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倒幕的成功与亚洲改良的失败(一)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资产阶级总是用唯心史观、英雄史观歪曲历史,要害就在于抹杀阶级斗争、抹杀人民群众对历史的决定作用。马列毛主义者就是要把被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以此来教育无产阶级群众,吸取历史上真正的经验教训来为未来无产阶级革命服务。本文就是一次认真的尝试。
2.真正的历史是人民群众所创造的历史,而在资产阶级把持政权的当下,真正的历史就被隐藏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资产阶级所篡改的历史。而资产阶级则会用篡改的历史去宣扬自己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告诉无产阶级只要把一切都交给他们,就能解决无产者的一切问题,从而让无产者永远的臣服于他们。而谎言终究会被戳穿,真正的历史终将浮出水面!但是戳穿资产阶级的谎言去揭露真正的历史,不能只靠资产阶级的自我毁灭,我们革命者也要积极的去推动,本文就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

前言

自改革开放以来,教育、媒体等一切被资产阶级所掌控,大多数人无论因其生存原因导致没有时间去学习还是因为资本主义下导致的政治冷淡主义,都共同产生了不关心历史的情况,特别是实用主义之流行,使大家认为历史对于日常生活是无用的,是浪费时间,中国历史如此更不要说世界历史。随着中国阶级矛盾日益突出,资产阶级大肆宣传极端民族主义,就这样历史成了极端民族主义的婢女。其中资产阶级找准了历史上日本军国主义对华侵略一事,大肆把民族矛盾引向日本,把伟大日本人民的创造说的一无是处、磨灭日本人民的历史功绩。就算在教材中也是因为日本的内容不考所以日本所有历史也不讲,这就最终导致了中国人对于日本的历史要么是完全无知要么是从极端民族主义看待的。所以这些人不能正确认识日本的发展,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甲午一战满清输的一败涂地,为什么看似都是自上而下政府主导的改革,为什么日本明治维新就是成功的,为什么日本被欧美列强打开国门比满清晚却能在一个世纪后侵略中国。之所以有疑问是中国人不知道或是不理解日本近代至关重要的甚至起决定作用的运动–倒幕运动。在本人去日本旅游时,行程导游是一个在日本生活了几十年的中国人,她跟我们讲“尊王倒幕”运动就是跟中国拥护皇帝去打诸侯一样,这就是宣扬完全错误的历史,是被颠倒的历史。尊王倒幕最重要不是为了尊王而是倒幕,而倒幕又是其前身“攘夷”而来,也就是本身尊王倒幕是一次资产阶级的反殖民主义侵略反封建运动,最重要的是上层的藩士、浪人、地主、富农和商人在倒幕期间即没有依赖天皇、大名也没有依赖英国等列强,而是彻底的依靠了人民群众,正是因为完全依靠了人民群众,日本才不仅打倒了幕府并且成功驱逐了列强,建立了全国统一的资产阶级政府,建立了新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在这样新的生产关系的基础上,原先的商品经济才能迅速发展,使日本能在甲午战争战胜了仍保持大量落后生产关系的满清,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促进下的生产力快速发展,才导致其不到百年便能大肆入侵中国,打的蒋匪无还手之力(共产党也是因为彻底的依靠人民群众才能赶走日本侵略者)。我们可以看到日本能够不同于亚洲诸国的根本原因是其在一定阶段充分联合了人民群众,使上下革命力量联合起来,反观亚洲其余国家的改良运动,如中国戊戌变法、印度国大党运动、伊朗君主立宪运动、土耳其新奥斯曼党人立宪运动以及菲律宾“宣传运动”等,都是因为根本上惧怕人民群众,不能与之相结合,所以他们不是渴望上层就是期待列强大发慈悲,渴望完全借助列强的力量,导致最终不能根本改变现状。再者我们也可以看到日本之所以在明治维新后其不平等条约和封建制度是缓慢消除的,是类似普鲁士、沙俄极其痛苦的消除,而不是像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快刀斩乱麻一样迅速消灭,根本原因还是惧怕了人民群众,他们只能短时间与人民群众相联合,一旦上台取得了政权就反过来镇压群众,这是旧资产阶级革命的弱点,是其与人民群众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利益根本对立造成的,而在我们当今无论印度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还是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最终根本利益是跟人民群众相符合而不是相对立,所以我们在不断的革命中也要牢牢依靠人民群众,无论是夺权前还是夺权后我们都要依靠群众不断的彻底的革命,只有这样才能坚决镇压反动派才能极大推动生产力发展,才能实现我们的目标,这也是写此文的目的。

