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村镇银行爆雷事件仍未结束——上访为何如此之难?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河南储户艰辛的维权再次告诉我们,改良主义行不通!河南村镇银行暴雷两年间引发的舆论压力绝对不小,但一边有官媒的封杀,一边有军警的镇压,又一次用事实告诉我们,以势压人行不通!可以看到,维权储户中有不少同是民营企业家。特色对本阶级的镇压尚且残酷,对无产阶级的镇压更不会手软。改良主义行不通,必须彻底摧毁中修,建立属于无产阶级的新的国家机器。
2.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中修现在即使经济下行的颓势一发不可收拾,但是维护资产阶级专政的能力还是很大的,这样的封嘴力度侧面打脸了那些迷信政治影响力的机会主义分子。我们还可以看到,在处理群众运动时,中修的表现往往是初期软弱不作为,后期狗急跳墙。这也为我们制定斗争策略提供了思路。

又是一年的4月,河南村镇银行爆雷事件已经两周年了。

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件的始末。

2022年4月开始,不少河南、安徽村镇银行接连爆雷,涉及约40万储户的近300亿存款。5月即有数百位储户聚集在郑州的银保监会外举牌抗议(被警察驱散),6月又发生了河南省给数千名储户赋红码事件,在全国引起巨大的舆论压力,郑州不得不出面回应,称是几位官员的违规操作,随后就是意料之中的强调健康码“不会被疫情防控以外的因素影响”。
pNlqlX-f_400x400

官方对于此事想息事宁人、不管不顾的态度令受害者越发心寒;储户的不满情绪越来越高涨,在7月10日这一天彻底爆发:

上千名储户在郑州的中国人民银行支行外的台阶上打出了「没有存款,就没有人权」「反对河南政府腐败、暴力」「反对权力任性,反对河南省政府联合黑社会暴力殴打储户」等横幅,其中许多人喊出了「李克强,查河南!」的口号。

特色迅速派出大量警力与抗议者对峙,在无条件地要求储户离开后,又出现了一群列队整齐的白衣人冲入抗议人群,不由分说地开始殴打储户;一旁对峙的警察则熟视无睹。后来在墙外不少自媒体的猜测和照片比对后,基本可以确认白衣人(至少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便衣警察。

事后,主流媒体全都噤若寒蝉,半天之内所有墙内网站上的视频、评论都删得干干净净。笔者还记得当天不少人在马督工的最新视频下用荷兰、阿姆斯特丹等代指河南和郑州(现场照片显示有抗议者举起毛主席像,这也被代换为了一位荷兰的历史人物),以一种解构的方式讨论此事;笔者还刷到了一个洒水车的视频,内容就是抗议现场在洒水车经过后“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仿佛这里从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半天后,当天晚上笔者再查看这些夹缝中求生的讨论,也全都消失了;马督工的评论几乎变成了之前的十分之一,洒水车的视频也早已“被up主删除”……特色在墙内平台完全压住了任何敢于讨论抗议和打人事件的尝试,只剩推特和电报上的几个频道还留存了现场的视频。

尽管储户的抗议被特色的暴力手段强行“解决”,此事也不算毫无成果。当地公安、政府部门在两天之内对于爆雷事件进行了官方通报,并表示开始垫付有关的存款。

再让我们回到现在吧。

特色尽管垫付了5万元以下的存款,但平添这将近300亿的债务将会给地方财政带来毁灭性的负担,因而特色不可能完全承担这一堆烂摊子:

2024年4月2日,河南村镇银行银联卡储户胡卫明的父亲,因女儿的存款被河南匿名部门非法冻结700多天、且女儿被河南以“寻衅滋事”罪名刑拘,悲愤交加于浙江含恨离世。

在抗议的大部队被分化解决后,特色一看剩下的人闹不起事、可以轻松镇压,自然也不会客气;除夕前往河南维权的三名储户迅速没了音讯,家人到达后也被警方控制。3月还有储户试图集结起诉政府,自然也是被当地公安恐吓。当地政府恐怕是要用这一招“以刑化债”的方式来应对维权者了:要么忍气吞声、自己默默咽下这口气,要么就来维权、来一个逮捕一个。

无独有偶,近日辽宁也有一位上访者被此类手段“伺候”:

4月2日,辽宁一位访民发图片称,她的身份证被政府标记为“个体访民”,导致无法出行。
她称车站或飞机场及检查站的工作人员使用警务通扫描身份证时,就会显示出该人员是否为上访人员。而且系统显示自己的“联络人”从派出所所长变成了她要上访的对象之一。


这就是残酷无情的“维稳”逻辑:只要你没法引起大规模的舆情,那么就敷衍了事;如果你不满敷衍了事,那么就动用国家机器、采取暴力和强制手段;如果你还想到网络上扩大影响或者上访申冤,那么就绝不手软,全部镇压。问题能不能解决,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你不要闹事、不要造成舆情,最重要的和最根本的是不要试图威胁和反抗他们稳定的统治。官僚资产阶级自复辟以来,就对一切威胁自身统治的可能严加提防,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事都要禁止传播;所谓的经济奇迹、伟大成就背后,是多少无产阶级的血和泪?特色的铁拳可以砸倒一个两个无产阶级,甚至几百上千个也有可能;但这一过程中其倒行逆施的丑态将毫无遗漏地展现在其他无产阶级的眼前,砸倒一个就会有一百个、一千个后继者站出来。特色的铁拳再厉害,能把数以亿计的无产阶级全部消灭吗?答案不言而喻。

无产阶级受到的压迫已经足够多了,特色带给无产阶级的革命潜力可以说是无穷无尽;问题在于如何发掘和汇聚这一点一滴的革命力量。靠舆论压力吗?显然不是;靠读原著开读书会吗?自然也不行。这只能通过长期的、有组织地进行融工,长期细致地进行群众工作、建立群众组织才能逐步实现。只有脚踏实地地改变无产阶级一盘散沙的局面,无产阶级革命才有希望,无产阶级乃至人类社会才能看到光明的未来。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