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宿舍的专硕生,困于高房租”——聊聊某国教育环境下内不断的强迫内卷,剥削和压迫学生的各种问题

广告☭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Chingkang(@maoistQAIIbot)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文章从一位专硕研究生的事迹着手,从事实说明了当前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教育对学生群体的压迫,而改变这一切的方法只有推翻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实现。
编者按2:本文通过详细地介绍一名专硕生的事迹,体现了当今资产阶级专政下教育体系的残酷,只有无产阶级专政的教育是为学生、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资产阶级的教育只是为了分化阶级。

在如今的资产阶级教育的制度教育下,已经不再是为了给广大无产阶级下的学生教育服务,而是为了占取少数、极少数的资产阶级权贵精英子弟服务。所以在目前的教育下,教育已经不是为了服务工农阶级,教育也不是为了解放全人类的目标,而是仅仅为了增值而服务,脱离了劳动成为了资产阶级社会制度的筛选工具,以上某国的这些严重的问题,只有摧毁了资本主义的经济体制,和推翻官僚的昏庸统治,才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政权,才能建立起无产阶级的教育。

笔者按一个现实的无产阶级家庭例子来引论一下我们这里要讲的这么个话题。首先是我们本篇讲的主人公———周青青同学,她的家庭条件算是中等,经济来源也是同样靠父母身上所得,但是大部分都经济压力都靠的是父亲,如今她在这个教育制度的模式下,她本人也很拼搏和努力,硬核的考试虽然没让她考研考进学硕,但是也在这个结果下有一定入学的标准,考进了后面的北大的专硕,也就是她本人后面拿到了这个录取通知书。至此周青青决定接下录取书之前,也问了父母的意见,2022年,升学大四的暑假前夕,周青青拥有两个报考的方向。她最向往的是北京大学心理学硕士,但是三年学费总共19.8万元,招生简章里还写明“不安排住宿”,也就是说她这个入学的学费不包括住宿,总共要这么多,她心里清楚,她所报的这个学校的住宿不允许专硕生住宿,也就是说,她不仅要在学校学习,也要租在学校外边的房子住,先不说租,以北京的这么一个地租又贵的一个门槛上,更何况还是要安插在学校附近租,要么就是租去学校更远的地方,省下一笔钱,要么就要花更多的钱,省下这几年的路程奔波。所以她按照如果住在附件的房子,按照每个月的生活费3千元月房租2千元的水准,算出读完三年的专硕需要花费父母40万元。

这个数额让她感到唯恐不安,因为此前她计算过到英国读取一年制硕士的费用,到北大读3年专硕的费用,比到英国留学一年获得学历的费用更加昂贵,这种对比结果让她自己本人非常的犹豫。

再则,她也可以报考西南大学的专硕,三年学费比读北大便宜7万元,加上综合两地消费和房租水平,于此对比,成本更为的低。

只是,北京大学“牌子更硬一些”,她无法果断舍弃。

回到家中,她在饭桌上给爸妈再次算了这笔账。本想着父母会很惊讶,但是没想到父母全程面色平静。他的父亲经过思索,对周青青人表态确实希望她能考上北大。他跟女儿的解释,“如果是北大,这几万元的差额他认为是值得的。”

殊不知,在那个夏天,周青青一家三口都不甚了解北京的房租水平。实际上,读完北大这个学位的费用,比周青青计算的还要多长一块,比预算多出的支出还要多,主要是落在房租上。

还是到了2023年的年底,国内各大高校不再为专硕生提供住宿的消息,一度遭遇热议,包括这个塞里斯下的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和复旦大学等一众知名高校的表示。至此,还找借口和理由表示“无法容纳所有学生,宿舍资源紧张”,在这么一个理由下。其实也真正意义上的可以理解为,给那些“资产阶级后代的权贵精英子弟学生留位置”而找的理由,且也在暗面上压迫和剥削着类似周青青一样家庭情况无背景的学生。

那么接下来,在这么一个教育制裁的麻痹下,周青青在之后呢也是听父亲的意见为了省下更多尽可能的费用,也是租了一套离学校更远、更便宜的房子,虽然房子的状况也比较老旧,但是归根结底,周青青还是理解父亲的难处,搬到了那里,但是路程也变远了许多,起码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和公交才能到达。对于每周有5、6天要上课的周青青来说,路程确实波折和麻烦,但她心想这未来能省下一大笔钱,也自我麻痹地漠然接受了。

