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何故消失,属于劳动人民的“好年”何日方到?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年味的消失,许多人都认为是家庭原子化的趋势和传统意识形态消亡的表现。但是总的来说,当代沉重的资本主义压制下,文化领域也变成其压制人民群众的工具,人民幸福感大大丧失,何来好年之说呢?
2,不如从这一方面进行考虑,随着资本主义的在中国的复辟与发展,中国从短暂的无产阶级专政下,人民拥有结社的权力,在前三十年,体验了真正的集体是什么样的,而现在,无产阶级又再一次的被打成原子化的个人,所在的集体也只不过是伪集体以及奉献自己为个人的利益,又再一次回到了“走亲戚”这种靠血缘维系的关系当中,而就算这样也被进一步发展的资本所剥夺

“年味”越来越淡,年轻人走亲访友越来越少,甚至出现了“断亲”现象,这些作为近年逐渐进入大众讨论视野的文化现象值得人们深思,笔者结合自身经历和个人认识,于此从三个方面与大家探讨。

下载

其一,当代家庭的属性在近几十年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建国前三十年,即1949-1979无疑是我国人口的主要增长期,在这个时间段内组成的家庭,多以一夫一妻加抚育多个子女为主,而在八十年代,不少新生代家庭呈现出一家三口的新形势。在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后组成的大家族,一方面出于受限于历史条件及家庭在地生产力的限制,一方面有联合人力物力建立更能捍卫劳动人民利益的集体化需要,故而彼此间组成一个无论是劳动力还是物质资料都更为集中的大集体,以应对不稳定的自然和社会事件的影响。进入八十年代,我国开始迈进工业化社会,大量的非城市出身的独立个人能够在此新形势下进入城市获取工作,从而拥有了以个人为基础的可支配收入,这才是新型家庭模式得以形成和维系的直接原因,而非同期当局强制执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但与此同时,社会主义公有制被破坏,传统的集体大家族失去了其存在的物质基础和社会条件,因此走向衰落。同时,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欠发达地区的人际“小圈子”被打破,原有“小圈子”的物质依附甚至是人身依附在这个过程中同样被打破。在当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演化下,“小家庭”由此出现,这种小家庭脱离了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中的集体劳动,也让人缺少对集体的归宿,自然无法体会集体中的“年味”。

其二,人们认知中传统的“年味”,其本身也是节日在漫长演变时段中形成的某一形态。正如上文所提到的“小家庭”和“大家族”之间,其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复辟的当代,彼此的互动关系也在不断调整。过去的“年味”,其存在的物质基础,正是依托着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组成的相对集中的物质资料和相对集中的人口,往前追溯,在战火纷飞的旧社会,人们生存困境尚待解决,更别说过节和“年味”了;而往后看,当代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复辟后丧失了结社权,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现代化集体生活是怎样的,即使有那也不过是虚伪的"只要奉献"的剥削式集体。所以只能采取过去小生产条件下的"走亲戚",靠血脉为继的集体来体现和获求集体的温暖,也就是所谓的过年。而随着资本主义越是发展,其对广大劳动人民的人际关系也愈发“异化”,此等现状亦愈发难以为继。当代亲朋好友间逐渐不聚少聚,有不少仅因在聚餐出资问题上难以达成公识,更有甚者逐渐演变为“断亲”。在此引用经典语句下定论: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马克思

其三, “年味”的消散有其物质基础,但是分析不能只停留在具体的表象,但分析具体物质条件的同时不能离开生产关系。我国的社会生产关系及其劳动方式在近几十年发生的剧变,是导致属于劳动人民“年味”消散的根本原因!许多构成传统“年味”物质基础的,恰恰是建立在曾经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下,同时依托相对集中的物质资料孕育出的能为广大劳动人民消费使用的文化产品。当社会主义公有制被颠覆,这种文化产品存在的基础被迅速瓦解。资本主义全面复辟后,哪怕是有再丰富的社会生产力,劳动人民因受剥削长期挣扎在温饱线上,事实上也不能拥有更丰富的文化产品和相应的物质体验。资产阶级能为自身营造“年味”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但事实昭然若揭,这是用无数劳动人民的血汗换来的,劳动人民在其中非但无法感受到“年味”,而且作为这种反动生产关系的受害者,日复一日地经历着艰苦且不公的社会生活。

宏观来看,随着同期我国资本主义私有制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原有的社会结构被打破,原有因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需要结合的人们,其人际关系也同样面临重组。亲属间的社会联系亦愈发薄弱,这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好事一桩,在新历史条件下,更多的人得以寻求与发展出新的社会关系。但正在这个新的历史时期下,因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而暴露出的问题变得愈发直观和尖锐,无论是过节,还是日常的社会生活,广大劳动人民因剥削和不公面临的困境仍在发生,要争取属于广大人民的一个“好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