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哈密自由路改名宗棠路——民族斗争说到底是阶级斗争问题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民族矛盾是人民内部的矛盾,新疆人民所受到的压迫依旧是反动的统治阶级所造成的,他们与无产阶级拥有相同的敌人——资产阶级。
2、文中说毛泽东时代对少数民族采取“汉化”政策,这是完全错误的!!! 对少数民族采取‘’汉化‘’、‘’同化‘’的政策正是反动统治阶级大汉族主义的表现,是中国封建皇朝、国民党和中修做的事,和毛泽东时代民族政策是截然不同的!毛泽东时代的民族政策,是各民族劳动人民平等团结,反动共同的阶级敌人。是充分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对其中落后的,反动习俗,也是发动少数民族劳动群众自己起来改革,而不是由汉族来强制同化),保护和发展各民族的语言文化,而绝不存在汉化、同化!已要求本文作者尽快修改。

2月4日,新疆哈密市伊州区“自由路”恢复老地名“宗棠路”。据《哈密地名志》《哈密县志》记载,1880年,宗棠路在哈密老城内开始修筑,以左宗棠命名,东西走向,全长340米,宽9米,宗棠路路名使用达70年之久。1950年,哈密县城重新规划,宗棠路改名自由路,经多次改扩建,宗棠路现延伸至1200米。

左宗棠是个汉人,本来和新疆没有什么联系。唯一将二者联系起来的便是1876年左宗棠收复新疆这一事件。他收复新疆后,当地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路来纪念这一事件。收复新疆是个复杂的事件,这里面既有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民族问题,也有帝国主义干涉的因素。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1950年哈密重新规划,将宗棠路改名自由路。在新疆和平解放后,毛主席也十分关心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而且主席也很关注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

他先是在1952年对西藏工作做了批示,

“我们惟靠两条基本政策,争取群众,使自己立于不败。第一条是精打细算,生产自给,并以此影响群众,这是最基本的环节”,“第二条可做和必须做的,是同印度和内地打通贸易关系,使西藏出入口趋于平衡,不因我军入藏而使藏民生活水平稍有下降,并争取使他们在生活上有所改善。”

可以看出主席的核心就是保障当地人民生活,实现团结多数,孤立少数。保障了我们存在的物质基础,就能避免坏分子去煽动当地人民反对我们。

后又在1953年批判了大汉族主义的问题。

“必须深刻批评我们党内在很多党员和干部中存在着的严重的大汉族主义思想,即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民族关系上表现出来的反动思想,即是国民党思想,必须立刻着手改正这一方面的错误。凡有少数民族存在的地方,都要派出懂民族政策、对于仍然被歧视受痛苦的少数民族同胞怀抱着满腔同情心的同志,率领访问团,前往访问,认真调查研究,帮助当地党政组织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而不是走马看花的访问。”

可见主席对于大汉族主义歧视少数民族这种现象持鲜明反对态度。

而对于民族矛盾,斗争的问题,主席的认识也很清楚,“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这是主席支持美国黑人斗争时的声明。但在处理民族问题时,无论是国际上的民族殖民地问题,还是国内的民族问题,都是适用的。

正如他所说,

“在美国压迫黑人的,只是白色人种中的反动统治集团。他们绝不能代表白色人种中占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

曾经压迫少数民族的,也只是汉族群体中的反动统治集团(国民党集团)。而他们是绝不能代表汉族中占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

而主席的民族政策,笔者大致概括如下:
第一,关心群众生活,使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第二,充分相信、依靠、发动群众,和群众中的分裂分子、坏分子做坚决的斗争。
第三,培育一批懂得马列主义彻底反对民族分裂的少数民族干部。

在这样的民族政策下,左宗棠,作为反动统治集团一份子,再以他的名字来命名道路无疑是不合适的,因此宗棠路被改名为自由路。而新疆的和平解放也确实代表着长久以来受到深重压迫的新疆人民从此自由了。

显然,如果继续按照毛主席的路线走下去,新疆必然走向长治久安。但是毛主席死后,文化大革命戛然而止。党内的走资派重新掌握权力,随后便开始“拨乱反正”。而那些恨透了毛主席的反动派自然不会落实他的政策,处处唱反调。

一方面,他们削减了对新疆的补贴,又停止了毛主席的民族政策,搞起了所谓的少数民族相对自主的发展的多元化民族政策。这些走资派更是害怕极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提法,公然反驳“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

那之后便是我们所熟知的新疆大乱,先是震惊全国的新疆和田大案,再后来是少数民族上街游行,再到我们熟知的七五事件。然而,这些官僚资产阶级还公然违背唯物辩证法,将自己上台导致种种阶级斗争掩饰为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民族斗争。可以说已经彻底走到了广大无产阶级的对立面。

而后,这些官僚资产阶级也搞过所谓“怀柔政策”,但是放弃了相信依靠发动群众,也无法这样做的他们,是必然无法处理民族问题的。所以很快,这群两面三刀的东西就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搞起了“新疆再教育营”,在新疆实行法西斯专政。

几天前,哈密市才将宗棠路的原称换了回来,但是早在40年前,这群反动统治集团就已经回来了。但这不要紧,因为总有一天,无产阶级会识破这群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反对派的真面目,也必将推翻他们,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到那时,再将这些反动残余清扫出去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