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镜像被封,开发工具为何触及特色逆鳞?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互联网作为先进的生产力,却被落后的生产关系所制约,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再比如人工智能,基因工程,大数据和全球互联等等本应造福人类的技术,都被资本主义异化为了巩固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只有破除了资本主义这个老旧的藩篱,我们才能让这些技术真正地发挥出它们的力量!
2.镜像站的需求源自某国资产阶级为了管控意识形态,搭建“防火墙”,阻碍某国与国际网络的连通,严重影响以数据形式存在的生产资料的下载速度。而如今又封锁镜像站,让从业人员获取生产资料难上加难。这赤裸裸地体现着资本主义就是落后的生产关系!

事情经过

6月6日,#上海交大#Docker Hub #镜像 加速器宣布因 #监管 要求被下架。

Docker Hub是目前最大的容器镜像社区,但由于中国防火长城的限制,程序员开发者从Docker Hub上获取容器镜像的时候很不方便。Docker Hub 镜像加速器可以帮助开发者更快地下载 Docker 镜像。

后续:上海交大在通知中删除了 “由监管要求” 和 “接上级通知” 等描述。

只许自己做,不许百姓说

先不谈docker到底犯了什么科条,仅仅是看前后两则通知的变化,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新时代的掩耳盗铃了。当上海交通大学发出镜像关闭的通知,并在文字中指明是应“监管要求”后,“有关部门”一看这事引起了网络关注,火速要求上海交通大学修改措辞去掉原因……这一套操作,生动地展现了特色连自己干的事情都不愿意承认的“优良传统”。

关于镜像、docker

相信很多读者朋友对镜像这个词很熟悉,早期镜像服务器也是广泛应用的一种翻墙方式。镜像服务器,顾名思义,就像一面镜子忠实地反射原网站的内容。如何运用到翻墙上呢?简单地说,GFW采用的是黑名单模式,原网站的域名和ip被封,我们完全可以注册另外的服务器和域名,在GFW发现前可以一直使用。你封的是鲁迅,和我周树人有什么关系?

可惜的是,后来GFW也不断升级,镜像服务器用来翻墙逐渐被精准识别,用的人稍微多一点就会很快被加入黑名单,因而逐渐淘汰。

我们这次提到的镜像略有差异:用于翻墙的镜像是在GFW以外的,而我们用在这些开发工具上的镜像则是在国内的。这些镜像的原服务器并没有被封,但多数没有针对中国大陆地区做优化;再加上跨境网关或有意或无意地丢包或者降低优先级,导致要么下载极慢要么根本无法正常下载。而在国内有镜像服务器时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只需要更改几个参数就可以满速下载各种工具,是遵守特色法律前提下的最优解。

docker的作用则是比较专业的问题,没有涉及计算机或者开发领域的读者无需深入了解;简要概括就是一种开发工具,能让开发过程更加地模块化、快速化(类似于Python的包,可以理解成一个一个的封装好的工具箱)。而这次被封禁的实际上是容器发布的镜像站,任何人在开发自己的docker后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发布,全世界的开发者都可直接下载使用。通俗地说,相当于造好一个轮子后共享给全世界,让其他开发者免去重复造轮子的工作,这样的开源精神对于开发有极大的便利作用。

然而看似无害的开发工具镜像又是怎么碰到了特色的逆鳞呢?笔者翻到了这样一个docker容器:


这下一切都说得通了,直接破案了——原来是我们伟大的总输寄的ai语音啊!国内平台是不允许个人提到这个名字的,即使是官方媒体提到了这个名字,评论区也是必定开启筛选。这下竟然有人敢于制作这样的工具在网上发布,特色自然是不能忍的。
(其实这个项目已经存在了一年多,这次docker镜像下架并不能肯定是因为这类项目;但特色有过此类“前科”——因有人上传翻墙软件和反政府资料而封锁GitHub、施压GitHub删除抗议996的页面等等,因此我们大可以保留这个可能性)

谈谈开源

就如GitHub如今的处境一样,若是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各大开源平台都被特色干扰甚至封锁一遍,那国内本就摇摇欲坠的开源圈子就更是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特色治下,一切不利于自身稳定统治(也就是所谓“不利于团结”)的消息和话语,都会受到网监部门的严密观察和控制;而少数的国外平台,如果影响不大就一刀切地全部封掉,如果覆盖面太广、封锁后阻力很大,那么就尽可能在连接上做手脚让其卡顿缓慢……不仅如此,全世界范围内还存在另外一重压力。大型的跨国互联网企业提供的各类服务,包括网站和应用,其实都不可能完全是自己从头写起,都是需要用到各种各样的开源项目。然而开源项目,顾名思义就是任何人都可下载使用,无需向作者付费,因而开发者都是“用爱发电”,项目被用得再多、起到的作用再重要,也无法支撑开发者的生存。且不少的大公司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有专业的法务部门应对诉讼,连起码的给用到的开源项目署名都不愿意,拿来就用还自称“自研”;或是随意拿到手魔改,然后被网友或原作者挂到耻辱名单上……

以上种种,都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开源遇到的各种挑战。而马列毛主义者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笔者以为,开源精神正是开发者们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与共产主义精神不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吗?在无产阶级专政及以后的时期,当我们能够严格地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甚至更先进的工作制时,当我们能够让绝大多数无产阶级不用累死累活加班就可以正常生活后,我们才能真正发挥开源的力量。想象一下,我们将更多的工作交予机器、交予人工智能辅助完成,更多的时间可以留给自己追逐兴趣爱好(这自然也就包括编写开源项目),那么借助广大群众的力量,开源精神将绽放出前所未有地盛大的花朵,那将是怎样一副百花齐放的图景!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