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染红的大树:赵国资产阶级是怎样在莫桑比克的战火中谋利的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非洲大地的资源没有属于开采、种植它的劳动者,而是属于当地的剥削者、属于远洋的各大帝国。各帝国用武装、政治等各种手段去争夺这片土地上资源,只不过中帝由于其披红皮装马列的行为以及自身尚处二流帝国的原因导致其不敢像老牌帝国一样光明正大地去扶持自己的代理人。因此我们要明白,不论是何种武装都应当进行阶级分析,看似是好的武装但实际上也脱离不出为帝国主义服务的境地,只有以马列毛主义为指导的革命政党才能够真正地带领被殖民地人民展开斗争迎来解放。
2.帝国主义经济侵略他国不仅仅靠着买办政府,更资助反政府武装与地方武装。简而言之,什么样的形式适合帝国主义的中修进行掠夺,他们就支持造成这种形式的团体,即使这个组织是反人类的,只要能够给中修带来利益,他们就可以蒙上眼睛。维持受到经济殖民的国家的混乱。

腐朽的军阀之间相互割据,各个势力残害着人民、压迫着人民,那是我们曾经历过的一系列状况,而在今天的非洲大陆与许多第三世界国家里,这种行径仍然在源源不断的产生。

屠杀、清洗、战火,在这片土地上止不住的蔓延,许多的帝国主义国家对于这一切不仅仅是漠视的态度,而且还企图从中寻找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好处,最近各媒体平台发布的一些数据资料细查之后更表明,赵国有着这种从血池里面淘“金子”的行动:

“一个设在美国和英国的慈善机构环境调查署(EIA)本周的一份报告称,该地区(莫桑比克)的其他自然财富之一,——在中国备受推崇的豪华硬木,正在进一步助长当地的战斗。”

“环境调查署表示,其中只有一部分木材来自反叛活动肆虐的地区,估计德尔加杜角约30%的木材来自反叛分子控制的森林。”

而且,再延需这一环境调查报告的细节去往下去发掘、寻找,便能看见在更早的一段时间里,莫桑比克的官方政府就以发布了一些调查信息表明,赵国资产阶级的木材开采项目与当地的一些武装存在着怎样的勾结:

“莫桑比克政府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告——《全国恐怖主义融资风险评估报告》(National Risk Assessment on Terrorism Finance Report)——称伊斯兰激进组织青年党(al-Shebab)反叛分子利用非法木材贸易‘为暴力重燃提供燃料和资金’。”

9

并且再更早一段时间里对中国非法开采木材的调查数据中就表明,赵国资产阶级的许多木材开采项目经常涉及走私等行径:

“对原木的渴求阻碍了非洲国家木材加工业的发展,因为这些国家将大部分的原木都出口到中国,特别是刚果,加蓬、赤道几内亚和莫桑比克。高涨的需求连同薄弱的森林管理推动了森林的非法采伐活动。许多报道都强调了中国在非洲一些国家的非法采伐和木材走私中的角色。”

“2011 年 12 月:彭巴港口当局在发现 161 个集装箱的非法原木后,扣留了船只—— Kota Mawar。这些木材为五家中国公司所有——莫桑比克第一国际(Mofid),天合,Pacifico,森联和 Alphaben。”

8

“徐先生自2007 年起负责森联公司的业务,据他说,该公司在德尔加杜角省及尼亚萨省拥有 6 万公顷的森林采伐权,每年对华交易木材总量约为1万立方米。森联公司在2012年4 月遇到了一个问题,当时公司有34个原木集装箱在出口过程中被查获。徐先生说,他正在和曼德莱特合计,恢复其非法原木运输。‘跟他说过了他明年每问题他明年要把我这个事情搞定…他以前是农业部部长,因为他…各个省的厅长都是他的下属明年可能会有一些好的禁产。’”

1

“森联公司除从莫桑比克走私原木外,还涉嫌从事象牙非法贸易。”

接着如上的信息我们就可以更进一步的梳理清楚“莫桑比克的叛乱”与赵国资产阶级关系,梳理清楚赵国资产阶级在当地的行为是多么的畜生。可以发现,刚刚许多的信息中都有提到“德尔加杜角”,而这也是当地叛乱的一个火热之地:

“莫桑比克伊斯兰动乱是莫桑比克德尔加杜角省现在进行中的武装冲突,为伊斯兰主义的武装组织圣训捍卫者与莫桑比克国防军对抗,目标为在莫桑比克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冲突中平民也多次成为伊斯兰武装的攻击对象。”

