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槽姐”出车祸,官老爷们会用手里的权力吸干无产阶级的最后一滴血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本文在讲述“血槽姐”事件的基础上,将普通人亲身遇到过的输血经历与之对比,更加血淋淋地说明了河蟹的反动。天下苦官僚特权阶层久矣,正如文中所说,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才能改变这一现状。
2.因为资本主义的复辟,资源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医疗资源亦是如此,无产阶级就像耗材一样被资产阶级使用,特权就是官僚资产阶级的附属品,文中的两例事件形成的强烈对比就是鲜明的阶级矛盾!

余小姐在西藏阿里地区度蜜月的时候,不幸遭遇了严重车祸,导致大出血,肝脏破裂,失血过多而导致昏迷。西藏阿里地区的医疗条件较差,她靠大量献血撑过3天,随后她父亲花120万包下湾流G550公务机,转到成都华西医院治疗,然后直飞杭州,终于将她从鬼门关里救了回来。余小姐随后将自己这段经历做成视频发到了网上,很快就遭到了舆论的反击,因为这种特权是广大人民群众所完全无法想象的。

为了救治病危的余小姐,丈夫的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找到阿里地区的有关部门,动员了当地所有的公务员前来为她献血。

“一共7000多毫升,你全身换了两次血。”“整个阿里自治区的a型血都给你输上了。”不仅如此,从医院到阿里机场的路中,警车都在前方开道。

在引发舆论的强烈反击后,丈夫否认了小姑姑有特殊背景,解释道当时只是因为妻子受重伤,才刻意夸大其词,她的父亲也不愿意说那个“小姑姑”的身份,只能说她“快退休了”,至于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单位开车的司机而已,没有多少收入,为救治女儿包机那120万都是借的。“

稍微动脑子想一想就能明白,这些说法完全站不住脚,一个普普通通的司机是如何在短短三天内拿出120万的?还包机直飞?这些操作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完全不敢想的。

与之相对比的则是网上真正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真实经历,与其形成了强烈反差。

去年疫情刚放开的时候,我姥爷94岁不幸中招,在医院治疗过程中因为每天输液,老人胃部机能老化,新冠好了后,吃东西引发了胃出血。但是我们这里的规定是无法给我姥爷输血,必须要有48小时内的献血证明才可以,你没有看错是48小时内,而且一个人献400cC,只能换医院给我姥爷输一袋血,而我姥爷需要三袋,我姨父献血十年了,早就可以达到给亲属无限量供应的量,但是人家完全不认账。第一次需要的四袋血家里人好不容易凑够了。过了一段时间二次出血,第一次献血过的人,人家就不要了,需要你等半年再来。

于是我只好叫朋友们过来帮忙,献一袋血我给人家500,但是事实上500也不多,因为我们这的黑市上请人献一次血人家问你要800元。而且你就算拿到了新鲜的献血证也不是说用血就不花钱了,去了医院还要二次花钱,买血。

我刚刚没有提的是,其实我姥爷是抗美援朝的老干部,虽然只是个营长,平时每个月的退休金高达8000多,逢年过节也能领到一些柴米油盐,但是遇上这种事,这个身份也完全没用,还有另一件没提的是,我的姨父认识医院的副院长,所以才可以先欠着医院的血提前用,后面再去献血还上。但是如果是换成其他老百姓可能就只能干等死了。献血机构,我那段时间看到很多人都是一家老小排队献血,为了挽救一个亲人朋友。

最近这个事真的令我出离愤怒,我当时为了给我姥爷凑够血,把我关系很好的女同学也叫过来,她月经刚走一两天,献血机构还是直接抽了她400cc,我为此非常愧疚。

一位在战场上为了国家流过血的战士,在病危之际,尚且在河蟹的医疗系统中寸步难行,而20出头的余小姐便可以获得比这位战士便捷的多的医疗条件。

而微博上众多“大V”出来辟谣,则更加剧了这个事件的戏剧性,当政府通报、部门回应等政府的措辞,一直被混同于真相的环境下,公众并未放弃对于真相的追求。屡次通过政府措辞来确定事情真相,难免会给当局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即他们说什么,公众就理应相信什么,他们说的就是事情真相。

这种反动的宣传已经不再被广大人民所相信,现今河蟹对于言论的掌控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评论电影甚至成为了一种罪过,下一步是不是沉默也被认为是抗议而不被允许?无论是言论亦或是医疗,都已经不再是河蟹所宣扬的平等,这些机构也往往都是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所服务的,广大的无产阶级应该看清楚当局的反动本质,公共资源并非为了公众服务,而是为了当权者而服务的,这些反动的吸血鬼们将会吸完无产阶级们的最后一滴血!只有团结起来,共同反抗这腐朽的制度,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发挥出工人阶级改天换地的伟大能力,道阻且长,但行则将至!

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万岁!

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1 个赞

姨夫平时献的血是给了谁呢?
答案不言而喻,就连姥爷这样的抗美援朝退休老干部,再加上姨夫献血多次、认识副院长这样的关系要血都这么困难,姨夫献的血可能是给那些困难的工农群众吗?不,看到余女士出车祸直接动用了阿里区整个的公务员,也不难想到姨夫的血是给了谁。可笑,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又说什么献血有利于身体健康,用各种谎言欺骗人民去献血,结果就是给了这些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官老爷。
我想起之前看到的,说有个人,献了很久的血了,结果轮到自己亲人生病时,献血证毫无用处,他失望至极,决定以后再也不献血了。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群众的。
对比起来,文中说的为了能抢救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专家攻坚克难,工厂特意生产手术材料,他只是一个工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他不是专家,不是教授,不是官,不是资本主义所觉得的有价值有意义的人,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人。可是在社会主义下,这样普通的工人,就是国家的主人,国家是为这样的人服务的。我觉得这是令人很感动的一件事,劳动人民得到了他们应有的东西,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