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主义者是如何以革命者的面貌分裂并篡夺先锋队领导权的——读日共党史有感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以史为鉴,可知兴替,近代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除了要面对外部的阶级敌人,还要面对从内部破坏运动的机会主义者。本文以日共党史为例,向我们揭示了机会主义者是如何分裂并篡夺先锋队领导权的。在革命运动中,机会主义者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就像播种下小麦,小麦的身边总会长出杂草,而只有把杂草清除掉,小麦才能健康地成长。一言蔽之,党就是靠清除党内的机会主义分子巩固自身的。
2.革命者最大的敌人是出自内部的机会主义者。以日共党史为鉴,我们可以看到机会主义是如何篡夺革命权力的,分析其中的问题才能更好地稳定无产阶级革命。日共脱离群众,无法协调底层无产阶级工人、农民,且在党内没有民主集中制,出现机会主义者没有办法自我清理,导致革命领袖一离开就遭到机会主义者的反扑夺权。

我们知道,很多时候机会主义者甚至是以最“革命”的“革命者”的面目出现的。比如刘少奇提倡的“大锅饭”,“浮夸风”和“共产风”。无论口头上怎么左,但实际的行为以及暗藏这个分裂党组织的企图就已经明确了他机会主义者的真实身份。

笔者近日在读日本共产主义运动史的时候注意到了1955年这个极为关键的时期。因为此前此后日共从支持武装革命到放弃,甚至完全否定,官方的态度几乎180度大转弯。在70年代末日本学生全共斗期间,只看到日共在一边说着风凉话,甚至帮着当局镇压学生,日本左翼的无限可分,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个时间点之后的日共是否已经不能再被称为日本人民的先锋队了。

在读了几个版本的日共党史,以及在网上查询一些资料之后笔者确定——在德田球一死后,机会主义者,走资派宫本显治篡夺了日共最高领导权。最可恨的一点是,这也使得之后的日本左翼运动逐渐变得一盘散沙毫无战斗力可言。“日本左翼无限可分”描述的便是这种现象。

1950年1月6日,共产党和工人党信息局在其刊物《为了人民民主争取永久和平!》上发表了题为《论日本局势》的文章,其中野坂参三等人主张的和平革命策略,“尽管日本完全隶属于美国,但日本共产党的一些党员却通过要求美军撤军来争取独立。野坂的和平革命理论美化了美军及其背后的资本主义势力,甚至说即使在占领下也能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这是欺骗日本人民的理论,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更是无关。”

1月12日,日共总书记德田球一等发表《对“日本形势”的评论》,反驳了共产党和工人党信息局的批评,称对方并没有对日本当前的情况进行充分考虑。”另一方面,支持情报局的宫本显治对此表示反对,并攻击德田等人,称他们为“右翼机会主义者”、“民族主义者”、“铁托主义者”。 支持德田的人和支持宫本的人分别组成了名为“所感派”“国际派”的团体。双方互相争论,党内的分裂已是人人皆知。

1月17日,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肯定了共产党和工人党信息局的批评,并表示议会斗争只是革命的辅助手段,对此,所感派改变意见,“承认《论日本局势》的积极意义”。但“所感派”和“国际派”依然出现一系列书面相互指责,形成分裂。拉帮结派,开除党籍等混乱层出不穷。

6月6日由于驻日盟军总司令部进行白色清洗,日共的党员都被开除了公职,7月15日公布对日共领导成员的逮捕令。德田球一与野坂参三等所感派领导人流亡中国,在北京组织了一个秘密的日本共产党领导层,当时,德田由于糖尿病和其他并发症,根据医生的判断最多只剩下四年的生命。宫本在日本转入地下工作

1951年4月,德田与野坂参三、西泽龙二等人一起前往莫斯科起草纲领草案。这个纲领草案在同年10月的第五次全国会议上获得通过,明确提出了日本共产党以暴力革命必然论为基础的武装斗争(1951年日本共产党纲领)。 然而,北京组织内部很快就与野坂参三、西泽隆二等主张与国际派妥协的人发生了冲突。

