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几则小资文艺作品中的英雄形象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
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
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 以精英史观来看,历史是由少数精英分子创造的,人民大众只是盲流,历史舞台上的人物只能是少数社会精英,人民大众只是衬托。人民史观认为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正如毛主席所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种观念分歧在电影这种艺术载体为统治阶级的筑意识形态服务方面体现的淋漓尽致。文章最后讲的很好,为人民服务,任何人都可以成为革命斗争中的英雄。

编者按2 人民,唯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第一动力。从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无产阶级的斗争不需要资产阶级“精英”、“英雄”们指手画脚,我们要团结一致,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与大资产阶级有所不同,小资产阶级向来也有属于自身的意识形态,或许要构建自身理想中的社会,或许要讽刺腐朽的大资产阶级,而这些想法会在文艺作品中化为一些英雄形象来展现,那么本文就盘点几则小资产阶级心文艺作品中的英雄形象。

一:默默拯救世界却得不到大众理解的形象

该案例出自于克里斯托弗·诺兰所导演的《蝙蝠侠 黑暗骑士》,作品中的情节是原先受人民敬仰的检察官哈维被小丑蛊惑变成杀人犯,而蝙蝠侠为了维持哈维的形象选择自己担下杀人罪名,对于不了解马列毛主义的普通观影者而言,这些情节还是挺震撼的,但是一旦了解了马克思主义,从人民史观去看待问题,就会发现这之内传达的意识形态极其反动,在诺兰的电影里,人民群众的形象往往是愚蠢的,没有领导者就只能陷入一片混乱,诺兰特意塑造出了这样一个所谓的无法向群众揭露的矛盾,也不过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精英主义幻想,贬低人民群众的智慧,影片中其他的一些探讨人性的情节,也充斥着小资产阶级的唯心主义幻想,忽略了人在面临利益抉择之前的物质基础。

二:表面上花花公子但是在背后干正事的形象

该案例同样出自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一些电影作品,上文中所说的《蝙蝠侠》以及去年上映的《奥本海默》中都有类似的情节,蝙蝠侠中的主角布鲁斯韦恩,身为超级富翁,白天是标准的花花公子,在酒店美女泳池之间来回穿梭,而夜晚却化身蝙蝠侠来维持正义;而奥本海默一方面要做原子弹的科研研究,私下还和当时的美国共产党有关联,而在公开场合还是会在类似酒吧的场景风花雪月,其实也不难理解这种形象塑造的背后是何用意,一方面展现出社会普遍的人性恶,普通人都向往花天酒地,从而塑造出特定人物“出淤泥而不染”的特质,另一方向自然就是给资产阶级脸上贴金了:嘿,别看我们平时花天酒地,背地里我们可都是为了社会在默默奋斗呢。可以说是充分体现出了诺兰作为资产阶级文艺作者的反动立场。

三:以个人力量去对抗整个腐败高层的形象

该案例普遍出现在日本的动画漫画文艺作品中,与美国那种彻底化的精英主义和对制度本身的自信不同,日本的许多文艺作品中存在着一种小资产阶级式的反抗,具体的案例作品很多,著名的UC高达系列中有这样的情节,近两年热门的动画《咒术回战》中主角五条悟的做法也是如此,存在反抗的意识,这是相对进步的,但是以个体力量去反抗整个体制,从现实角度来看是不可能的,而在这些作品中,解决方案也只能是机械降神式的,高达作品中使用了拥有极强个人能力的新人类设定,而咒术回战中的五条悟这名角色,更是拥有着几乎无敌的个体战斗力,这些情节设计无一例外都体现出作者的小资产阶级立场,认识不到人民群众无穷的力量,因此也只能从唯心主义出发并在作品中实现自己的幻想。

其实归根结底,小资产阶级们的通病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忽略或贬低人民群众的力量,个人英雄主义的思想,以及作为其源头的资产阶级唯心主义。那么与这些形象所对立,从属于无产阶级文艺形象应该是什么样的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当中的主角保尔柯察金无疑是一个典型了,即便自身的家庭条件和个人能力并不出众,也依然能够全心全意为革命服务,自身出现错误时也能够做到自我批评和改正,既贴合现实实际,也符合阶级立场,既树立了榜样形象,也没有脱离人民群众的能力范畴,任何人只要愿意参与革命,愿意为无产阶级的未来而斗争,就可以成为保尔柯察金这样的人物,现在再反观资产阶级所塑造的诸多英雄形象,不是家产万贯,就是拥有荒谬的超能力,无比脱离实际,可以说资本主义介于自身的腐朽,也只能用这些荒谬的形象来传递诸多落后思想,这是资本主义的局限性,而广大无产阶级,应当认清这些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英雄形象,真正的英雄,是从群众当中产生,并最终回到群众中为群众服务的,只要认识到这些,任何人都可以成为革命斗争中的英雄。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