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四)--读《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有感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 在资本主义国家中,统治阶级会使用各色各样的手段,来歪曲国家的定义。比如“全民国家”这样的概念,资产阶级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妄图调和阶级矛盾,然而阶级矛盾客观存在,它是无法调和的。我们只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解决阶级矛盾,才能将人类的历史向前推进。
编者按2 国家是阶级斗争的产物,代表着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胜利成果。因此,世界上尽管被人们用种种理论划分出许多国家类型,但它们表现出来的总形式也只能有两种,要么是无产阶级专政,要么是资产阶级专政,只有明白了这一点,才能更坚决的去完成斗争。

下载 (1)

书接上回,在讨论了国家的起源并给所谓神圣的国家祛魅的同时,一些唯心主义者把国家的产生归咎于人的意识观念起到了决定作用,是意识的产物。然而这样子就造成了好像国家是可以根据人的意识而随意发展自身社会形态的,个人是可以随意决定历史进程的。这往往造就了很多历史唯心主义者,把历史的进展完全归公到个人的意志上,仿佛盛则归咎到圣主明君,衰则怪奸臣当道一样,不可避免地夸大个人对国家发展的作用。

但是这显然不符合人类历史的发展,我们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眼光去研究历史,研究国家社会的形态。国家是阶级分化的产物,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互相作用的结果,人不可能超越自身的阶级属性去随心所欲改造国家。正像农民阶级有自身的阶级局限性,因此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不是招安失败就是打倒一个皇帝再立一个新皇帝一样,资产阶级也不能超越自身阶级局限和生产关系克服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一样。随着无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将会是革命最彻底的阶级,它不仅将消灭资产阶级的存在,也将消灭自身的阶级的存在。因此国家绝不是靠人的意志就能凭空出来的,但是作为自身阶级属性的人,却可以主观能动的反作用于国家形态的发展。例如社会主义时期的中国,在经历了三大改造之后,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又巩固了社会主义,巩固了无产阶级专政,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和实践。但是,随着走资派夺权,革命派下场,资本主义不可避免走向复辟。在历史上革命与复辟是常有的事,主要取决于阶级力量的比较,所以说国家历史的发展也是螺旋上升的而不是线性发展的。

恩格斯在书中这么说:`

“可见,国家绝不是从外部强加于社会的一种力量。国家也不像黑格尔所断言的是“伦理观念的现实”,“理性的形象和现实”。确切地说,国家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承认:这个社会陷人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而为了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就是国家。”

`

也有一部分改良主义者,迷信资产阶级民主法制,夸大资产阶级国家法律制度的作用,不承认国家的阶级属性。把民主和法治作用看作是超越阶级,平等作用到每一个身上的存在。通过完善民主制度与和法律,社会就能得到改良,贫富差距就会缩小,经济危机也能克服,阶级之间也可以调和。然而法律制度也是由占据统治地位的阶级决定的,民主制度也只是资产阶级的民主而已,无产阶级能做的只是每隔几年选举一位统治镇压他们的领导人而已。尽管通过完善法律确实制度有缓和阶级矛盾的作用,但是其法律也必然是服务于自身阶级利益的,为阶级专政而制定的,不可能是缓解统治危机的灵丹妙药。而绝对的法治也是不可能存在的,当被剥削阶级威胁到剥削阶级的地位时,必将无视法律的约束,利用专政手段打击革命群众。历史上英国的宪章运动,资本家无数次镇压工人罢工起义,就说明了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工人想通过资产阶级民主选举的手段来建立社会主义,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些铁的事实是对改良主义者的春秋美梦最好的回击。“因此,对普选制的看法是测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书中是这样子回答那些改良主义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