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农业发展问题(一)——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资本主义复辟以来,农业集体化、规模化、机械化发生大倒退,中国农业回到了靠天吃饭的小农经济。尽管看上去解决了温饱问题,但产量和收益始终难以提高,农村甚至被城市化掠夺了大部分青壮年人口……如今的特色又鼓吹起规模化的农业,却是以土地流转、交给大户和农业资本为代价;兜兜转转几十年又回到了规模化,而且是从公有制的规模化改成了私有制的规模化,实在是耐人寻味。
2、中修目前的农业仍然依靠着文革时期打下的基础。虽然现在中修嚷嚷着农业合作社、农业大机械,但是这样的所谓合作社和大机械仍然是将其资本化将其市场化,在中修这样的瘸了腿的资本主义社会下,农业又怎么可能有着良好的发展呢?

2023年底,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年全国粮食总产量13908.2亿斤,比上年增加177.6亿斤,增长1.3%,全年粮食产量再创新高,实现粮食生产“二十连丰”,且连续九年超过1.3万亿斤。

众所周知,中国统计局是个十分“懂事”的衙门,其对数据的要求往往是“模糊的正确”,但政治立场必须清楚,要服从好习大大的党中央党中央的习大大。它大义凛然,发声要“坚持依法统计依法治统确保统计数据真实准确”,又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欲拒还迎,对各省、地统计来的数字修修改改,实在不好看就干脆不公布——这就是中修官僚们的实用主义。

2023年8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表示,自今年8月份开始,全国青年人等分年龄段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将暂停发布(统计标准“完善”后,现已恢复)。

2023年河南GDP5.9万亿元,实现了所谓实际增速4.1%,但这是通过下调2022年河南GDP3000亿(从6.1万亿“修正”为5.8万亿)才实现的“经济成就”。

在中央集权制国家,乱必自上出。中央不把数据当回事,地方才敢如此弄虚造假。2023年中国多个农业产区受灾,黄淮罕见“烂场雨”、华北东北局地严重洪涝、西北局部干旱等灾害影响等,中国是否真正实现了农业产量增长,看到河南统计的疯狂操作后,1%的增长已经无关紧要。我们要探究的是,中修对中国农业的发展到底是起到了怎样作用,这个问题必须放在新中国农业发展历史中才能找到答案。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率领下的中国共产党人主要参考了苏联的农业发展规划。

苏联布尔什维克党人为了改造俄国落后的“盲目经营的旧式农业”,提高农业生产力水平,提出了发展以电气化为中心的农业科学技术。党的领袖列宁深刻认识到只有凭借强大的物质基础和先进的科学技术,才能把苏联农业引上现代化的发展道路。列宁写道,“小农需要的东西同工人需要的不一样”,我们必须“给农民提供他们所迫切需要的机器和工具”。他特别强调“实行电气化, 受益最大的是农业,特别是农民”,在农村建设小型电站“造成了现代新的大工业的中心”,以此向农民表明苏俄农业永远不会停留在手工劳动时代。斯大林上台后继承并发展了列宁的农业机械化思想,提出了农业集体化和农业机械化相结合的发展道路。他注意到在苏联产粮区出现的拖拉机、大型农业机器和拖拉机队这些现象,认为会对周围的农民经济起积极的引导作用。他肯定地说,“用种子、机器、拖拉机帮助周围的农民,无疑会被农民评价为和看作是竭力引导他们走上农业大大提高的康庄大道的苏维埃国家力量和威力的标志”,并且“是目前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在解决谷物问题和巩固新的结合形式方面所起的和所能起的最主要的作用”。1928年全苏总共才有2.7万台拖拉机,2000台收割机和700辆汽车。到1940年,发展为拖拉机53.1万台,联合收割机18.2万台,载重汽车22.8万台,机械力量增加几十倍到几百倍。

传统的小农经济以手工劳动为主,因此劳动生产力水平低下,劳动效率不高。以拖拉机、收割机为生产工具的集体农业经济由于采用了机械动力,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提高了劳动效率。这样一种直观的对比使农民的传统思想意识有所松动,同时也使农民看到了社会主义的前途,愿意主动接受农业集体化的改造——集体化加机械化是展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整体步骤,通过二者可以完成对个体小农的社会主义与现代化的双重改造,其中蕴含着共产党建设乡村的政治理念。

由于将近一个世纪的被侵略被殖民,长久的战乱使得近代中国的工业发展进程缓慢。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无法完全照搬苏联经验,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在优先发展重工业的考量下,中共领导人们因地制宜地构想出中国的农业发展道路,将苏联经验(先机械化再集体化)本土化,即先开展农业合作化,后推进农业机械化。建国初的十年,中共将农业现代化概念具体化为四个方面:机械化、水利化、电气化、化学化,排在首位的机械化被称为“四化之纲”。而且,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农业现代化,从中央到地方谈论更多的是农业机械化,尤其是毛泽东的“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这句话在全国广泛流行,一度成为乡间墙壁上的标语。农业集体化加机械化无疑给当时的国人们带来了巨大的思想冲击,尽管自1840年国门洞开,中国沿海地区受到了先进生产关系一定程度的影响,但广大内陆地区仍是普遍的小农经济。列宁曾指出:“改造小农,改造他们的整个心理和习惯,这件事需要花几代人的时间。只有有了物质基础,只有有了技术,只有在农业中大规模地使用拖拉机和机器,只有大规模电气化,才能解决小农这个问题,才能像人们所说的使他们的整个心理健全起来。”