日本与亚洲诸国商品经济发展的对比

(文中日本倒幕运动中的反殖民资本主义和反封建与亚洲诸国叙述运动时的反帝反封建是差不多的的,只不过因考虑倒幕运动时欧美并未进入到帝国主义时代,为了严谨替换为了反殖民主义和反封建运动)

日本因为地理因素和自然条件的限制,进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是比较晚的,分别是四世纪(奴隶制社会)以及公元十二世纪末叶镰仓幕府的建立(封建社会)。但是日本封建社会的发展却是很快的,日本对先进文明的吸收和人民对其的创造发展是非常强大的。我们可以发现日本十二世纪末建立封建社会比经历过奴隶制社会的国家如中国、西欧、伊朗晚的多的多,甚至比没经历过奴隶制的一些东南亚国家还要晚。但是与中国国内普遍认为不同的是,日本在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已经是世界上一流的封建强国了,当时日本全国入侵朝鲜之前已经有40万军队,其中装备火器的部队高达6万人,并且有1000艘作战船只,如果生产力发展低下养如此之多装备精良的军队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在当时的东亚其封建社会发展程度已仅次于中国。到十七世纪中期,到幕府体制最终的建立之时,日本封建社会的发展已经达到了最高和最后的阶段。

普遍认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是明中叶之后,比日本要早至少一个多世纪,但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自诞生起就遭到巨大阻碍,其一开始就被明代的“矿监”“税使”所无端掠夺,甚至常有已经建立起来的颇有生机的工场手工业因其而破产。之后随着中国明末动荡和满清入关,满清篡夺了农民起义的胜利果实,并且极其野蛮的屠杀、圈地、掠夺,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生产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最终导致出现了商品经济的停滞甚至倒退,直到十八世纪中叶才恢复到明末水平,就这样被延误了一个世纪之久。清朝建立后封建专制不仅没削弱反而大大加强,其对人民反抗运动的镇压也随之增强,整个清朝的农民起义和市民暴动接连不断,但是就算是五省白莲教大起义和太平天国这样大的起义都不能打垮清朝的腐朽统治。在武力基础上实行的闭关锁国和文字狱相比日本的锁国政策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国际贸易发展和思想文化发展遭到严重阻碍,这样随着其封建君主制的强化对商品经济阻碍也更大了,商品经济的发展更为艰难,革命与反革命双方力量对比也更为悬殊了。反映在思想上就是虽有《红楼梦》这样的优秀著作表露了一定反封建的要求,但是并没有注意到基层生产者的重要性,像红楼梦中贾宝玉也只是叛逆者,他只是对封建制度不合理的批判却不能看到最底层人民群众的力量,所以必然最终落到悲观宿命论中,而还不能够产生彻底革命的思想。所以在思想上中国没有能够汇集为冲击旧礼教束缚的潮流,也没有能够形成广泛的反封建的政治斗争,更谈不上为资产阶级的产生和夺权作舆论准备了。就是在这种中国资产阶级发展极为缓慢曲折、反动派极其强大的情况下,这种政治、经济、思想全面劣势、相差悬殊的的情况下,再加上后来帝国主义的双重压迫与对帝国主义的依赖,导致中国资产阶级不能胜任革命的道路。这是日本和中国的区别。

image
(满清入关扬州屠杀图)

对于伊朗,其在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出现了简单的手工业工场,但伊朗内部的封建割据、连年混战、封建主的横暴勒索和抢劫、关卡林立、没有统一的货币和度量衡、封建主的商业垄断、都严重阻碍了商品经济的阻碍,更何况从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初,沙俄和英国便在伊朗进行激烈角逐,随着大量商品倾销和武力镇压,都导致伊朗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和对列强的依赖性非常大,这是其改良而不能革命的基础。

