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期华人黑帮垄断非法大麻市场:看赵国在海外所利用的黑帮行业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什么扫黑除恶,实际上都不过是从资产阶级利益出发的,当它们有需要时,黑社会就会摇身一变为爱国组织,当它们不需要时又进行打压。但我们也必须看到,黑社会的形成与延续是与资本主义脱不开关系的,它们的出现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压迫被剥削人民。
2.垄断资产阶级政府与海外资产阶级勾结这种事见怪不怪。“亲不亲,阶级分”,资产阶级们因为自身的生产关系是天然的盟友,别看他们为了资本利益打出脑浆子,真遇到无产阶级革命这些资产阶级肯定会联手镇压的。

就在近期美国媒体ProPublica和The Frontier回顾、调查了过往的黑帮、犯罪活动,并就此提到了华人黑帮海外的非法大麻市场中的壮大,以及这些黑帮壮大的背后与赵国政府之间的利益关系:

“2022年11月,美国俄克拉荷马州金菲舍县(Kingfisher County)一座大麻种植园内,4位中国劳工遭枪杀致死。涉案嫌犯吴晨(音译)以9毫米口径手枪威胁另一名投资人陈和强(音译)归还30万美元,并威胁如果没在半小时内见到钱就把现场其他人都杀了。”

“有俄克拉荷马州官员表示,大麻已成为仅次于石油的当地第二大产业,其中非法大麻每年的市场价值介于180亿-440亿美元之间,超过3000个非法种植园与外国黑帮有联系,而当中又以华人黑帮为主,占比8成以上。 ”

“根据非营利独立媒体ProPublica和The Frontier的调查,华人帮派不仅在俄克拉荷马州,也在全美其他地区从事非法大麻生意,成为目前最具规模且组织严密的主要生产及贸易群体。他们盗用他人身份或以冒名持有人的身份取得种植许可,然后再非法运输大麻到其他州。相应而生的还有暴力冲突、毒品贩运、洗钱、地下赌场、伪造文件、银行欺诈、水电盗窃 、娼妓及环境破坏等其他犯罪行为。”

“还有美国官员向ProPublica透露,这些犯罪团体的背后是来自纽约的黑帮“三合会”,该组织不仅在侨界有影响力,也和中国政府保持关系。”

“ProPublica曾报道指出,华人黑帮透过监视和恐吓华人移民,以及帮助中国共产党高层向海外非法转移资金等,以此换取中国当局的保护。”

那么由此,也就不妨继续深入的让我们一起往下看一看赵帝国主义又是怎样利用海外黑帮帮助自己进行帝国主义争霸、维护本国资产阶级在外海利益的呢。

除了以上所谈到的问题以外,在衍生剖开赵国与海外黑帮的历史,我们就能从中发现,像以上所谈到的举止并非是现在赵国资产阶级才有的活动,是早在赵国进行资本主义“改革开放”的时期里,就已经有与外国的黑帮进行勾结的活动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可以说,正是当初他们种下的种子生根发芽、成长之后形成的一种环境:

陶驷驹是曾经赵国的公安部长,也就是他提出过一则“香港黑社会也有爱国论”“港人对陶驷驹最熟悉的,莫过于他1992年对传媒表示「我发现有不少侨团组织,他也可以说有一种社团性质,有些人的思维,把他们看成黑社会,其实我看他们也很爱国」。此言一出,被视为北京向香港黑帮统战和招安,要他们确保1997年香港顺利回归。香港导演杜琪峰2006年的《黑社会以和为贵》电影海报亦印有「黑社会都有爱国的」。”

“1993 年,中国公安部部长陶驷驹解释道:只要是爱国的人士,只要是关心香港繁荣稳定的人士,就要团结起来。接下来陶驷驹将与香港娱乐大亨向华强(Charles Heung)一起在北京开设了 Top Ten 酒吧和夜店。向华强被认为是新义安三合会的头目。”

