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赴某地瞻仰毛主席雕像有感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天上的太阳红彤彤,心中的太阳毛泽东”,在毛主席诞辰130周年,仍然能够听到许多民间自发纪念毛主席的聚会和歌声。本文通过细腻的描写一则出行,表现了人们记忆里对解放者事业的长久怀念。

2.本文通过描绘主人公在主席诞辰当天的见闻与心理活动,充分表现了“我”对当下政治体制的思考与思想上的斗争。同时以第一人称视角展现了人民在纪念日当天的活动。

————————————————————

因为工作和个人生活上的一些原因,我不得不留在外地,很可能过年也回不了老家了。

工作之余我翻开手机日历复盘这快到头的2023年,发现时间竟已来到12月份。我试图整理一番杂乱的思想——12月份,好像是去年疫情全面放开的时间点。等等,也可能是今年一月份,我不太清楚……数着日历上的一个个方格,忽然间我意识到,主席他老人家的诞辰就在这个月,网上一查,今年刚好是130周年。我思量片刻——今年大抵是去不成湘潭了,倒不妨在当地找一座主席雕像看看,瞻仰一番他老人家。

于是我在26号当天下午请了假,坐上了前往本地某广场的公交车。幸运的是离我的居所也不算远——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呢?我想。

时值冬季,干冷的空气压缩着人们的剩余思考,催逼着要使人折服。我蜷缩在车内一处角落里,刷着手机安排好今日的行程后,合上双眼。

没过几分钟,困意便逐渐袭来——本来昨晚的睡眠也是不足的。

伴随着车身有规律的晃动,我的一丝意识在车内上下起伏着,像初生的婴儿般探索着周围的新鲜事物,一切变得新奇而又陌生。偶尔传来的讲话声变成了失真的异国语言,车内间或响起的刺耳的无规律的机械噪音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不速之客,它们狂妄地叫喊着要向我的意识宣战——而在这喧嚣主宰的世界里,我只能远远地躲开它们,后退、后退,再后退一步。而它们则如同潮水般涨了起来,首先占领了我几近麻木的双脚,渐渐地到了腿部,腹部、心脏……

时间在这里汹涌地流逝了,它是淹没一切呻吟的终极寂静。如同脱胎于海洋原始汤的渺小生命初次步入寂静无垠的宇宙深空那般,我彻底被浪潮吞没了。

黑色的云、雨、风暴侵蚀着一切,我于这风浪中沉浮,不留下一丝生命的回音。

突然,天边划过一道银色的闪电,仿佛有什么不可匹敌的力量出现了——那是一只海燕!

一只被雨水浸透的海燕在潮浪之上高傲地飞翔!

“啊,海燕那!”我高叫着,“带我走吧,带我走吧!”我在这要使人溺亡的潮水中挣扎着、惶恐地高叫着。

于是为了我那记忆的抵达,海燕迎着漫天的潮水扇动起她的翅膀。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张开眼睛,同时检查我的生命体征。嗯,还算正常——不,也许脚稍微有点冷。

“梦境与现实的交汇处常常会出现一些怪诞的东西,就像那些时间之外的记忆一样使人捉摸不定。”我想道。

我长出一口气,搓了搓手,释然地躺下了——我太需要充分的休息了。与此同时我随意向外一瞥——窗外有几个蓝色制服的警察。

我的情绪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地打了一拳般跌入了谷底。

尽管他们只是站在不远处和路人交流着什么,但这些我的同类们还是勾出了我内心深处的记忆——我想到了去年的河南村镇银行事件。同样制服的警察强制驱散了维权人群,扯下了毛主席的画像——他们把维权村民们唯一的精神寄托不由分说地踩在了脚下使之变成了一文不值的废纸。透过车窗外这几个警察的背影,我仿佛看到了失望至极的、惊慌失措的人们像过街老鼠一样四处逃窜的狼狈至极的模样,耳边的噪音仿佛变成了此起彼伏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愤怒的、控诉的叫喊声。

