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娘群体的悲剧不断,根源在于私有制的迫害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在精神世界,人应当有自由发展的权利而不应被束缚在男女的框架之内,不应实现所谓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性格,女人就应该有女人的性格,人的性格应是自由发展的,不被条条框框所束缚的。
编者按2.“性别认知障碍”是资本主义社会特有的精神疾病。同时广大跨性别群体尤其是跨性别女性受到了父权制、传统家庭社会的价值观等的压迫和歧视。在资产阶级的条条框框中搞身份政治争不来平权。要根除这一精神疾病,要实现性少数群体的彻底解放,就必须要打烂资本主义的枷锁。

药娘,指通过服用或注射药物(包括但不限于雌性激素、抗雄性激素)等手段,使其生理状态(主要为体貌特征)接近女性的男性或双性别者,通常属于跨性别群体,即LGBT中的T。

性压抑,对于女性符号的崇拜,刻板印象,父权制下压迫,反抗家庭,缺乏爱,小圈子,网络上的小丑。一个个标签,是笔者一开始对于药娘群体的看法。而当下这个群体里的种种悲剧,则离不开罪恶的资本主义制度。

“雌二醇是雌激素类药,主要由卵巢分泌的一种天然雌激素,能够促进和调节女性性器官(如外阴等)及副性征(如乳房、阴毛等)的正常发育,男性服用后会出现女性化,比如体毛减少、性欲降低,乳房发育的情况,以及有些人还会出现性功能障碍等。”像这种药物则是变性人们日常所服用的。中修对于此类社会问题自然是不屑一顾,去年发一道禁售药的命令下,让药娘群体更难以维持他们的药物服用。生活在灰色空间的性转群体没法获取医嘱,原本可以规避的风险演变成一场场悲剧。

男女差异本职应存于生理差异,而药娘选择服用药物转换性别,为的是做一些在社会主流上男性不能做而应是女性做的事。他们的打扮很多并非是出于开始的同性恋,而又与泰国因贫穷为了生计从小服用变性药物的人妖不同,国内的mtf群体大多于十五六岁这个年龄服用药物,所产生的后遗症副作用等等也会更明显地伴随他们的后半生。且过量雌性激素让他们的生理预期只是30多岁。他们的跨性别过程可谓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社会影响:有“被”吃糖(跨性别药物)的,还有受小圈子吸引的。很少有自然地接受跨性别的,能得到家庭中父母支持的更是少之又少。一套完整的性别重置手术,从下体改造到胸部重塑,往往需要花费十几万,加上术后的恢复与维持,不准备几十万显然是无法动这个手术的。

故而我们所见的男娘,他们所扮演的是我们传统印象中的女性形象,而像药圈中去刻意追求白瘦幼美的美少女形象,也是在男性视角下的形象。在资产阶级宣传机器的输出下,刻意强化性别上的差异,塑造片面的男子硬汉形象和女子柔弱形象,淡化资本剥削在其中的影响,让私有制和父权制源源不断强化男女性别矛盾,性少数的矛盾也体现在其中。如男性凝视,将女性从人本身抽离,作为性与生育的符号。 凝视的标准就是资本主义社会下的“高富帅白富美”在加上对女性的“温柔善良”与“性”的幻想。于是乎,爱好打扮、成了某一性别的专属,跨性别者不再能忍受社会上的非议,选择从生理上改变,但仍要面对各种现实非议。我们更应认识到,造成他们这种艰难处境不仅是思想文化的开放保守程度,更要紧抓根源——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所导致的一系列问题。

中国的性少数群体不同于像在美国的LGBT组织一样,有资产阶级支持可以去搞身份政治。大多数家庭以及学校,对于这样的存在都是忽视的态度,社会上保守的风气也让这个群体难以得到理解。一些父母会认为只是小孩子一时思想走歪了,仍愿意去商量解决。而现实却是极端的:监护人们更多是用棍棒去“解决”孩子的思想问题,缺失的家庭教育不断滋生着这种悲剧。无产者的劳动成果被抢占,自己分配的时间被剥夺,精神上也受着资本主义各种反动思想的毒害。**这种压迫和剥削也渗透到了家庭关系中。**资本主义家庭制度中,父母常常承担着养家糊口的责任,而这种责任不仅带来了生活、工作的压力,同时完成了对家庭中脱产者(如儿童)的生活资料的掌控,创造了对儿童进行压迫的经济基础,药娘群体中不乏有和家庭闹翻选择脱离的。他们骂其他人"顺畜",也自豪于反抗在家庭中所受到的暴力或是歧视,但笔者认为这种反抗仍是不彻底的。药娘长期服用雌性激素药物下的身体难以去完成繁重的体力劳动,而能靠着身体出委托或是援交等等赚钱的更是少之又少。为了维持他们平日的药物消耗,他们中的多数仍需要与父母保持一定的经济联系,成为父母口中“不成器的啃老族”。故而解绝此类问题仍然需要从根本上改变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一切压迫和剥削,需要最为彻底的解放。


1711862933663

在现实的活动中,马列毛主义者应当开放,平等,尊重的面对性少数群体。他们作为人民中的一份子,先锋队应当接纳。性少数群体是反对父权压迫,反对资本压迫的重要一环,针对该群体中仍存在的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沾染的小资产阶级思想和习气,则需要在先锋队的引导和思想教育下,打破旧思想的桎梏,引导自身去打碎自己身上锁链,站起来反抗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而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后,无产阶级必须提出变性人的具体日常要求,如获得医疗过渡的权利和机会,作为性少数者和普通大众日常要求的一部分。

在当今资产阶级专政下的意识形态全方位教育灌输下,不论男性女性,都往往被迫顺从于私有制和父权制的“社会规范”和“主流观念”。在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的保障下,个人式的自发的反抗会被资产阶级的喉舌污蔑为口中笑柄,会被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想所误导,会被阶级敌人所利用。而我们需要阻止这些悲剧,不能让其再反复上演,唯有靠无产阶级革命打破我们身上的枷锁。

参考
《一篇药娘日记,记录了数万药娘的悲惨命运》
《对话药娘:原谅我成为不了讨喜的人》
《一支不可忽略的革命力量——马列毛主义与性少数问题》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