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中法建交60周年”谈谈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既然已经明确中国目前的性质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那就应该进一步明确当务之急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压迫,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而不是用民族主义当作挡箭牌,要人民都去相信那种“如果不站在国家这边对抗仇恨美国日本就有可能又被侵略面临民族危机”的危言耸听。

  2. 民族主义只有在被侵略被压迫国家反抗帝国主义时才是进步的,对于已经实现民族独立的国家,民族主义就会变成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不具有任何的进步性。尤其是对于赵国这样的新兴帝国主义国家,民族主义更成为了转移阶级矛盾,掩盖法西斯面目的称手兵器。即使中帝赢得帝国主义争霸,也不会给无产阶级的生活带来丝毫的改善,当务之急就是组建一支马列毛主义的革命先锋队,在工人群众中建立起广泛的组织,实现无产阶级的大联合,把无产阶级从帝国主义的统治中解放出来。

前言: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深刻地体现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精髓——以阶级视角叙事,同一阶级的各国无产阶级战士才是战友,各国资产阶级反动派都是我们的敌人!以民族主义视角叙事,很容易就会落到资产阶级的陷阱中去,变成资产阶级对外扩张与争霸的炮灰!

前两天笔者看到了“庆祝中法建交60周年”的新闻,新闻里面说了一大堆客套话,讲中法关系如何“风雨同舟”,如何“历史长久”,对中欧关系如何重要等等。新闻报道说,这标志着“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朋友和伙伴越来越多”“民族复兴指日可待”——但就是没有提到世界人民!更别提“阶级“二字了!中修治下的中国与帝国主义国家称兄道弟,鼓吹“各国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以此为借口和掩护,对帝国主义国家殖民、压迫世界人民的行径绝口不提,真是不知“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这句话被他们丢到哪里去了?还是说在中修的眼里,各国资产阶级反动派才是“人民”?“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与誓言,早就被他们束之高阁,变成经院和书斋里的“历史遗迹”了。就算是这样,中修依然不放心,还要派出国保潜伏在相关专业里以“读书”的名义潜伏,监视师生的一举一动——“扛着红旗反红旗”的丑态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笔者打算以此事为引,简单介绍一下阶级分析法与民族主义的对立,并由此说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科学性。

阶级分析法叙事和民族主义叙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视角——各个资本主义国家好比于一座座“金字塔”。金字塔是一层一层的,即资本主义国家是由不同的阶级组成的;世界上有很多的资本主义国家,即有很多的“金字塔”并立着。

阶级分析法的视角是“横着看”的——不同金字塔的同一层才是同一阶级,其核心利益(资产阶级的核心利益是通过最大程度地榨取无产阶级的剩余价值以实现资本的增殖,而无产阶级的核心利益则是消灭资本主义以实现彻底的公有制)是一致的;而民族主义的视角则是“竖着看”的——认为在同一座金字塔内部的各个群体利益在根本上是一致的,遇到困难了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主张外部的民族矛盾是主要矛盾,内部的阶级矛盾是次要矛盾。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通过阶级分析法叙事得出的结论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联合起来”,主张各国被压迫人民互帮互助,斗倒各国反动派,因此得出的必然是国际主义精神;而民族主义叙事得出的结论则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主张各国“同胞”在“民族大义”这杆大旗下“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最终得出的很有可能是为本国反动派服务、挑拨各国人民自相残杀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是有历史局限性的,在具体的时空里,它是有其积极的历史意义的。例如在抗日战争中,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大举侵略,代表工农的中国共产党积极号召与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组建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同对抗日本帝国主义。在反对殖民侵略、争取民族解放的进程当中,民族主义是有很强的号召力的,它在世界人民争取独立和解放的历史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有的人会问:这个时候为什么不主张要联合日本人民,共同打倒中日两国的反动派呢?这里的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民大多数已经被法西斯主义蛊惑,变成了为日本帝国主义服务的帮凶。这个时候靠喊话和说理是感化不了他们的,只能靠暴力打垮他们的军队、解除他们的武装,让他们从反动派的异化之下解放出来,摆脱反动派加在他们身上的畸形的社会关系的枷锁,然后才能改造他们的思想,让他们接受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精神,他们才有可能加入并融入到打倒反动派的正义阵营中来。这也印证了“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的真理,在反动派操纵的社会关系的异化下,很多群众都别无选择,被裹挟成为反动派的帮凶,不仅仅是被日本法西斯挟持的日本人民,还有国民党反动派的“强拉壮丁”,当今中修的暴力机关的警察等等,我们不能简简单单靠宣扬“爱与正义”就能感化他们,只有靠长期的人民战争摧毁反动派实行专政的暴力机关,把被胁迫的人民群众从反动派的控制之下解放出来,革命才能胜利。否则,就会落入人道主义的陷阱中,滑到“合法斗争”“改良主义”的歧途中去。面对反动派,我们必须要坚决斗争!

而到了今日,对于实行了民族独立的帝国主义国家来说,既然已经不再需要追求民族独立了,那么就不应该再宣扬民族主义了——而事实上呢?以中修为首的新兴帝国主义国家,为了对外转移生产过剩日益加深所激化的阶级矛盾,他们反而把民族主义这杆“破旗”举得更高了!尤其是那些原社会主义国家,在资本主义复辟后,阶级分析法早就丢掉东洋大海里去了!俄帝恢复了沙俄的三色旗,大举侵略周边国家,企图要把整个欧洲变成其掌中之物,要当现代的“新沙皇”;而中修也不甘落后,高举“民族复兴”的破旗煽动民族主义狂热,“民族复仇”“入关学”“仇黑”的法西斯主义在社会舆论中甚嚣尘上、大行其道,“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的口号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毕竟在那些法西斯小鬼的眼里,黑人都不算是人呢!但是大家要知道,那些在中国享受“超国民待遇”的黑人,全都是中修在非洲各国代理人的子女,中修给他们优渥的待遇,就是为了笼络和控制他们,以加强自己对非洲各国的掌控力,方便自己更好地掠夺非洲人民!而那些处于水深火热的非洲人民呢?却变成了被歧视、被屠杀的牺牲品,这再一次说明了民族主义叙事的荒谬!正如二战时的日本也有反战人士和共产主义者一样,我们能以民族为单位不分青红皂白地复仇吗?资产阶级鼓吹民族主义,是为了把人民群众绑在自己争霸的战车上,他们让各国人民群众自相残杀,自己躲在后面大吃“人血馒头”;而咱们人民群众拥护民族主义是为了什么呢?为了那虚幻的“民族自豪感”吗?为了把其他民族都踩在脚下,看着其他民族的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然后冷嘲热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吗?还是说在帝国主义争霸战争当中稀里糊涂地死去,变成资产阶级的炮灰?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资产阶级老爷们坐在官邸里面花天酒地,而自己在毫无意义的战争当中流血死亡?这是一条不归路!各国反动派让我们自相残杀,我们绝不能着了反动派的道!

世界人民的阶级诉求都是一致的——打倒各国反动派,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我们自己翻身做了主人,按计划、有规律地调节社会生产,才能避免生产过剩,才能避免由此带来的侵略、扩张和争霸,世界人民才不会在资产阶级的操纵之下自相残杀,同样的悲剧才不会再次上演!

列宁说:

“一个有觉悟的工人,不管他来到哪个国家,不管命运把他抛到哪里,不管他怎样感到自己是异邦人、言语不通、举目无亲、远离祖国,他都可以凭《国际歌》的熟悉的曲调,给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

让我们高举马列毛主义的旗帜,发扬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带领世界人民摆脱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欺骗,争取社会主义共同未来!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