而这里的“圣训捍卫者”组织正是《全国恐怖主义融资风险评估报告》里面的“伊斯兰激进组织青年党”的一种变相称呼:

“伊斯兰武装组织圣训捍卫者名称的意思即为‘捍卫圣行的人’,其名称与2003年至2007年在伊拉克与美军对抗的民兵组织圣训捍卫者相同。另外当地人因其成员多为年轻人而称其为‘青年党’,但其与索马里的青年党是两个不同的组织。”

而“圣训捍卫者”的口号中,虽然喊出“反西方”的目标,但其本质可不是一个帮助落后国家抵抗侵略、进行民族、民主的武装,而是一个腐朽、腐败份子组成的落后武装,对于当地的群众有着残忍的迫害:

“该组织认为莫桑比克的伊斯兰教已堕落,背离了先知穆罕默德的教诲,因此其成员会持武器进入清真寺,强迫其他穆斯林遵守其极端的信仰。”

“该组织反基督教与反西方,并禁止人们进入医院、学校等其认为‘反伊斯兰、世俗’的场所”

“圣训捍卫者武装分子曾受到莫桑比克前警察和前边防士兵的培训,这些前警察和士兵因被解雇所以对政府怀恨在心,故而支持该团体。”

“该团体经常对当地安全部队和平民发动袭击,企图在该地区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

“2020年3月23日,被当地人称为“青年党”的伊斯兰武装短暂占领滨海莫辛布瓦。2020年上半年,德尔加杜角省至少发生195起暴力袭击事件。8月12日,圣训捍卫者再度占领滨海莫辛布瓦。截至2020年9月,德尔加杜角省的冲突造成超过1400人丧生,20多万人流离失所,同年11月,伊斯兰国在莫桑比克足球场斩首杀害50人。”

“尽管‘青年党’带有强烈的圣战色彩,但他们也不分青红皂白地针对穆斯林信徒。”

“2024年2月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声称对多起袭击事件和人员伤亡负责,特别是在南部德尔加杜角省。经过几个月的相对平静后,暴力事件再次猖獗,迫使数千人因害怕报复而离开家园。自12月22日以来,已有超过71,000人因袭击或担心非国家武装团体袭击而被迫迁移。在流离失所者中,69%是妇女和儿童,他们在人道主义危机的背景下非常脆弱。”

继续深入剖开“圣训捍卫者”的所作所为,还可以发现,其资金确实涉及到各种当地的走私项目而发达起来的,一方面证明这个组织是一个与黑帮资产阶级紧密勾结的腐朽存在,一方面也是作为赵国资产阶级与其勾搭的又一紧密证据,也更进一步的为我们说明这个组织和“民族解放”“民族独立”“反抗帝国主义压迫”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的所作所为除了达成自己和当地黑帮资产阶级的利益以外没有给“反帝”和“帮助第三世界人民进行反帝建设”带来任何好的贡献,反而跟赵国资产阶级的走私项目勾搭在一块更加凸显其为达自己的利益目标,不惜和这些迫害当地群众的帝国主义资产阶级进行合作:

“截至2018年8月,莫桑比克警方已辨认出五名首脑。另外该组织的资金来源为走私海洛因、象牙等禁运品。”

“该团体的资金主要来自非法走私象牙、木材、毒品和红宝石等产品以及人口贩卖。”

而“圣训捍卫者”这一组织既然作为伊斯兰国(isis)的一个分支出现,由此也希望各位朋友能更明确的认清许多伊斯兰国(isis)的零零散散组织,其举止措施跟“反帝运动”是相脱离的,甚至一些群体还和帝国主义之间还有着密切的勾结。可以说如果哪一天这些国家里出现反帝的民主、民族解放的武装,或者是共产主义的武装,这些排外的、与黑帮资产阶级、帝国主义密切勾结的组织并不会向它们伸出援手,而是残忍的挥舞屠刀。这些落后武装的存在就像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土匪一样,虽然土匪与日、伪军有着时不时的战斗、冲突,但有时他们和大地主以及一些资产阶级勾结在一起,对八路军的战士们进行骚扰与杀戮,甚至在一些需要的时候他们还和日本人、伪军勾结。因此在抗战时,我党还经常对于一些匪徒进行剿匪运动,以防止他们带来侵害。

并且如上的种种信息更表明,虽然赵国的资产阶级对于前一段时间莫斯科的袭击事件是表示哀悼的,在外交场合下还对这种行为表示反对。但是背后赵国资产阶级自己又用无数的行动证明,他们自己不仅仅不反对这种行动,还是这种行动的最大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