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捉刀漫谈”视频有感——十月革命是政变吗?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正如笔者所说,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或自媒体最喜欢使用春秋笔法扭曲历史——真是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剥削阶级被夺去了政权和生产资料,失去了他们的“天堂”,这些反动派及其走狗必然会对革命无比痛恨,如恶犬一般盈盈狂吠,用最恶毒的态度和词汇去咒骂和抹黑革命,这就是反动派的阶级本性决定的!对应地,站在人民群众的视角来看,随着阿芙乐尔号的炮响,贵族老爷们被扔下了水——剥削阶级被打垮了,反动政府被摧毁了,工农群众终于站起来了,这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啊!——当然,对反动派来说,这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2. 自由主义者和资产阶级本质上还是穿一条裤子的同类,他们都从资产阶级的视角叙事,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场无产阶级革命污蔑成政变。实际上就是他们资产阶级视角的体现,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要从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去审视十月革命的利弊,学习列宁同志的先锋队原则,和党的组织原则,通过建设一支强大的有序的革命组织来将无产阶级的力量凝聚起来,打破赵修的法西斯主义反动统治!

首先我们我们以这位自由主义先生的话语来解释一下革命与政变的区别,按照这位先生的定义,政变是一个贬义词,它代表的少部分的人通过非正常的途径来夺取权力,是少部分人利益;革命是一个褒义词,代表全面的社会变革,代表的是大部分人的利益。

依照此理论他认为资产阶级的二月革命是推翻沙皇的革命,而十月革命虽然这位先生没有明说,但暗暗指出了十月革命是一场政变,是列宁领导布尔什维克篡夺了了孟什维克的临时政府,是一场军事政变。

这位先生为什么会有这种结论呢,他给出了四点理由——

  1. 二月革命爆发了多达十万人为期8天的罢工,这么多人罢工,那么二月革命就代表了多数人的利益。

  2. 十月革命列宁率领了两万赤卫军包围了临时政府,迫使临时政府建立苏维埃,因此十月革命从一开始是一场明晃晃的军事政变。

  3. 在之后的立宪选举上,布尔什维克只获得了22.5%的选票,孟什维克靠着土地私有等口号获得了40%的选票,因此布尔什维克只代表少部分的人利益。

  4. 列宁在十月革命下令逮捕孟什维克,镇压临时政府,给他们扣上了资产阶级反革命集团的帽子,因此十月革命是列宁政变

这位先生只说了临时政府的说辞,那么我引用列宁这些布尔什维克的说辞也可以吧,毕竟你们不是打着还原真相的口号吗,既然是还原真相怎么能只说一方的言论,因此笔者就一条条的对这位的先生的理由表达一下我的疑问和不解——

第一点,这位先生首先说二月革命作为革命,爆发了多达十万人的游行自然是正义,那么我想请问为什么会发生七月流血事件呢?爆发了40万人规模的反对临时政府的群众示威,群众要求停止战争,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按照这位先生的话语,列宁以人民的名义提出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是为了自己和布尔什维克,根本没有群众基础。“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是列宁为了独裁提出,“人民的名义”不过列宁独裁的话术罢了。

这位先生似乎把群众看成了傻子,列宁的两万红军是什么洪水猛兽,一下就能把几千万俄罗斯无产阶级吓住,篡夺了代表民意的临时政府。如果是这样,那么临时政府里接手了沙皇的全套军队,还有议会的一半席位,应该是临时政府夺取政权才对啊。

而拥有暴力机器和国家机器的临时政府也不是什么白莲花,他们在十月革命前大肆镇压工人游行示威,到处抓捕布尔什维克,他们有这么强大的武装力量,怎么可能被2万红军的布尔什维克给推翻?

究竟是谁在搞专制独裁?