这可以说是把自己资产阶级的本性展露的淋漓尽致了,打着“维护香港”“爱国人士”的口号,然后勾结这些海外亲近自己的黑道资产阶级并与他们共同在海外创建自己那丑恶的“生意圈”然后贴上一句“招安”的标语。

而到了接近现在的时间“2020 年 1 月 15 日,前 14K 三合会领导尹国驹(绰号“崩牙驹”)被拍到与时任巴布亚新几内亚(巴新)布干维尔自治区主席约翰·莫米斯(John Momis)在一起。”“当时尹国驹正与退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国防大学副教授李英明大校一道访问布干维尔。两人致力于为布干维尔开发一个经济特区和建立数字银行。李英明在巴新经营一家公司,他倡导沿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军民融合。一带一路是一个遍布全球的贸易路线和基础设施项目网络。”

“2020年12月10日,美国财政部宣布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制裁尹国驹以及3间由他控制的公司,将其列入《特别指定国民和被封锁人员》通辑名单。法新社指尹国驹利用一带一路扩充自身影响力和投资”

“美国国会独立智库美国和平研究所发表的报告称,尹国驹借一带一路计划作包装,在缅甸搞非法赌场项目,并透过与当地军队组织合作取得土地等资源,在黑白二道游走,以不法手段赚尽利益。”

就关于尹国驹,细究其个人经历又可以发现,曾经他是一个与赵国资产阶级官方有着利益矛盾的黑道资产阶级,在被赵国关进监狱监禁了一段时间之后,出狱的他似乎已经与赵国的资产阶级达成了利益上的约定,既然已经与赵国资产阶级协调好了利益,那么现在赵国资产阶级便给它也贴上了一张“招安”的标签,于是从如上的信息就不难看出,其结果是这个黑道资产阶级在海外继续拓展其黑道势力,不过这次是与赵国资产阶级有着利益勾结所以被其允许罢了。

除了这些,在海外的黑帮,还有着极端民族主义的倾向,完全可以充当赵国资产阶级利用它血腥对付海外异己的一种手段,况且由于对方本来就是黑帮,用完这种手段之后还可以直接撇锅忽视赵国官方与他们的这种关系:

“2019 年7 月,三合会团伙在一个火车站袭击了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北京精心挑选的新任香港政府试图混淆三合会角色,错误地声称这次事件是一场骚乱,并逮捕了支持民主的议员。”

可以说,不管赵国资产阶级自己在明面上,为了保持其与别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而声称自己与哪些犯罪团体无关系。但都抹除不了赵国过去所留下的这些真实的所作所为,他们都形成证据指明,赵国与这些犯罪团体是脱不开的,赵国不仅仅在国内有与黑帮、黑道有着利益勾结,在国外也还有。可以说这完全是赵国两道通吃,双重操作的手法。

历史上的蒋介石集团以及其它的军阀们,也有着勾结青帮这些黑帮势力来达成自己目的的行径,赵国可以说是与他们不相上下或者更胜一筹,毕竟赵国已经把这种行为用在了他们帝国主义争霸的道路上了,以维持本国资产阶级在海外的利益的拓展。

可以说这些所作所为是非常无耻的,赵国这个帝国主义国家,在海外为了自己的利益扶持这些黑帮,于是放任他们在海外进行毒品交易、赌博、色情行业、诈骗、非法器官买卖等一系列肮脏恶劣的行为,它们给人民群众带来的都是充斥着鲜血的苦难。因此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与反帝反资人民若是想要脱离这些困境,想要安稳的生活就需要一起团结起来,一起用尽一切能力打击帝国主义在外撒播的这些势力,同时也要把这些背后支撑它们的帝国主义分子与这些势力一起赶走。

2 个赞

黑帮?不要怕,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挥到哪里,哪里的黑社会就会灰飞烟灭。
本质上他们是帝国主义统治的延伸,既然这样,那么他们一样都是纸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