在印度虽然商品经济较早发展,在英国占领之前,印度已经存在城市和贸易资本的发展,但直到莫卧儿帝国的奥朗则布大帝也没有形成统一民族国家,在印度虽有区域性市场,却还没有统一的货币统一市场和统一的语言。“在印度,手工业者转变为商人的过程几乎没有发生过。商人从未参与过生产。他们主要是向封建领主放债收息,并向封建领主和外国市场提供货物,因此他们的封建特征多于资本主义特征。虽然他们在红海和波斯湾的港口建立住所并贸易,但他们从未与旧的封建领主正面交锋。商人成为领主们剥削压迫手段以及种姓制度的一部分,商人阶层并没有像欧洲商人那样发挥进步的、革命的作用,后者与封建领主和教会斗争,建立了资本主义并形成了民族国家。”(《印度的民族问题-我们的立场》印度共产党(毛主义)p54)这样随着奥朗则布大帝去世,由于封建战争和农民起义,印度分崩离析,阿富汗人、马拉塔人、英国人在印度大地上角逐厮杀,最终英国靠着几个世纪以来在印度谋划的据点,趁着印度国内混乱以及绝对优势的的枪炮最终获得了胜利,印度大陆沦为了英国商品倾销和原料掠夺的殖民地,印度国家自然发展和形成的进程受到了破坏。英国人强取豪夺只掠夺不经营导致印度无论商品还是封建经济都遭到极大破坏。从封建主义的胎儿中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关系,随着英国人的到来受到了最大的阻碍和破坏。就这样在印度商品经济缺乏相对独立性的发展,并且极其依附列强,这是印度资产阶级妥协性的表现。

image
(普拉西战争——孟加拉沦为殖民地)

菲律宾更是在北方还是原始社会南方还是刚刚诞生国家不久时就被西班牙殖民,且在西班牙统治时间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用封建的方式剥削统治而非资本主义的,直到十九世纪初才在英美列强压力下取消贸易垄断,实行自由贸易,但是正因为菲律宾一直在经济、政治、文化、宗教都受到西班牙统治,所以其诞生的民族资产阶级和外国资本和封建势力有着密切的联系,经济地位极其软弱,这也是菲律宾资产阶级软弱妥协的基础。

由此可见,日本与中国、印度、伊朗、菲律宾相比,其商品经济是在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充分发展了几个世纪,国内虽有各领主阻碍最终的统一,但其毕竟建立了统一的幕府而非战国时期混乱的局面,因而就不会出现连年征战对生产力极大破坏的情况。日本距离列强较远导致列强入侵日本较晚以及日本国内封建力量力量相对较小这些是外部的有力条件。马列毛主义认为,最重要是内因,所以没有日本本国在此之前的商品经济发展,没有新的生产关系、新的领导阶级、新的思想为基础,倒幕运动的胜利是不可能的,而外部力量(列强和幕府的力量)的相对弱小又为革命成功创造了有利条件,这就导致了革命力量强大反动力量弱小这一力量对比,因而革命力量压过了反动力量,所以最终才导致了倒幕运动的最终胜利。

从江户时代啊到开国之前的日本–商品经济的发展和锁国政策的阻碍

德川家康统一日本结束了一个多世纪以来日本混乱的局面,符合了人民群众的需要,幕藩体制也进入了最终的阶段,这是因为第一日本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解决的直接对立。第二是各大名要轮流居住在江户和自己的领国,而他们的家臣也要跟随着他们脱离农村居住到城市,这就必然加剧了货币经济和交通的发展,加剧了商品经济的发展,正是在这种封建锁国政策的阻碍但是其中却含有抑制不住持续发展的商品经济的矛盾,导致其所在的时代为封建制度的没落灭亡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胜利的时期。因为体制初步建立和恢复生产的需要,国家对百姓的扶持与商品经济发展相互促进,进而使这个时期日本商品经济极大的发展。

废奴和农业民土地所有制的保障大大提高了农民的积极性促进了工具和技术的提升,战国时期的修城和土木工程的技术也运用到水里灌溉,自然经济的增长繁荣大大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商品性农业与农村手工业互为因果的大力发展。前述统治阶级居住在城市对商品的需要以及分工细化对商品的需要不断促进交换的发展,进而推动了各个部分的发展。并出现了大量的城镇和“城下町”(町是市街的意思,“城下町”指日本封建时候诸侯所居住的城堡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城市)。其中著名的有江户、京都、大阪。除此之外信贷制度也发展起来了,有名的就是现在仍存在的三井财团。

就这样在生产力迅速成长和商品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市民阶层大大发展起来了,大量适应新兴商品生产和市民要求的人发财致富、登上了历史舞台,如三井、鸿池和住友都如此。如此,在日本大量财富和文化都归于出于“町人”(城市的市民),这表明了随着全国商品流通的发展,全国范围的商人阶级必然超出封建领主而成长起来,新的阶级必然会势不可挡的发展起来。

在农村地区随着生产力发展和土地购买,农民阶层分化了,农民出现了大量的富农和和依附富农或流入城市的佃农,这就进而增强了富农和城市的力量而阻碍了领主对农民的剥削,削弱了封建领主的力量,导致其财政愈来愈陷于贫困。