第二点,对于十月革命是否是军事政变,我们应该把目光调回十月革命前,看看列宁发动暴力革命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九月也就是七月流血事件爆发后的两个月后,全国的罢工游行愈演愈烈,临时政府害怕布尔什维克逐渐壮大,开始积极组织反革命力量,总司令科尔尼诺夫开始把军队调往彼得格勒,准备建立军事独裁政府,也就是所谓的科尔尼诺夫叛乱。但被首都工人和波罗的海水兵奋起反抗,布尔什维克派遣力量前往叛军进行宣传工作,最终导致叛乱流产,这时候临时政府在干什么呢?哦,这场叛乱就是临时政府的一部分嘛。

九月与十月全国的罢工浪潮愈发强大,工人阶级起来夺取政权,农村进行了土地革命,士兵赶走了军官,建立军队委员会,各地的工农在布尔什维克的带领下夺取了资产阶级与地主的政权,布尔什维克建立强大了群众基础。

眼见武装夺权不能成功,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开始企图利用预备国会来麻痹群众,由于工农革命的愈演愈烈,他们内部分裂出了社会革命党与孟什维克两派。这也导致他们在之后的苏维埃选举夺得了大部分席位,首先是列宁斯大林托洛茨基等主要领导人被临时政府迫害,大部分都在国外或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布尔什维克缺少领导人而宣传力量薄弱,其次是社民党与孟什维克作为临时政府妥协的产物,具备极大的麻痹性,尤其针对刚分到地的农民的所提出的土地私有口号,具有极大的迷惑性,农民只看到了土地,却没看到被临时政府保护的资产阶级与地主阶级,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变成还乡团重新夺取他们的土地。

但很快工农就发现了他们的企图,首先是列宁斯大林等领导人回到彼得格勒与莫斯科开始组织工作,布尔什维克力量开始组织起来;接着就是临时政府开始展露他们的反革命本性,首先临时政府企图用对外战争转移视线,他们进一步参与到了一战当中,这让本就厌烦战争的无产阶级的游行更加剧烈,十月革命前爆发多达50多万人的游行罢工;其次是临时政府的武装力量越来越集中,镇压力量越来越强,临时政府甚至打出了“宁要德皇威廉,不要布尔什维克”的口号,企图迁都莫斯科,将彼得格勒送给德皇,放任德国将炮口对准彼得格勒。

这也让布尔什维克本想和平夺取政权的期望破灭,如果布尔什维克不进行十月革命,那么巴黎公社就是布尔什维克的结局,因此在全国罢工反对的浪潮下,列宁等领导人带领布尔什维克与俄国无产阶级打响阿芙乐尔号炮声,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因此十月革命不是政变,而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革命,这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是俄国工农阶级夺取政权的伟大斗争。

第三点,十月革命中有两个政府——一个苏维埃政府,一个临时政府。按理说,选票是民主的、是代表民意的,那为什么投票率那么低?说明人们对选举带来的改变不认可,以及资产阶级政府不鼓励人们参与政治,也说明人们对议会选举的怀疑——议会如同黑箱子,人们看不清(虽然能看到议员的争吵,但却看不见他们如何政治操作,这也是无产阶级大民主要求人民掌握的)也摸不着。

你说你有政治生活,嘲笑河蟹,就如同太监嘲笑宫女一样。你所说的政治无非是经济罢工,游行,投票,你的这些有夺权吗,因此这些权力对资本主义内的国家来说,本质与大陆无异,只不过宫女本就没有,太监看似有,其实早被阉割了。

有人说既然共产党这么得民心为什么不去选举,议会选举的改良派下场如何大家已经看到了,资产阶级专政的下的议会是不可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我问你如果议会选举真的代表民意为什么那么多人的不去投票,投票率甚至不及50%。

第四点,这位先生说了列宁镇压临时政府,那为什么十月革命前列宁要被迫逃亡国外?为什么临时政府要扩充武装力量大肆抓捕布尔什维克?为什么他们要封禁布尔什维克党报?孟什维克在选举中获胜为什么还要进行白色恐怖,他们为什么还要害怕?这究竟是谁镇压谁?这位先生将无产阶级夺权运动说成政变与镇压群众,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白色恐怖绝口不提,真的是春秋笔法的高手啊。究竟是谁镇压谁?有暴力机器的强势一方被弱势一方镇压简直闻所未闻。

定性临时政府为反革命究竟冤不冤?我们可以看看临时政府的构成,保皇派与孟什维克占据大多数,保皇派作为被打倒的对象反而出现在临时政府中,所谓的临时政府究竟是代表的谁的利益?临时政府还自认是沙皇政府的继承者,一个民主政府干嘛还要做专制政府的继承者?

