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暴与寒冬——蒙古国的前路何在?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
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蒙古的历史同样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斗争的历史,民族主义者不从阶级视角看问题,他们就只能叽叽歪歪一些“领土”“统一”之类的梦话。蒙古的未来会如何?蒙古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会给出答案。
2、如果特色被赵紫阳胡耀邦一众自由派夺权,而不是邓修上台,就是如此模样。无产阶级在特色统治之下,看似生活平和,比买办国家的无产阶级物质条件更优越,实际上只是高生产力带来的附加因素。在特色数百倍地富于蒙古的时候,无产阶级仅仅比蒙古的无产阶级更温饱而已。

蒙古国,一个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民族主义者总是叫嚣要吞并蒙古,恢复中华秋海棠叶的版图,并且还不忘对苏联进行恶毒的攻击。稍微深入了解,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它每年都要爆发沙尘暴,覆盖整个国家的同时还刮遍中国北方。每年的冬天,严寒都要冻死无数牲畜,使得牧民们血本无归。这次,笔者就尝试对蒙古国的历史和今天做一些研究。

自17世纪以来,蒙古一直处于清朝的统治之下,这个时期的清朝版图也是无数粉红战狼梦寐以求要夺回的。19世纪以来,沙俄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抢走了外东北和外西北的大量土地。同时,沙俄还对蒙古地区进行渗透。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沙俄趁此机会策动蒙古的王公贵族宣布独立。由此可见,这个时候,蒙古实际上就已经成为独立的国家与中国区分开来了,但是,蒙古的独立,只不过是把主子换成了沙俄而已。此后北洋的徐树铮,沙俄白卫军的恩琴,都对蒙古的人民进行了压迫和屠杀,直到1920年,蒙古人民在苏俄红军的帮助下击败了白卫军,第一次迎来了解放。1924年,蒙古废除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国,并在1945年独立。蒙古脱离旧中国独立,完全是进步的。正如郭沫若所说:“蒙古的独立,就是在民族自决的原则下,一个新国家的诞生,给世界的和平民主阵营增加了一份力量。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 天经地义 的事,值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他们在当时被迫承认了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 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反动派这样说原也不足为怪,可怪的是,我们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国的情绪,似乎蒙古也非得划在中国“版图”上不可似的,这实在是中了大汉族主义的毒。”

此后,蒙古在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期间,都给予了大力支援,具体可参考

在新中国成立后,中蒙两国无产阶级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中国还派出了许多工人到蒙古与当地人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苏联资本主义复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走资派纷纷夺取,蒙古也不能幸免。1952年,蒙古的革命领袖乔巴山逝世,随后走资派泽登巴尔上台,蒙古资本主义复辟。此后,蒙古沦为苏修的卫星国,在中苏论战和文化大革命期间都对社会主义中国进行恶毒的攻击,还充当了苏修企图入侵中国的走狗。这个阶段的蒙古和80年代的中修一样,资本主义的复辟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同时,由于苏修大把砸钱,因此蒙古人民还能暂时留有一些社会主义的福利。

1990年,蒙古的修正主义在不满压迫的人民和要求彻底复辟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势力两面夹击之下倒台了。此后,蒙古开始了彻底的资本主义复辟。复辟的第一刀就砍在牧业的头上,牧民由于自给自足的特点,与农民一样都带有一定的小资产阶级特性,他们在利润的诱惑下开始疯狂增加牲畜。蒙古的牲畜长期稳定在2000万头左右,此后牲畜数量开始飙升,到2022年已经达到7100万头。没有集体,这些牧民在面对天灾和资产阶级的进攻时毫无还手之力,越来越多的牲畜开始集中在资产阶级的牧场主手里。根据政府数据,蒙古剩余 55% 的牲畜由最富有的 20% 牧民拥有。大约80%的牧民拥有的牲畜数量不足500头,他们的牲畜占全国畜群的45%。相应地,大批中下层的牧民濒于破产,他们和同时代中国的农民工一样,涌向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寻找工作。时至今日,乌兰巴托周围的山上到处都是无产阶级的贫民窟。这些贫民窟水电不通,平时的能源供应只能依靠烧煤,于是乌兰巴托成为了全世界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市之一。与此同时,资产阶级却在市中心的高楼大厦夜夜笙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比如此鲜明。
download
雾霾缭绕的乌兰巴托


乌兰巴托的贫民窟分布图

另外,无节制的放牧使得蒙古的草地开始荒漠化。而隔壁的中修由于服装业的发展,需要大量的羊毛,于是蒙古的牧民开始大量养殖产毛的山羊。山羊在吃草时,会把草根和种子一起吃掉,于是蒙古的沙漠化大大加速。

附上两篇蒙古国人民现状的报道:

在对外方面,我们要知道,蒙古最大的出口产品不是农牧业产品,而是煤矿。中帝给自己立了碳中和的目标,限制本国的煤炭开采,补偿方法就是掠夺蒙古国的煤矿。2022年全年中修累计进口炼焦煤6383.84万吨,其中进口蒙古焦煤就有2561.11万吨,进口总量中占比40.12%。出口到中国的煤炭,占据蒙古煤炭总出口量的94%,蒙古彻底沦为了中帝的煤场。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蒙古人民一定会再次站起,将本国的资产阶级和压在头上的帝国主义推翻,重新建立一个红色的蒙古!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