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家的主人公”到“社会的边角料”,只是所谓自嘲吗?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下,劳动者唯一的价值便是提供低廉劳动力、成为资产阶级的垫脚石,河蟹再怎么巧舌如簧也不能掩盖资本主义吃人的本质。也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才能让人民真正当家作主。
2、一切剥削阶级都要宣扬剥削压迫有理,宣扬从来都是多数人被少数统治者踩在脚下,宣扬这是劳动者的宿命,只有认命并从被剥削被压迫中找到“正能量”才是劳动者的“美德”。然而从盗拓、斯巴达克思到工人赤卫队、造反派,觉悟的劳动者不信剥削阶级的邪,高举造反有理的大旗,把他们的‘’岁月静好‘’砸个稀巴烂。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践早已证明最广大劳动群众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翁,在一切事业中发挥主角的作用是完全可能的。21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将在更高水平上继续无产阶级专政和继续革命的事业,直到剥削阶级这一寄生的真正社会边角料彻底被消灭且永远不能再产生。

近日,浙江宣传公众号发文《我是“社会的边角料”吗》,旨在对社交平台上的类似心酸的自嘲施以正能量。尽管如此,官媒虽百般吹捧普通人的不平凡,最终也只能空洞地说,“只要认真地活着,谁都不会是‘社会的边角料’”。

然而对于我们这些在资本主义下,显然只会是“边角料”的无产者来说,难道只能喝喝这些官媒的心灵鸡汤进行心理安慰吗?

该文先从现实入手,称“网友代入‘社会的边角料’这个梗,有一定现实原因。”,再举几个事例,苦口婆心地声称这些自嘲是由于“内卷”与“内耗”等社会现状产生,至于这些“内卷”与“内耗”又是从何而来的,官老爷没说,咱也不敢问了。

不过我们官媒也总是不忘加以“升华”,“其实,在大时代的风云激荡下,总会有人遇见繁华,也有人身处一隅;有人咬牙坚持,也有人遗憾退场;有人乘风而起,也有人拥抱平凡…这些都不可避免。所谓“社会的边角料”的境遇与失落,并非哪个时代、哪个人独有。”“并非哪个时代、哪个人独有”,这难道不是只有在少数资产阶级压迫大多数无产阶级的资本主义下才有的吗?

在1975年朝鲜《劳动新闻》记者访华通讯中,就提到“我们在中国各地的工厂、企业,见到了许多革新者和工人。他们在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的英明领导下,具有国家主人翁的觉悟,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大胆革新技术,增加生产,建设着富强的新中国。”其中,在上海,一万三千吨货船“风庆”号船长这样说“这艘船是江南造船厂的工人用一年多时间造出来的。我们远涉重洋,航程万里。当我们乘着中国工人阶级靠自己的力量和技术制造出来的海轮远航时,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这样的骄傲和自豪,难道是“社会的边角料”能有的吗?不,只有国家的主人翁才会有这样的体会。但我们也不能忘记会有老保来抨击无产阶级专政是多么多么黑暗,这能怪他们吗?不能,因为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这些资产阶级残余如果没有改造过来,那么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中只会逐步成为“社会的边角料”。而他们一旦妄图出来捣乱,那是要被坚决镇压的,最终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只能这样胆战心惊地度过余生。

所以,我们发现,所谓的“社会的边角料”,归根结底,是由阶级地位所决定的,在资产阶级专政下,占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处于被压迫的地位,才会出现这么广泛的心酸的自嘲。因而,我们要警惕官媒的洗脑,浙江宣传此次的发文呢,就是为了进一步驯化无产者,才会对自嘲出现的根本原因避而不谈,而是归结于所谓的社会问题,这大概就是赵国的新型鸡汤术吧。但现如今,资本主义已然面临困境,资产阶级媒体的这些安慰,也是越来越无法平息无产阶级的怒火。无产者会在实践中一步步建立自己的先锋队,带领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绝不做“社会的边角料”,而是终将成为国家的主人!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