1951年7月,德田开始自我批评。

1952年9月下旬,德田在几乎已经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入院。1953年10月14日,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主义斗士德田球一因脑溢血在北京病逝。

德田球一死后,所感派顿时成了一盘散沙。1953年以斯大林和德田的去世为契机,日本共产党在1955年7月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宣布武装斗争是“最大的极左冒险主义”。

1958年7月的第七次党代表大会上,国际派宫本当选为总书记,“51纲领”被正式废除。至此,修正主义者彻底篡夺了日共的领导权,为之后日本左翼的无限分裂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1966年,宫本访问了上海,在这次会见上,毛泽东批评日本共产党的活动是“修正主义”,并批评了日本共产党的路线,要求日本共产党效仿当时刚刚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宫本认为毛泽东的讲话导致了武装斗争路线的复兴,而他在日共七大上对此予以完全否认。宫本不但无法接受毛泽东的意见,宫本还决定与中共断绝关系。日中两党关系彻底破裂。

可以见得,日共甚至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已经公然放弃暴力革命的方针,蜕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修正主义政党,之后日本的社会主义运动成为一团散沙的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

可以看到在这段历史中,宫本以所谓“坚定的革命者”的面目出现,坚决支持莫斯科方面对日共“和平革命”路线的批评。但是当最大的反对派德田去世之后,他又光速放弃了暴力革命的方针,风向转变之快让人不得不怀疑。

此外从结果来看,德田和野坂的主张也并不无道理。日共从始至终都并不是一个能协调和组织工人,农民与先进群众的严密组织。这从驻日盟军总司令部对日共的一纸禁令就能完全打散党组织,以及仅仅靠境外“老大哥”的一篇社论就能引起党内的分裂,都可以看出日共恐怕并没有吸取战前被军国主义当局铁拳的教训,整个组织完全是空悬着脱离群众的——若是党组织深入各大工厂各个农庄,精密的组织就能使整个国家机器瘫痪的话,想必反动派们也不会如此轻易得手。因此比起毫无组织性地举行罢工与游行,更加注重的应该是对党组织内部的建设,以及让党组织深入每一座工厂,每个农庄;这种情况下,哪还要担心当局的铁拳呢?

哪怕是“51纲领”也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式的进行。虽然其中提到了“我们的军事目标是通过工农游击队的全面起义,结合工人阶级的武装起义,击败敌人的军队。”但是回过头来看看历史,日共几乎没有没有发动起广大工农群众进行对反动政府的斗争。在当局的大力宣传下,大多数群众们只知道有一个叫“日本共产党”的暴力团伙在到处扔燃烧瓶与暗杀公职人员。以至于日共的声望在群众中一路走低,1952年甚至完全失去了在议会中的席位。

这个时候宫本就以得意洋洋的面目出现——“左倾机会主义”的武装革命啊,在经历过无数次的“冲塔”失败后,无论是全党上下还是广大人民群众都对革命丧失了的信心,甚至抱有厌恶之情后,就可以公然地提出放弃武装革命,以“民主”的“和平”这手段来“夺取政权了”。这不就是他最乐意看到的吗

宫本显治以《论日本局势》为契机,进行了公然反对和分裂日共党组织的行为。虽说被德田迅速发现并且将其排除出党的核心领导层,但由于反动势力的追击与身体状况使德田等党中央不得不远遁中国,任由修正主义者者在本土做大做强,最终在德田死后一举篡夺日共最高领导权。