就像世界上每一个宿醉一夜后情绪失控的酒鬼那样,我突然有一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河南村镇银行事件是无法通过正常的墙内渠道完全了解的,这意味着大部分人被完全蒙在鼓里。而真正该死的那些人却管控着大部分的信息渠道,这使得他们可以在昨天刚把主席的真正拥护者们痛打一番后就在今天高高地举起诸如“纪念”、“同志”之类的的镶金破旗,把群众们的感情拿捏于股掌之中把玩。因此,我的心中窝着一团愤怒的火。这种持久的愤怒伴随着其他难以描述的复杂情感驱策着我,驱策着世界上每一个受压迫、受剥削的人。

……

毛主席

到站下车之后,远远地便能看到广场中央的毛主席像。这座主席雕像矗立在坚实的基座上,穿着军大衣,戴着标准的红军帽子,右臂水平抬起指向前方——这是主席生前的一个常见动作。事实上,雕像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我看了几分钟就觉得无聊了。就像现在网上充斥着的同质化严重的关于毛主席的纪念文章一样,大部分都是重点强调毛对国家发展和民族解放的贡献,或者是他的个人品质之类的。作者与读者都共同参与到了一派祥和的气氛的塑造中来,墙内墙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仿佛这一天与传统的中国节日也没什么不同,无非是在传统节日时祭拜祖先或神明,而在这一天祭拜另一个能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比肩神明的伟人罢了。

这种忧愁、烦闷与百无聊赖混合在一起,随时间推移发酵为了后悔。事实上我早该意识到全国的雕像都是些形态差不多的死物,我本该利用这些时间去处理那些让我心不在焉的琐事的。

随后我在广场边上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回想起近段时间的不快经历,大概我的确是有些后悔了。目力所及除了同样无所事事的路人和四处乱跑的小孩外,最显眼的是几个穿着天蓝色红军制服的中年妇女,旁边围观着凑热闹的大爷大妈——这是个还算有趣的观赏对象。她们用我听不太懂的本地话唱着什么。

“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

这是《大海航行靠舵手》。虽然我对整首歌比较熟悉,但因为大妈们普通话发音和跑调的问题,我只能勉强脑补出歌词。

“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

……

“哎,小伙子?”

正当我漫不经心地去听时,一个笑脸盈盈的大妈突然凑近问我,“你觉得毛主席伟大吗?”

我顿了一下。

“嗯嗯,非常伟大……”

实际上我很想说主席只是掌握了辩证法的很有智慧的普通人,他晚年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如果把他描述得过于完美就可能阉割掉其思想的革命性和可更新性,进而把他塑造成完美且无害的神像,而人民才是最伟大的等等。但幸好我还不至于蠢到在主席诞辰这一天说出这种没情商的话来扫其他人的兴,因为我意识到对方的笑容是完全自发且真诚的——人民真诚地拥护他。

这种真诚使我们放下了地域、年龄、性别、认知的成见,而在某些事情上变得同一。当我们一遍遍地喊出“毛主席万岁”时,这种同一性被一遍遍地加强、重塑,最终内化为对某种思想、某种意志的高度认同。到了这时, 一切对于他的抹黑与批判都显得相当次要了——不会有人在意他的私生活,正如不会有人在意他在记者面前抓虱子一样。

“他改变了中国!”中年妇女说道。

我点点头以示赞同,“他改变了世界。”我想道。

……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伴随着收尾的拉长音和围观群众的叫好声,整首歌终于结束。

我暗自摇头。因为刚才的歌声不仅严重跑调而且还有几处地方完全不合官方原版的歌词,再加上拗口的本地话更是叫人半懂不懂的——唱得就像我明明踌躇满志却又徒劳无功的2023年一样烂。

“好!再来一首!哈哈……”

……

午后的广场上笼罩了一层薄暮,夕阳平等地映照出人们喜悦的、麻木的、倦怠的表情。广场中央的毛主席像矗立在那里伸出手,捍卫着人们片刻的自由与快乐。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与此同时,不远处的红军妇女们的合唱又响起。

于是我决定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这里的歌声,我还要听。

————————————————————

谨以此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

2023.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