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产品与性剥削——擦边游戏与黄色网站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非常犀利的一篇文章。主要论点很简单,就是“资本主义下的物化行径”,而作者则没有泛泛而谈,而是从女性解放这一角度展开了论证。当然我们也要说,这一切的原因不直接来源于“消费者”,或者说,不是如资本主义那般所言“我们只不过是顺应了消费者的品好罢了”,像这张倒打一耙的言论属实可恶。之后如何解决此类的问题,不仅仅要对群众进行再教育,更要直接取缔这些个产业,我们当然要说“性”本身就是一种客观的存在没什么好值得羞耻的,但直接赋予“价格”,就不是简简单单在讲“性”本身,把这个字随便换一个都成立,这就是无处不在的异化和物化。
2、如今的福利姬也好,曾经大下岗后大批妇女被迫卖淫也罢,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之下,妇女被迫出卖身体,以性资源换取生活,而还有获利者这样说:“她们是自愿的。“多么无耻啊!在中修的统治之下,性变态软色情在墙内站稳脚跟,无论是中哪个平台都能看到他们都身影,在这条完整地产业链上,受害人永远是妇女,躲在其背后的人赚得盆满钵满。不只是此类软色情擦边游戏,性剥削体现在方方面面,广大无产阶级妇女受资本主义和父权制的双重压迫,而只有砸烂这旧世界,推翻资本主义和父权制对妇女的压迫,才能够真正地实现妇女解放

近日网游“碧蓝航线”开展了年会活动,主办方请了“福利姬”扮演游戏中的角色,这里就着重说说“福利姬”这一名词,指女性角色穿着暴露给人发“福利”,而碧蓝航线也是有名的“福利”游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已经不需要多说了。

这种色情产品,是通过视觉来产生性交易,与“福利姬”、擦边游戏相同的是各类黄色网站,甚至是卖淫。

很多“左翼人士”,声称自己的进步,却沉迷于各类色情产品,殊不知看黄色网站与嫖娼无异。

这种性剥削潜移默化地渗透着人们的思想,改变人们的认识。很多人觉得色情产品只是在贩卖女性或者是宣传暴力,那真就是大错特错了。色情产品是一种媒介,它是性剥削的基础,是的,那些黄片甚至是擦边游戏都是性剥削的基础,没有这些媒介,怎么让人们把妇女与性画上等号呢?那些什么“足控”、“手控”也逃不掉!不要觉得这些小东西很无所谓,正是它们一步一步地巩固了女性等于性用品的地位。

色情产品们大声喧嚣着,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懵懂的少男少女们:“女性就是性,她是一个物品,男性可以向女性购买性。而女性呢?她们为性结婚,为性约会,为性所用,也为性所控制!”

资本主义将一切性交易都摆在明面上了!她们被明码标价,分门别类,什么幼女熟女(真是恶心的词语)大胸美腿,简单的一张照片就完成了一场性交易!果然,资本主义将一切肮脏的东西都放到了市场上。随着妇女加入生产大军,不再被限于家庭中,新一轮的性压迫也随之而来,女性在职场中被造黄谣、性骚扰、潜规则等事件层出不穷,与之相对应的色情产品也“迭代更新”,不如说,正是因为这些色情产品的存在,才让人们在看到女性时先想到的就是性,是它们的存在巩固了女性等于性用品的观念,也巩固了父权制。

物化女性其实很简单,将她们的一切都划分为零件,统统打上色情的标签,不符合色情标准的“零件”呢?那她们不算女性!

他们为他们的行为开脱说“这是在解放女性展现自己的美的权利。”这种荒谬的言论不知道他们自己信不信。

远离色情产品,批判色情产品,打倒色情产品,帮不了卖淫的,还管不了自己嫖娼吗?

8 个赞

第一性剥削不单单只有妇女

第二如何衡量色情产品与性教育和正常产品之间的边界线?