由此发展,到十八世纪后期十九世纪前期,日本已普遍出现了工场手工业,全国也出现了相互连接和依赖的国民市场萌芽和在锁国政策下的海外贸易–走私贸易。这表明了瓦解将军和大名分裂割据状态、建立统一国家的经济基础已经形成了,革命的经济基础已经形成了。

农民方面,反抗封建专制反对地租和人参解放的斗争也接连不断,在十七世纪就不断产生直接向藩中央进行情愿的“越诉”、大规模的“逃散”以及“强诉”。十八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发生大饥荒,饥民以野草、树皮、树根和稻秆果腹。十八世纪末,仅仙台的一次饥馑就饿死、病死三十万人。残酷的封建剥削使农村人口减少,堕胎、杀婴现象十分普遍。封建经济的逐渐瓦解加深了广大农民的灾难,促使他们进行激烈反抗。江户时代二百七十年中,严重歉收一百三十次,而其中大部分发生在十八世纪中期以后。可以看出这早已经不是什么天灾,而是在极为严重的封建剥削下农民生活遭受破坏的表现。在十九世纪,因统治阶级更加剧压迫和多次灾荒,从一八〇四一一八四三年,日本就举行了三百二十次暴动和起义。

配合农民起义的是城市中崛起的町人的起义,町人的主要力量的近代无产阶级前身的无产劳动人民,他们与农村的贫困农民联合起来,这就造成了往往一个起义如波浪一样立即扩大到其他地方。其中典型的重要的是大盐领导的市民暴动,这次暴动不光影响了周围大范围的起义斗争,更是以为其超越了封建等级的思想,有了土地革命的萌芽。所有的这些都极大的削弱了封建专制的力量,有利于革命力量与商品经济的发展。

就是这样,在商品经济发展和群众奋不顾身斗争的发展下,人的思想也不能不发生变化,他们愈来愈认识到圣人、君子不是天生的,佛教、儒教、神道也是为了维护人民统治和剥削、欺骗人民创造出来的。既然认识到圣人和君子是不重要的是欺骗人民的,相反他们就开始认识到群众的重要性,如山县大贰在他的公开书籍《柳子新论》中写道,在民众的反抗高涨的现在,如果英雄呼吁正义,发动群众,那么打倒幕府就象暴风雨刮倒大树一样地容易。

image
(大盐 平八郎画像)

幕府面对愈来愈严重的封建危机,也不是在听天由命等着被推翻,而是用尽一切力量去维护封建统治压制资本主义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锁国政策,锁国政策简单来说就是严禁一切日本船和日本人出国,同时一律不许日本人从海外回来,违反者处以死刑。对于他们来说不交年贡就不是本国人,所以对于国外日本人也丝毫不把他们看成日本人。除了朝鲜和琉球“通信之国”(就是新的将军上台他们派出使节来祝贺,没有通商关系)和荷兰和中国“通商之国”以外再不和外部世界接触。这样自然极大阻碍了商品经济发展,就这样在十七世纪甚至可以完成横渡太平洋并往返亚美欧三大陆这样壮举的日本人,这样拥有无穷气魄的、先进造船技艺的日本人民的发展便被锁国政策限制了。此后幕府为了挽救危机也实行了维护统治的享保改革、田沼意次的宽证改革以及最后的天保改革。这些改革都只是短暂缓解了危机,却不能根除危机。特别是在1841-1843的天保改革,这时英国已战胜清朝并逐渐把其变为半殖民地。这时候幕府依旧实行反动的政策,丝毫没有向前看的意思,这更说明了幕府的反动性与垂死性。


(锁国政策中唯一开放的港口——长崎)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在1853之前,经济上,日本商品经济已经充分发展,产生了新的商人和市民阶级,并且富农、批发商、工场手工业资本家也发展起来了这些都是倒幕的上层主要力量。在思想上已经认识到了群众的重要性,对人人平等和对幕府的批判加剧了,推翻幕府建立统一国家的思想已经有了萌芽。相反封建幕府和领主的力量不断被农民和市民起义和经济上的排挤所削弱,这样革命阶级力量愈来愈大,反动阶级力量越来越小,推翻幕府的革命力量雏形已经形成了,这样看仿佛只要等待资本主义因素进一步发展,条件再完备就可以打倒幕府完成资产阶级革命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了。但是不幸的是在隔壁1840列强已用炮舰轰开了中国的国门,将其变为半殖民地,列强即将要叩响日本的国门了,日本人民已经没有时间了!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