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跃进?艾跃退!——揭开特色豢养的所谓毛泽东思想研究者的丑陋画皮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河蟹从来不缺御用的“马克思主义者”,艾跃进的红皮哄骗了不少泛左翼,他流传最广的几句话也不过是避重就轻的废话,我们要认清这些赵国走狗的真面目,并揭露其歪曲马列毛主义的罪行。
2、决不能用是否说过毛主席好话或是否赞颂过毛泽东时代和文革来判断某人、某势力的根本性质。只有根据对阶级斗争的真实态度、在阶级斗争中的实际表现才能做出科学定性。其中在当代赵国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如何判断赵国国家的阶级性质、如何判断赵国的社会性质?如果否认或模糊赵国国家资产阶级专政的性质,还寄希望赵修‘’左转‘’;如果否认或模糊赵国帝国主义的社会性质,为赵帝的争霸扩张摇旗呐喊,那无论如何歌颂毛主席、无论高喊多少革命口号,实际都是赵国资产阶级的帮凶走狗!艾跃进就是其中一个典型。要成为真正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马列毛主义者,就必须识破艾跃进之流泛左翼的画皮,用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观点检验一切。

“艾公千古!”这是我们在中文互联网中不时能够看到的一句话,那么其中所提到的艾公又是何许人呢?艾公,全名艾跃进,原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2016年4月21日逝世于天津。一个都已经逝世近8年的人,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来“鞭尸”他呢?实在是因为艾公时至今日,依旧有着不少拥趸,甚至被冠以“毛主席的好学生”、“人民战士”、“共产主义战士”等称号。这也就使得一些新同志或者群众看到这些红之又红的称号,自然想到这么一个问题,如何评价艾跃进?这时笔者身为一个马列毛主义者,自然怎么也得在我们艾公祭日到来前,写篇文章助助兴,如果能让大家对其以及其所代表的是哪一类人,有更清晰的认识,那笔者也就心满意足了。
艾跃进,我们看名字就能猜到,他是出生于大跃进时期的,自然也完整地经历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其在改开以来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宣称“我也不是所谓左派”、“我也不是毛派”、“我是人民派”种种言论,仿佛又是一位一心为民的擅于研究毛泽东思想的大师,如何不令人肃然起敬?
可惜这些不过是这为沽名钓誉的老粉红用来包装自己的画皮,我们自然要用马列毛主义这一武器来揭露,他那与邓矮子,不能说十分相似,只能说一模一样的丑恶嘴脸。此话怎讲呢?我们总设计师能够一边大言不惭地说出“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这样的话,一边大肆倾吞国有资产,解散人民公社,让众多农民与工人颠沛流离。而我们艾公则是一边说着“人民派”、“我一律向着穷人”,一边在大下岗时,却冷眼旁观,殊不知又钻到了哪一派去,其二人实在是机会主义分子的好一代徒子徒孙。不过,笔者今天并非来盘算艾公的所作所为,因为此事,诸如陈二饼这类的“艾学家”已然有所涉猎了,因而与同志们一同来看看其言论的可笑之处。
“尊严只在剑锋之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当我们艾公以铿锵有力的语音,说出这句话,不免就让人热血澎湃,仿佛有了枪杆子就什么都说了算。但是这是毛泽东思想吗?是的,毛主席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战争和战略问题》),但同样也说过,“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论持久战》)。这两者,我们乍一看,似乎是互相矛盾的,但实则是点明了,为了革命斗争的成功而我们必须去了解的对于社会力量的多方面分析。对于国家性质的认识,使得我们明白通过革命斗争推翻它的必要性。而人比武器更重要这一论断概括了这样的认识,即在正确的领导下,群众对压迫的反抗不是配备着最精良武器的反动派所敌得过的
历史也是这样,无论是列宁领导的俄国内战还是毛主席领导的土地战争与解放战争,无产阶级军队在大多数时候都不是有着“剑锋”与“大炮”的一方,却依旧打败了强大的反动派,这是由无产阶级在先锋队的领导下爆发出来的革命性所决定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
而艾跃进呢,仗着官僚资产阶级在背后撑腰,鼓吹“尊严只在剑锋之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你要说是为了革命,恐怕同志们也都不会同意,因为这显然是站在国家的立场,换言之也就是赵国如今的统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的立场。艾公如此强调国防,难道赵国如今还是抗日战争前的半殖民地吗?是为了自卫吗?不!显然不是!我们知道,仗着文革留下来的遗产,赵国有着完整的工业产业链,发展到如今,早已成了帝国主义国家。因而我们艾公的言论,就是为了帝国主义战争作舆论准备,好让我们千千万万无产阶级为了资产阶级的“真理”与“自尊”,到战场上充当炮灰。这样的言论,我们马列毛主义者又如何不应坚决地加以批判?