在一段时间的生活后,周青青在北京大学学习了一段时间,虽然她感觉自己在过程中也算是比较满意,但是随来之后的一种割裂感时时刻刻酝酿着。说着“一方面,我在最顶尖的学府做最纯粹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也在花着一大笔一大笔的钱,毫无办法…”面对这样一个矛盾的想法,她其实也比较复杂,所以就把主要的希望全寄托在未来能不能找份好的工作上了。

直到快毕业了,她在学习阶段的认识,所学的含金量高,在这么一个全国高校水准中数一数二,肯定能找到工作的想法逐渐才被打破,在得到社会的一些信息后,比如她一位互联网的“大厂”朋友告诉她,招聘工作的筛选往往筛选第一学历,专硕属于后者。知道了这么一个信息,让周青青本人比较灰心和难过,她赤裸裸的在这个事实中发呆和抑郁,开始变得心怨不平。

她对未来的规划,开始变得悲观,聊起未来,她还在半调侃半宽慰自己地说:“实在不行,我就回重庆继承家里的小房子。”来安慰自己。

——————————————————————————————
首先先说说文章上的周青青,她刚开始录取前已经在这个河蟹的控制下进行了一系列的录取生活条件和消费上的压迫,在私有制的教育制度下,不断地给这类似周青青的这些寒门子弟东西找个借口打发和不断的物质为难,乃至在学费上也剥夺更多的钱,但被这个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所鼓吹的民族情怀和爱国主义的话语,蒙蔽了他们的双眼,让他们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么个被压迫和剥削的事实,现在单单只是说到教育上,也有很多往再低一层方面上讲,比如其他的普遍教育下学校也在实行这样的手段,包括收费上的肆意妄为。我们应该清楚的认识到,在当下某国的制度下,面对着逐渐内卷的形式,还有他们官僚在教育下的嚣张作为,都是他们官僚制度下的必然结果导致的。至此,也都是我们作为反抗的准备,但是在这个反抗中,我们身边也有很多被某国教育所囚禁的知识的学生们,他们还停留在小资产阶级的思想里,也是没有完全觉醒的状态,也包括泛左在内。但是我们所处的情况下,也应该更加明白,搞清楚形式,放弃一切对某国的幻想,笔者也不是随便的虚空索敌,如今现在都有卖猪肉的大学生,还有高材生在底层进行工作的这么一系列真实情况,乃至于取消了公布的毕业生就业率就是证明。由此这些例子可见,所谓的“读书能改变命运”、“能跨越阶级”,再看看本文所举的这个周青青的例子,实在是讽刺!况且比这样的结局还惨的学生更多,还更加的不堪入目!在某国的社会性质下,这种空话、谎言,就会在时间上慢慢的尖锐和突出,直到被每个人民群众都唾之扬弃。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教育不过是来宣传和灌输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工具,所教授的知识也只限于将学生培养成为能够维持资本再生产做贡献的合格被剥削的劳动力。

高校如此,那么往下的学校,也是默不作声的遵循着河蟹的控制,就连大部分老师,也不清楚教育的根本意义,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大部分老师也是受剥削的对象,思想上也同样蒙在鼓里,实则不是为了剥削而剥削?面对一些中学上的,高中上的,某国的教育下这几年的改革,无从不是更加加强了了他们对我们学生的内卷和筛选,不仅从根本问题上没有解决问题,只是在伤口撒盐,不断地往导火索身上引。

在这些资本性质教育下,相对的,作为真正的社会主义下的教育是怎么样的?首先做我们作为人民当家做主的主人,其教育下也必然是跟他们相反的,我们在劳动中学习,在理论中相互实践,我们深受自己的团结而努力去实现无产阶级的一个又一个目标,面对走资路线的错误,及时纠正和阻止,敢于作斗争,遇到不懂的同一起贯彻好理论知识,互相地自主的学会思考,发现错误勇于发声,使广大人民群众能够每个人都有觉悟和理论知识互相学习和进步,在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的领导下,必然是会不断地进步和革命的,且也会进行这方面的完善的。

我们理论知识的武器来源于马列毛主义的理论知识,在宣传或者是实践的这些方面上,不仅要善于利用好这把理论知识的武器,也要用这把武器去点醒更多的同志,照亮和揭露这个社会下的腐朽和黑暗,对于组织之后广大的人民群众,这是一个目标,也是一个长期需要进行的一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