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民族主义观点将赫鲁晓夫前的苏联贬为帝国主义:由新疆三区革命说开去(一)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盛世才作为一个典型的投机份子,他的立场是随着时局的变化而变化的。并且最终坚定的走向了反革命的一方,暴力屠杀共产党员。可见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机会主义分子总是不断的冒出来,他们有时出现在外部,有时出现在党内。机会主义者不是为了革命,而是为了自己浅薄狭隘的利益。
2.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革命党根据斗争需要一方面要建立广泛的人民统一战线,但另一方面,革命党也需要应对各种潜伏伺机的落后、反动力量,尤其是在大西北地区,这种矛盾更加尖锐。越是复杂的斗争,就是凸显无产阶级先锋队建立统一反帝反封建战线过程的紧要性和迫切程度。

近几年来,随着赵修政权愈加失去公信力,左派和自由派舆论力量的增强,加之互联网加快了不同区域内的信息流通,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也出版了一批解密档案,中文互联网上对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个已经不存在的国家风评逐渐由较有好感逐渐转变为厌恶。

在对苏联的批评中,有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他们是从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角度来反对苏联;有托洛茨基派和一些反列宁主义的左派,说苏联是“堕落工人国家”,背叛了革命;也有能分清列宁主义和修正主义的左派,这就包括我们马列毛主义者,我们认为赫鲁晓夫上台后的苏联就走向了修正主义,是社会帝国主义,而对于列宁斯大林时代的苏联褒远大于贬。

我们本文要着重说的下面这一类别,是在中文互联网上反对批评苏联的主流:

有不少赵国的民族主义者,他们批评苏联曾经在历史上“侵犯中国的主权,破坏中国经济建设”,举出如苏联渗透新疆发动三区革命、部分苏军在东北的恶行、苏联入侵珍宝岛事件等等例子;

亦或者自我带入一些历史上跟苏联有武力冲突的小国(如芬兰、波兰、捷克斯洛伐克、阿富汗等),认为这些国家曾经受尽“苏军帝国主义般的铁蹄凌辱”,因此这些小国政权后来的反苏反共行为或极端民族主义的抬头就是合情合理且完全正义的,民族主义者也从这个角度来反对共产主义。

我们的立场在上面已经表明了,即反对修正主义苏联,支持社会主义苏联,所以我们也在某些问题上和他们持相似的立场(如反对苏修入侵阿富汗、捷克斯洛伐克、出兵珍宝岛等等),但民族主义者也有不少基于自己意识形态的无脑批判和一些对事实的基本错误判断,这就包括把斯大林时代的苏联(社会主义苏联)也无脑的称为帝国主义。这里我们就以三区革命为例,解释一下为什么苏联对新疆的所谓“控制和渗透”不仅没有迫害新疆人民,反而帮助了新中国政权顺利收复新疆,助推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

由于三区革命也是个不小的篇幅,本文需要分成几部分来论述。

“新疆王”盛世才

要说到三区革命前的新疆,就不得不说到盛世才这个人。(以下部分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盛世才(1897年1月8日—1970年7月13日),1933年至1944年间新疆军事、政治首长,是这段时期新疆实际的控制人,有“新疆王”之称。原本是前新疆军阀金树仁手下的军官,1933年新疆发生兵变,盛世才乘机取得大位。


盛世才

据苏联解密档案,1932年8月盛世才就写信给斯大林,表达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还有推翻南京政府并建立社会主义国家的愿望,以及在新疆建立共产党支部的需要。他强调自己长期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要求斯大林,莫洛托夫和伏罗希洛夫允许他加入苏联共产党。

不过,斯大林,莫洛托夫和伏罗希洛夫表示赞赏盛在安抚新疆方面的作用,并表示对他的坚定信任,但否定了他加入共产党的要求。

同年,盛世才在与马仲英、张培元等军阀对峙时,为防止自己的政权被夺,向苏联驻新疆总领事表示,希望能够得到苏联的支持。苏联回话说:“要想得到我们的支持,必须反帝、亲苏。”

于是,盛世才向斯大林写了一封亲笔信,并宴请苏联总领事时邀请其参观自己的书房,介绍书架上《资本论》、《共产党宣言》等著作的来历。但实际上许多书都是原新疆省边防督办公署参谋陈中的,其中好几本还有陈中批阅的笔迹,有一本书上还有陈的印章,这些书实际上是陈中被盛世才杀后盛没收来的

为了争取苏联总领事的信任,他还信口开河说,这些书都是他密藏的,他在学生时代就相信社会主义,即使在金树仁白色恐怖时期他也经常研究马列主义、社会主义。他认为中国只有走共产党的道路才有前途,因此他希望与苏联合作,在新疆建立苏维埃政权。马仲英、张培江都是国民党反动军队,要将他们消灭才能在新疆建立苏维埃政权。1933年底或1934年初,盛世才又向苏联驻迪化副领事卡宁提出加入联共,但没有被同意。