这时候或许就有理中客感到不服气了,他们或许会说:“你这不是只抓一点,不及其余吗?艾公虽然有一定的民族主义倾向,可是他是支持文革、拥护毛主席的呀,在当时自由主义浪潮下,艾公力挽狂澜,做出了这么大贡献,怎么能把他一棍子打死呢?这不是太不辩证了吗?”别急别急,确实上文提到的是艾公的民族主义的部分,才只是艾跃进问题的冰山一角嘞,这不还有机会主义的部分咱还没提到嘛。
尽管我们说,艾跃进是个彻彻底底的民族主义分子,因为就连艾自己都在人民网的采访中说“主要的观点还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希望自己的国家富强,希望自己的民族腾飞。”当然,我们知道在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宣传下,一个如果没有学习过马列毛思想的普通人会出现这样空洞的爱国思想是正常的。可艾公作为赵国官方认可的毛泽东思想研究者,却同样有着这样的“爱国”言论,这或许就是毛泽东思想的赵国特色吧。但对于我们马列毛主义者来说,却是要坚决抵制这些对毛泽东思想的阉割,因为这就像社会主义前加个国家就成了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加个赵国特色竟成了民族主义一般荒诞不经
那么这么一个民族主义分子却为何要以毛泽东思想来拉大旗作虎皮呢?果真是因为其是一个坚定的革命派?恐怕不见得。艾公在其绝笔之作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很赞成习近平同志说的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观点”(《在抗战胜利日谈中国当前的形势和任务》)。艾公的鹦鹉学舌的功夫向来是令我等后生感到敬佩的,时刻不忘宣传下他的习主子的“真知灼见”。
我们知道“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然而这时就有人说,东风西风不要这么斗来斗去,东风和西风应该和平共处,不要相互否定嘛。这就体现了,艾公叙述文革的本源逻辑,即打着为毛泽东辩护的旗号,抹杀了两个三十年的对立关系,将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相调和,进而为资产阶级复辟正名
这也就使得,艾公在面对记者提问,文革中的三分错误究竟是谁造成时,艾公这样回答“现在我们谈问题我们不是去追究谁的责任,但是我们要清楚的说这些事情不是毛泽东干的。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还毛泽东清白,为毛泽东辩护。”即最终塑造出了这样的景象,承认文革取得的部分成就,认为毛主席的本意是好的,底下的人执行坏了,底下什么人在搞破坏呢?这就又是“宜粗不宜细”了。与此同时,对于文革派的“唯我独革、唯我独尊”,则是大书特书。
对于改开后呢?也是如此,“其实习近平人家搞得是整的是干部中的腐败行为,让你们清廉,要收回你们的会员卡,这正确的!你查人民群众,你查普通群众干么?你不激起矛盾吗?都这一手!!”(《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讲来讲去还是粉红的那一套说辞,上面本意是好的,下面执行坏了,难道就因为他扯了毛泽东思想的大旗,就能改变其本质?恰恰相反,不仅不能改变其本质,反而坐实了其以毛泽东思想投机的丑恶嘴脸。这么看来,郭继承也不过是一个儒学版的艾跃进罢了,两者都是同一类人。他的去世,使得赵国失去在煽动群众方面如此有影响力的一位“大师”,也无怪乎,会有老保之乡的学者撰文高呼“艾跃进,能否让您再一次活过来”,并为艾公添加了种种称号,无不显示了艾公在官僚资产阶级复辟统治下的功勋卓著。资产阶级的功勋墙,在无产阶级眼中自然是罪恶簿,这一笔一笔账总有一天要清算干净。
艾公所谓的在反自由主义,拥护毛泽东上所作的“贡献”,本质上都是为了官僚资产阶级的利益,是为统治阶级的正统性添砖加瓦,又如何称得上是为了人民呢?只有抓住了这一主要的阶级矛盾,我们才能认清艾跃进究竟是怎么样的人,而不会陷入折衷主义的泥潭中。
艾公更是曾在文章中“为民请命”,寄希望于赵国党中央在我们习小小的领导下,实现“中国梦”,然而随着中美贸易战、疫情的爆发,赵国官方也识趣地不再反复提及所谓“中国梦”,不知艾公九泉之下,是否看在眼里。随着阶级矛盾的不断激化,官僚资产阶级对于文革历史“宜粗不宜细”,已然越发引起了人民群众的不满,其统治也越发摇摇欲坠。出于维护统治的需要,以我们习小小为首的资产阶级党中央,也适时地改变了策略,豢养出这些资产阶级的专家学者,来拥护文革,拥护毛主席,以期重新获得人民群众的支持,或者至少缓和人民的不满情绪。而官僚资产阶级所主导下的文革历史,从全面否定、颠倒黑白,到三分错误、拥护支持,总是顺应着资产阶级的统治需要,可无论怎么发展都有个前提,就是不能动摇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这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真正意义上认识文革、拥护文革。而只是将文革无害化,为他们身上的“红”再添上几笔。
不过我们知道,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落后的生产关系所导致的矛盾也会愈演愈烈,赵国中央所炮制的这些画皮也会不再起效,终有一天,艾跃进这样的保皇分子会在人民的唾弃下遗臭万年。因此笔者也必须再次对艾公表达自己的敬意,艾公万年!
艾跃进去世了,总还会有郭跃进、张跃进作为赵国的喉舌来代替他,也同样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不断发展,形形色色的修正主义者也会本着“与时俱进”的精神对马列毛主义做各种各样的阉割与歪曲,这也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要做的就是以运用马列毛主义这一理论武器,时刻对这些修正主义加以无情的批判!

5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