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共投降,希共缴枪,意共议会斗争。西欧各共产党的失败究竟是斯大林的指使还是机会主义者的叛变?我们又从中学到了什么?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不能对帝国主义投降,对帝国主义投降的唯一后果就是秋后算账,妄想学习陈独秀的机会主义路线,必然遭遇失败。要有斗争的本钱,以斗争求团结。
2.放弃武装斗争的议会道路之所谓机会主义路线,所面临的失败和毁灭的必然而然的,没有枪杆子,何来的无产阶级政权杆子?

中文互联网中向来不缺少这么一种说法:法国的战斗部队向戴高乐与美帝国主义投降,希共向政府军缴枪,意共放弃斗争转向议会。一切似乎都是一个原因----斯大林的指使与共产国际的命令。尽管知道另有原因,但笔者在国内外互联网并未找到答案。直到前不久,笔者才清楚法、希、意三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来自于党内机会主义者的叛变!

法国共产党的失败有美帝国主义与以戴高乐为首的资产阶级政府放糖衣炮弹的原因,但更多是直接源于多列士,这位机会主义者的叛变。多列士为适应资产阶级的需要,奉戴高乐为“法国复活”的救星。不管是在先后成立的“全国抗战委员会”“法兰西民族解放委员会”“民族解放委员会”中,在多列士领导下的法共都放弃了领导权。并在法国解放后接受戴高乐的提议交出了枪杆子----50万的法国国内战斗部队与爱国警卫队。

希共则因为党内长期右倾投降主义的泛滥,幻想建立“代议制民主政府”取得革命胜利。加之西安托斯投降主义的指导。希共解散了多达20万人的希共人民解放军,并上交了枪支。

意共的领导人陶里亚蒂则反对十月革命的路线,声称“今天意大利工人所面临的问题不是俄国干过的事情”,于是在陶里亚蒂的领导下,意共放弃了武装斗争走向了议会道路渴望“和平长入”社会主义…

那么这三国放弃武装斗争的共产党下场如何呢?

法共投降后走向议会道路,一开始占有多数席位。但在资产阶级政府于1958年修改选举法后,席位只剩了不到10席!希共在缴枪后遭到了反动政府的疯狂反扑。1946年9月希腊国王乔治在英国帮助下复辟。对希腊人民实行白色恐怖与大屠杀。而意共则由原来的400余万选票和105个议会席位,位居第三大党。到同年10月后成为在野党。最后在1948年陶里亚蒂吹嘘可以“指出一条朝社会主义发展方向的道路”的“共和国宪法”下,意共和革命人民遭到了大规模的逮捕与屠杀。

笔者曾经找到过一个答案:斯大林反对法共、意共继续武装夺取政权,支持参加战后政府,但主张把武器藏起来。笔者认为这个答案是相对客观的。迫于苏联战后重建的需要,各国共产党要进行短暂的退却,和敌人虚与委蛇。这就和布尔什维克在一定时期内参加合法斗争是一样的。这绝不是放弃武装斗争,而是为坚持武装夺取政权创造形势。试想在70年代资本主义世界危机加剧的时机,各国共产党武装斗争是否会拥有更好的形势呢?

我们作为马列毛主义者必须要清楚的认识到:

“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是对的。”
————《毛泽东选集-战略和战争问题》
IMG_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