1934年1月,马仲英亲自率领骑兵旅两万人,从吐鲁番出发,于1月12日包围了迪化。为了解其围困,盛世才只得求苏联援助。为了表达他对共产主义的“忠诚”,曾要求将新疆作为苏联的一个自治区或加盟共和国,从而骗得了苏军的援助。苏联派出“阿勒泰”军解了迪化之围,并迫使马仲英一直退到了南疆。1934年初,盛世才借助苏联力量击败伊犁镇守使张培元。至此,盛世才在苏联的帮助下,消灭了政敌,坐稳了新疆督办的宝座。

盛世才执政期间主张新疆省自治,此为1933-1942年10月间所用省旗
盛世才主政新疆期间设立的省旗,红色六角星代表他主政时颁布的“六大政策”制度(反帝、亲苏、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设)

在这之后,盛世才逐渐彻底投靠苏联。在此期间也多次帮助中国共产党人在苏联和新疆的工作,方便了苏联和边区的贸易和人员往来。

1937年4月底,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陈云(化名施平)、滕代远(化名李光)、冯铉(化名萧立)、段子俊、李春田等奉中共中央之命由莫斯科抵达迪化,迎接红军西路军左支队进入新疆。此后,陈云、滕代远任中国共产党驻新疆代表,盛世才和中国共产党发生了直接的联系。黄火青回忆:“开始,他还要求入党,表现得很积极,说朱总司令也是我的总司令,还喊毛主席万岁。他也想镀金,想加入共产党。 陈云在时他也提过。我们那时候说,你不加入比较自由些,你说话起的作用大些,这是我们拒绝他的话。我们没有答应他。”

盛世才倒向苏联后,吸引了大量内地的人才前来新疆参与建设,但这些人后来大部被盛世才以各种名义杀害。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苏联遭受纳粹德国闪电战袭击,损失空前。1941年秋,蒋介石又成功争取到中央军驻防河西走廊,控制地方党政的机会,开始威压新疆。1941年秋,胡宗南派李铁军出任河西警备总司令,进驻甘肃酒泉,随时准备开入新疆。盛世才估计形势,认为苏联即将灭亡,于是又转而开始投向蒋介石。

后来,盛世才又炮制了“反政府阴谋”和“阿山事件”。“反政府阴谋”中,盛世才借自己弟弟盛世骐被枪杀一事,指责苏联派外交官员实行谋杀,盛世才和苏联的紧张关系升级。1942年5月27日陈潭秋向中共中央汇报,指出盛世才反苏反共已公开化。

1942年6月,盛世才和蒋介石秘密达成协议,正式投靠国民党,在迪化公开成立国民党党部,盛世才开始在新疆逮捕软禁中国共产党员。

但此后因蒋中正对新疆用兵,盛世才开始采取对策,准备把国民党势力逐出新疆。为寻找退路,盛世才企图再次投靠苏联。但此时苏联政府已经对盛世才彻底失望,拒绝了他的要求。1944年9月11日,盛世才离开新疆到重庆赴任。至此,盛世才在新疆历时11年5个月的军阀统治宣告结束.

从上面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盛世才实际上就是个奉行投机主义的军阀,他想要在新疆维持统治,但自身实力又过于弱小,于是就像一个讨口子一样左右逢源。苏联强大时就投靠苏联,看着苏联好像不行了就又投靠国民党。他在任期间,还发动了几次“大清洗”,但其实就是借苏联“大清洗”运动的名头来清洗在新疆的异己势力。

比如,从1937年9月到1938年1月,盛世才在新疆大抓“托派”分子,共逮捕了2000余人处死,其中包括喀什行政长马绍武等。 1940年,盛世才发动了第二次大清洗,自称部分新疆政府官员阴谋在当年“九一八”民众纪念大会上发起暴动,建立托派力量和汪伪力量的联合政权。盛世才把杜重远等一大批人士逮捕、杀害、监禁。

由于盛世才不坚定的立场和胡乱清洗镇压,苏联抛弃他只可能是时间问题。

在1942年盛世才逐渐投靠国民党后,苏联为了对抗盛世才集团,开始联络新疆内部的亲苏少数民族人士,这其中包括在新疆的少数民族共产党人,也有一些怀着朴素民族意识的少数民族群众,还包括一些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伊斯兰主义者。这些人成为了后来进行三区革命的基础力量。最后一支力量也将给三区革命蒙上某些不光彩的一面。

剩下的历史,笔者下周再讲述给大家。

目录

:closed_book: 不要用民族主义观点将赫鲁晓夫前的苏联贬为帝国主义:由新疆三区革命说开去(一)
:closed_book: 不要用民族主义观点将赫鲁晓夫前的苏联贬为帝国主义:由新疆三区革命说开去(二)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