让我们再看看将宫本路线作为最高指导思想的日共今日已经成了什么样。

4、民主革命与民主联合政府

日本社会当前需要的变革不是社会主义革命,而是推翻对美国的隶属以及大企业和商界的专制控制——确保日本真正的独立和政治经济。是一场民主革命,其内容是实现社会的民主改革。这些都是在资本主义框架内可能进行的民主改革,但国家的权力已经从代表日本垄断资本主义和美国从属制度的势力转移到了代表日本人民利益的势力。我们能否进一步推动其全面实现?实现民主改革,将解决国家当前的困难,为建立一个符合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独立、民主、和平的日本铺平道路。

【宪法与民主领域】

  1. 我们将保护现行宪法的所有条款,包括序言,特别是充分实施其和平与民主的条款。

  2. 我们将坚持以国会为最高机关的议会民主制度、包括在野党在内的多党制、以政党或联盟为代表的政府更迭制度。在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的政党负责政府。

3、选举制度、行政机构、司法制度等改革将按照人民主权与和平的宪法精神进行。

……

14、民主变革将工人、劳动公民、农民和渔民、中小企业家、知识分子、妇女、青年和学生等所有寻求独立、民主、和平和美好生活的人们聚集在一起。通过统一战线来实现。统一战线是通过加强同各民主党派、各领域团体、民主人民的合作和团结,反对反动派别而建立、发展和发展的。必须促进基于当前任务的合作与团结,超越世界观、历史观和宗教信仰的差异。

日本的社会主义道路将是一个新的挑战和探索的过程,许多新的问题将通过日本人民的智慧和聪明才智得到解决。日本共产党将特别关注以下几点并坚持其立场。

(一)生产手段社会化意味着其所有权、管理、经营可以根据情况和条件采取多种形式,探索适合日本社会的独特形式很重要,但生产者是主体,我们不能偏离这个社会主义原则。前苏联在“国有化”、“集体化”的口号下建立官僚暴政制度压迫生产者的错误决不能重蹈覆辙。

(二)通过市场经济向社会主义迈进,是符合日本国情的社会主义发展的合法方向。推进社会主义改革,要努力探索计划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灵活高效的经济管理方式,在农业、渔业、中小型工商业等领域尊重民间积极性。控制和规范人们消费生活的所谓“计划经济”,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日本的经济生活中是被彻底拒绝的。

*摘录自日本共产党纲领

可见如今的日共虽然还挂着“共产党”的名号,但是既维护资产阶级的法律,又拥护私有制与市场经济,“日本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已经和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关系,完全背叛了广大日本无产阶级的利益。

因此我们必须吸取日共斗争失败的教训。我们马列毛主义者一方面在反对塞里斯修正主义者的同时,也不得不注意我们内部可能出现的机会主义与分裂主义思潮。而与修正主义的斗争是在革命的各个时期都普遍存在的。

最后借用德田球一同志的一句话:“为人民无期待献身。”希望日本的马列毛主义者们能早日团结起来,向反动当局再次发起进攻!

参考资料:

日本共产党纲领https://www.jcp.or.jp/web_jcp/html/Koryo/

『日本共産党の百年 1922~2022 』日本共産党中央委員会

筆坂秀世『日本共産党』新潮新書 2006年

福冨健一『日本共産党の正体』新潮社 2019年

不能正确吸收他人的意见和批评,就不可能做到自我批评,不做自我批评的人是争取不到支持的,最终的结果就是走向机会主义道路。
在左转之后我阅读了许多文章,其中有几篇详细的讲述了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各种问题和改造的方向,同志们可以多多学习,判断自身还有的不足之处并加以改正,这样才能作为一名马列毛主义者影响并改造这个世界。

没有革命的经费就不会有革命的组织,要搞科学社会主义的革命,得先搞到钱。

当今的中国铁路发达,当局可以轻松镇压任何地方的武装起义或暴动,最可行的就是捣毁中共的中枢,像十月革命那样夺取首都。否则在任何某一个地区都不可能建立红色政权。

错了,思想是第一位的,中修有钱,美帝有钱,但是他们不为人民服务,他们会推动无产阶级革命吗?
没有接触过政治揭露的人都不会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