阶级立场。

改编剧情与原作世界观的统一

看似“红”的片段,被“资本主义”的幽灵围绕着。上述分析告诉我们,这个改编大概率有着资本主义的立场,而且作者大概率要使其与三体的反动世界观统一。

如何统一?

这就要回到《三体》这部作品本身的主题上。《三体》写作于21世纪初,正是中修垄断资本不断发展,并逐渐扩大对外资本输出的年代。中修的资本输出,不可能不受到美帝的注意。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间产生了冲突,而资本、军力、科技等多方面的巨大差距,引起了中修资产阶级的重大担忧,引起了悲观情绪,众多资产阶级觉得自己面对美帝,就像“虫子”一般。简单说来,这就是《三体》中地球人和三体人形象的社会基础,这一对形象是帝国主义间力量差距在文学作品中的反映。

而经过21世纪00年代、10年代后,中修已经逐渐拥有了与美帝叫板,向美帝发起公开的殖民地争斗的基础。于是中修资产阶级喊出了“战狼外交”“强硬对待”“直面鄙视”等口号。“虫子般”的地球人并不卑微,他要向三体人发起挑战,发起争斗。这不正是中修一直精挑细选的毛泽东时代的“红色精神”吗?不就是无论中修统治再怎么差劲,帝国主义力量差距再怎么巨大,都不要对中修失去信心,倒戈到美帝去吗?到这里事情就很清楚了。学习、成为、超越毛泽东,并不是出于什么人民立场,而是要为中修挑战美帝,为资产阶级发动战争,做思想的艺术的准备。改编剧情和原版剧情其实本质上是同一种社会存在――帝国主义的反映,只不过前者是崛起后的,后者是崛起前的。至于“人民万岁”的口号,读者朋友们,我们在中修那里听到的这般口是心非的话术,难道还不够多吗!

反动的文艺,坚决的抵制

似红实白,似无实资,马列毛主义者绝对不会对这种作品有多少欣赏。恐怕只有不明事理的泛左翼分子,以及狂热拥护中修垄断资产阶级统治的小粉红,才会对此精神高潮。也难怪有众多的小粉红在视频评论区大肆团建,不过是像他们崇拜艾跃进般,吹捧在毛主席画像后的“习总输记”罢了。这份狂欢不属于无产阶级,不属于马列毛主义者,不属于无产阶级革命!我们要坚决抵制套红皮的反动文艺,为真正的无产阶级立场的作品,开辟属于自己的道路!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