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未必识途!——揭开“革命家”马识途的反革命面纱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披着马克思的皮的先生们,为了维持修正主义的反动统治,丧着良心失去良知来为剥削制度作辩护士,无论是艾跃进,还是这位马识途先生,都是如此。要旗帜鲜明地高举马列毛旗子,抨击一切修正主义思想!
2、资本复辟的助推手们,在看到中修政府面临危机,资本制度难以为继的时候,一个一个都以革命家的身份跳了出来,当着摄像头讲两句革命的空话,感动的观众鼻涕一把泪一把,殊不知翻看历史,他们的累累罪行早已罄竹难书,不要看他怎么说,要看他怎么做。

“新的斗争开始了”。这是马识途在央视记者采访时,所说的一句话,这也是笔者第一次认识到这位老先生时,所听到的话。这句话,本意是为了回应记者说,过去的苦难都结束了。但无论是否是马列毛主义者,只要有着一定进步思想的人,看到这句话都会有所感慨,佩服这位老先生的革命精神。这也引起了笔者的对于其人的兴趣,可在笔者查阅了相关资料后,却觉得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了。因而今天便让同志们一同看看马识途到底是不是革命的同道中人。

马识途,原名马千木,1938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入党志愿书上,他将自己的原名“马千木”改为“马识途”,用以表示自己“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革命道路”。之后,马识途长期工作于地下战线,历任鄂北特委委员、鄂西特委书记、川康特委副书记等职。也正是这一段地下工作经历,为他之后的创作提供了很大一部分的素材,同样也主要是在这段时期创作的《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日后被姜文改编为电影《让子弹飞》,从而为人们所熟知。

而或许也就是在这一年年的地下工作与宣传工作中,马识途所认为的“正确的革命道路”也逐渐发生了改变。建国后,马识途历任川西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四川省建设厅厅长、建委主任、中国科学院西南分院党组书记、中共中央西南局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可谓是官运亨通了。可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正因他执行的是刘邓所鼓吹的文艺黑线,自然是被沙汀等老文艺前辈大力扶持。1966年7月重庆市文联会议就曾记录到“马识途60年写文章,61年就被推荐为作协会员”“《清江壮歌》写时是粗制滥造的。《老三姐》,《找红军》,革命历史题材都是第一人称,自我吹嘘。甚至向老三姐坦白自己身份,不要纪律。《清江壮歌》前言中写是为了教育青年,(实际)写的是吹捧自己老婆”。其作品《清江壮歌》也“荣登”了《六十部小说毒在哪里?》(人民文学出版社《文艺战鼓》编辑部编),在文革期间受到了严厉批判。

自1966年7月1日,中央报刊开始点名批判我们所熟知的文艺黑线头子周扬起,7月6日《四川日报》开始点名批判李亚群(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四川省文联党组书记),7月10日《四川日报》开始点名批判马识途(西南局宣传部副部长、作家),7月13日《四川日报》开始点名批判沙汀(四川省文联主席、党组副书记、《四川文学》主编)。原来,“李、马、沙”三人是周在重庆文联的得力干将,也无怪乎马识途会作出“你说我走资,我说你走资,大家都走资,哪里有走资。”这样的反动诗作。这也反映了马识途对于继续革命理论指导下的文化大革命是不理解甚至完全反对的,其在改开后所创作的《沧桑十年》,就十分彻底地暴露了其反动思想。

在走姿派政变之际,我们马识途先生自然也出了一份力。“时任四川省委宣传部部长的马识途,10月上旬出差到北京,得知‘四人帮’被捕的消息。回到成都,他立即作了宣传。有人还据此写了一份材料《马识途同志从北京回来讲破‘四人帮’的情况》,广为传播,后又以手抄本和油印本形式传到全省各地甚至北京、上海等地,复又传回成都。”1978年任中国科学院成都分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大抵也是其所作“功劳”的回报吧。

马识途先生在104岁的高龄,依旧不“糊涂”,没有忘记自己身为官僚资产阶级的本,其在新华每日电讯中说,“我现在最幸福,因为我们党找到了当代最好的带路人。道路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党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走过很多复杂曲折的道路,如今走到正确的道路上实属不易。我佩服习近平同志,带领大家坚定了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这么看来,马识途究竟识的什么途?不是显而易见了吗?

我们可以看到,正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一位位所谓的“革命家”又重新活跃了起来,又是“反自由化”、又是“为民请命”、“为革命呐喊”,可一到了国家问题上,就立刻将革命问题抛之脑后了,这样的投机分子,还是不要用“革命家”一词在自己的脸上贴金吧!

2 个赞

人是死了,但死去的人会被活着的人所用去达到活着的人所达到的目的,死人不会有任何意见(有点地狱笑话但很真实)
为什么爱开死人玩笑呢,因为现实中的活人小心眼,搞言论管控,不让你做好或坏的评价,只有死人没有意见。肯尼迪,科比,安倍晋三亦或是其他离去的人都是例子。
毛去世后,走资派将其遗体保存,用以维护修正主义政权。马列毛主义者会保存其文章著作,找到文章内在的精神价值,将其精神发挥在当今世界下。
高下立判!
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是从来不会回避死人玩笑的。从辩证唯物主义分析,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影响并改变过这个世界,开地狱笑话不仅尊重逝者曾经存在过,亦达到了保存与传播的效果,使其不被历史淹没。
而且,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不会在意自己死去后任何人讨论。因为这是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外的事情,熟练运用辩证法的人都明白。
前些日子马识途死了,死后是声音正是无产阶级的发声,即使其生前领过修正政府的俸禄,其不是一个马列毛主义者。
因此对于一个人的评价,生前死后不同再常见不过了,应该一分为二辩证看待。
这样的政治揭露要更加细致,像对李克强一样对其背叛无产阶级的行为如数家珍般的列出,才能让大家认清他的真实面目,避免被蒙蔽利用。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