第三把虚无产品跟嫖娼挂钩也未免太极端了,嫖娼是实实在在的剥削行为,而虚无产品无论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都不能改变它本事是虚无的

第四最应该讨论的是虚无产品的取舍与尺度

第五抵制嫖娼是基本

第六没有父权制只有特权制,父权制这种说法就不利于团结男性

1 个赞

瓜游(碧蓝航线)国服玩家只能玩到和谐版的,国服玩家对这点是很不满的。以前网上经常看见有人(估计大多是年轻人)说“老爷们自己还嫖娼却禁止我们玩二次元”、“给黄书排版版十年,真嫖娼执绔子弟都没判这么多”(想想特色连真正的性教育都打压)。另外,虽然玩个黄游严格意义不算嫖娼,但是这东西实际上在潜移默化地在给玩家灌输“嫖娼合法化”的思想,危害还是有的,不然可以在这个玩家群体做个调查“你是否支持嫖娼合法化?”,我感觉这个群体里肯定会有一些人选择支持

1 个赞

那么普通人的正常性需求,能不能摆在台面上说呢?或者说怎么解决呢?我不需要所谓的“政治正确回答”。
还是说只要是有关性的,都如同特色一般,实行类似于“禁欲主义”的价值观?
下面我想引用一段墙内某人批判特色关于文化产业的文章片段,虽然他批判的是特色在文化产品方面的制度,但是我觉得可以用在这里。

原文片段:
文化产品先首先是被拒绝列入管理,才会野蛮生长,Steam长期是文化管理部门的眼中钉肉中刺,正是因为国内连一套合格的,符合中国人民文化需求水平的分级审查制度都没有,大量国内制作公司才会跑到国外去上架产品,监管彻底无效化。而对于这种场景,官僚机构选择了他们最熟悉的手段,那就是掩耳盗铃,假装不存在。

这背后有历史原因,在本土两千年强势的封建文化,以及早期革命历程所带来的禁欲主义和清教徒作风共同作用下,主流社会一直推崇诸如红灯记一样高大全式的人物,性和暴力等在封建社会并不高尚的元素,在中国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

意识形态上追求绝对纯洁,必然导致文化管理者试图将所有公民改造成道德上没有任何瑕疵的人,但却忽略了道德与法律都是实时变动的,在半封建的农业社会建立起的道德秩序也必然随着封建社会的崩解而消散。

于是,在当代,道德上的完美苛责和社会的实际生活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割裂,

事实上这种割裂带来的负面作用,我们已经见到了,那就是老一辈人制造了性压抑,禁止孩子在年轻时代和异性接触,却在子女长大以后希望孩子赶快把孩子生下来,但从数据来看,新生儿显然不是石头缝里的孙悟空,到了年龄就会自然而然地蹦出来。

十几年前苍井空之所以能被网民们称为老师,就是因为日本AV承担了一代中国青少年的性教育工作,没想到十几年之后性教育工作依旧是由爱情动作片来进行,这时候却没有人打着关心青少年的名义,关注在性教育缺失当中受到的伤害。这种保守主义造成的原地踏步,显然是跟不上中国经济与社会进步的速度的。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整个社会,特别是中老年群体所关心的青少年健康仅仅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健康,认为认知上的单纯和透明,和实际生活中的青少年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1 个赞

红灯记那样的高大全式的人物是毛泽东时期创造的革命的人物,他有其优缺点。在道德实时变动之时怎么把价值观改革好是个课题,也不能性教育都靠AV啊,也不能大肆宣传纵欲主义啊,也不能色情产业合法化啊。看看苏联解体后青年和青年女性被迫背井离乡去卖淫,你希望咱们中国也这样吗?还得想如何对中老年群体进行这方面意识形态教育,我爸还认为性一类的东西是西方对中国的意识形态侵略呢。我觉得关于性方面的处理可以从教员(虽然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制造性压抑的老一辈)的理论中找找启发,我感觉他是挺开明的人,当年他反对保皇派给了人民造反的权力

1 个赞

性压抑和现在的教育制度还有社会环境离不开
一边是特色的压迫式教育,一边是资本主义对性的拓展和扭曲…

确实,只能说性教育这座大山要等未来再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