我们再看看二月革命后所爆发的三场大游行。五月份反对战争的十万人游行被镇压,死亡数百人;七月爆发的四十万人游行被残酷镇压,也让布尔什维克群众力量壮大,也加大临时政府对布尔什维克的迫害,无数工人和布尔什维克被逮捕杀害;九月全国爆发了罢工夺权浪潮,再加上军事独裁政府的破产这也让临时政府变得温和起来。

可以说临时政府不是最开始就对工农阶级让利,而是在布尔什维克和工农阶级的抗争下逐渐让步的,究竟谁是反革命一清二楚!

作者曾还引用了罗莎卢森堡的话来反对列宁的先锋队。可惜卢森堡在十月革命成功为布尔什维克送上了最热切的赞赏,并写了《论俄国革命》一文来表达喜悦,下面我就引用一下原文:

这是布尔什维克政策中本质的和持久性的东西。在这一意义上说,他们始终有着这样的不朽的历史功绩:他们走在国际无产阶级的前面,夺取了政权并且提出了实现社会主义这一实践问题,他们在全世界把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决战大大向前推进了。在俄国只能提出问题。问题不能在俄国得到解决,只能在国际规模上得到解决。在这一意义上说,未来是到处都属于“布尔什维主义”的。

这位自由主义先生带着小资产阶级学者通病,那就是春秋笔法以及个人主义,这位先生专门在下面写了“可能引人不适,请谨慎观看”,本质就是小资学者惹事又怕事的性格导致的,从文革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只要稍不合自己心意就会暗搓搓的骂你,但是你让光明正大的骂出来,他们就会说你要大清洗了,要批斗他了。怎么?我们只批斗你吗?他们把批评与自我批评当做身败名裂的大事,说着士可杀不可辱,那么无产阶级与先锋队内部也在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怎么我们就不怕身败名裂了?

可以说这位先生的话,一旦细究起来是站不住脚,他也是深知于此才会打上谨慎观看的标签。我也坚信这位自由主义先生的结局一定是被招安的,或者他说出这些言论就是等着招安的。还有这位先生不要看点维基百科和一些右派的历史资料就侃侃而谈,你的历史科普片面而又春秋笔法。

其实这位先生所有理由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概括,那就是“议会选举伟大,自由民主万能”。他们最喜欢说的就是没有比民主更好的制度,也没有民主给更坏的制度了。

那我也可以说没有比无产阶级专政更好的制度了,他们无非就是想说民主可以保证个人不会独裁者支配,保障每个人的自由,可惜他们对一件事绝口不提,那就是民主也有阶级性,他们混淆了阶级与民主的概念,将民主当做了超阶级的东西,将民主当做社会制度的万能药。可惜的是民主制存在于同阶级中,并且在不同时代有不同含义,以国内为例,封建时代是地主的民主,资本时代是资本家的民主,而共产时代则是工人的民主。

我们可以看到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民主是要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民主只是一直形式,专政集团本质还是人,也就是说还是为阶级服务,资产阶级的民主不可能反对资产阶级制度,也就是不会反对私有制,不会反对剥削,不会反对市场逐利。

资本主义就如同海里的金枪鱼,只能不断游动才能存活,自由主义先生只看见了金枪鱼就认为海里的鱼全是要不停游动的,可惜大部分鱼都是有鱼鳃的,不需要不停游动。

最后用雨果的话进行结尾吧:

人们对突然的,短暂的暴乱屠杀深恶痛绝,对长久的,慢性的长达几个世纪的屠杀却习以为常,这是不正常的。

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有所牺牲,但却解放了自己,不在被资产阶级剥削,不在被资产阶级专政。

笔者在最后放出“捉刀漫谈”的视频链接来供各位参考。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