当时苏联的集体农庄成了最好的学习样板。1952年,曾随农民代表团出访苏联的平原省(原中国省级行政区,包括豫北鲁西地界,1952年底撤销)农业劳动模范张学修对机械化生产的所见所闻有过这样一番描述:

“过去我也知道机器割麦子割得快,可是,总想着:会不会割干净?掉麦不掉?在苏联我们看到一个斯大林八十号拖拉机带两个康拜因,一天能收六十公顷(我们连割带打,地离场不太远,五个人一天只能弄一亩),一点也不掉麦。麦割下来,就立即打成了麦粒,装满了机器上的‘仓’,汽车往机器旁边一开,让麦粒流到汽车里,就拉走了。地里有许多大麦秸垛,真高!怎么堆上去的呢?也是用机器。机器把康拜因上弄下来的一小堆一小堆麦秸推到地边上堆起来,堆了一人高以后,一个会打风的机器就把麦秸从一个筒筒里往上打,两个人站在麦垛上接,很快就堆起来了。麦子刚打下来就运到仓库里去,也不会发霉,有机器把它弄干。麦子收了,马上就犁地;旁边麦子还长得好好的,离几尺远割过的地就犁好了。一个斯大林八十号拖拉机带两个五铧犁,两三个人一天能犁四百五十亩地。我们家里一个人两个牲口一天才能犁三亩地,真是没法比。”

除了坚持和发展农业集体化和农业机械化,在土地改良、水利建设、化肥使用、培育良种等农业具体方面,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也取得了显著成就。1958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提出实现我国农业的高速发展,必须抓好“土、肥、水、种、密、保、管、工”等8个方面的工作,这8项措施被概括为“农业八字宪法”。1966年,中共中央正式确定了“1980年基本上实现农业机械化”的奋斗目标。

可以说,前三十年的中国农业总体上是在大踏步地前进,但走资派上台以后,中国的农业发展就开始走上邪路——从利用规律、技术发展集体农业,退回到了一人一亩地的听天由命的小农经济。

生产粮食的物质基础是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但中国自1978年以后便没有大规模的农业建设计划了。特别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后,中国不再有农业机械化,不再有土地改良、农种改良、畜种改良,这都是前三十年的事情。包括传言解决中国人穿衣吃饭难问题,从西方国家采购的17套化肥设施和7套合成纤维设施,这都是几十年前的技术,生产效率太低,生产成本又太高——中修官僚们不愿意投入资本研究技术和更新设备,中国的农业发展在原地踏步。

中修的资本主义是瘸了腿的资本主义,它不存在什么农业资本。只有英、美等极少数国家实现了农业资本—工业资本—金融资本的演化发展,其他所有后起的发达国家,德国、日本、苏联——无论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都在短期内实现了农业机械化。从农业部门的角度看,中修是当下资本主义国际秩序的寄生虫,中修通过外部物质代偿来缓解内部的粮饲争地、粮油争地、粮棉争地、粮经争地等问题,上千万吨的黄豆、玉米正从巴西运往中国沿海的港口。作为无产阶级的一员,作为马列毛主义者,我们要注意到的是,与此同时,巴西有一半以上人口都处于粮食无保障状态,其中约有3000万人生活在饥饿之中。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印度——饥饿的国家在源源不断地对外输出粮食,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中修是造成这种悲剧的元凶之一。

让巴西人、印度人挨饿,不让中国人挨饿,难道我们不应该感谢中修吗?这真是昏了头的想法。中国需要从国外购买粮食,这是因为在中修的统治下,中国的农业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发展。早在“一五”时期,中国就在洛阳等地建立起了拖拉机厂,但一代人的时间过去,直到2019年,中国农业的机械化程度还没有1940年的苏联高;直到2017年,中国主粮的亩产量还没有1998年的美国高——美国大多农作物亩产量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农业的机械化水平非常高。

中修看似在解决问题,“三农”年年都在提,可中国农业还是一点点地垮掉了。前些年中修嚷嚷着退耕还林,这些年中修嚷嚷着退林还耕,中修除了瞎折腾,没有做什么有利于中国人民和中国农业的事情。它细细琢磨着怎么在山坡上开垦出高标准农田,却对大片大片的良田被无意义的房地产开发挤占视若无睹;它有大笔大笔的钱在农村搞形象工程,但没有钱推进中国的农业机械化建设。北方耕地的盐碱化问题、南方耕地的红壤问题,笔者中学时代就学习到该如何解决了,恐怕现在的中学生还在学习如何解决——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呢?中国主粮的价格是世界主粮价格的三倍,由此还在中国西南边界滋生了大量粮食走私,然而中国的农民们却挣不了钱,这一场悲喜剧的表演还要持续多久?

放眼世界,中国的农业区位条件是非常优越的,雨热同期的气候和一望无际的平原,没有比这块地方更适合发展农业了。中国的老百姓是非常勤劳的,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中国农业发展最主要的阻碍就是中修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火龙烧仓”证明了这一点,它们治理不好这个国家的农业,正如它们治理不好其他的领域一样。(待续)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