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开历史倒车——评多伦多方脸新视频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自由派高吹民主,却总是瞧不起真正进行民主实践的民众——他们只会做些削足适履的蠢事。目前开倒车的人,其行为就是按照自由派鼓吹那套上不得台面的理论的最终结果。
2、自由派不懂得阶级叙事,也无法理解鞍钢宪法这一生产关系的革新——即使鞍钢宪法已经在一些资本主义国际头部企业中被重用以提高创新力。

油管知名自由派多伦多方脸紧跟时事,在某位大人重提枫桥经验之后谈论起了独裁的“三共”与一共的差别。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位大人在开倒车,“三共”很坏,一共更坏。

首先,我们得感谢多伦多方脸,他在这个视频中替马克思主义者做了不少政治揭露与历史科普的工作。他直接指出了尼共(毛)派游击队与中修党的冲突。他指明了,那位大人搞的是领袖崇拜、自上而下,完全没有发动群众的意思,与毛泽东思想不太沾边。而教员则是非常重视发动群众、搞群众运动。“毛泽东从1949年开始统治中国,一直到1976年死去,在其执政的27年里面,22年在搞群众运动”。一共时期权力很大程度上被下放到了革命群众手上,群众得以自己管理自己,中央也因此受到了群众监督。那位大人丝毫没有发动群众的意思,尽管他每时每刻都在强调马列毛,现在又重提枫桥经验,但重提的最后还是那套“向政府举报违法犯罪”,并不是什么群众路线。尽管那位大人垂死挣扎的样子有点像文化大革命,但这个相同只存在于表象上。这个视频剩下来的,就是一些司空见惯的自由派论调。

多伦多方脸在举例毛时代的群众运动时,就和别的自由派一样,罗列出了一堆估计的死亡数字。50-52两年“土改”“镇压反革命”死亡人数两百万到一千万不止;反右运动至少五十万受迫害;大跃进三年大跃进“预估”1500万到5500万;四清运动7.7万死亡、500多万遭迫害。首先,这些自由派列数据不引用也不打草稿,这些天文数字张口就来;其次,自由派报数字时只提了被迫害的是“人”,没说是哪些人。之后方脸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指明了群众运动迫害的是冠生园的创始人洗冠升和中国的航运大王卢作孚,是优秀企业家、青天大老爷,“三反五反最后的目标就是清算一些资本家、地主、前国民党员以及各种反对共产党、反对毛泽东的人”。到这里不难看出,自由派的人道主义其实并不人道,因为这个人道主义只强调人不能死(尤其是资本家不能死),因为资本家死了,资产阶级专政就得不到巩固;安分守己的无产者死了,就没人被剥削了。方脸与自由派们强调这些数字之大,三反五反也确实有类似的错误。比如说,自上而下的“打虎”指标一级一级地下去、层层加码。自由派总想用这些数字指责人民群众的疯狂,说这些群众运动是什么“底层互害”,最后却只能证明出人民群众比他们聪明得多。

多伦多方脸又批判了共产主义的生产关系,说鞍钢宪法两参一改三结合滋生了混乱的上下级从属关系。实际上,一共时期的鞍山钢铁厂远没有八九十年代的那么混乱。与此相反,由于工人当家作主,自上而下的官僚主义、命令主义作风在鞍山钢铁厂得到了最大的限制,自由派经济学家所谓的“僵化的体制”的说法也似乎没法套用在这里。鞍钢宪法倡导群众运动,解放了生产线上的工人,使工厂摆脱了搞一长制、物质刺激的“马钢宪法”,也没有造成生产上的混乱。相反,鞍钢生产建设的成果非常显著,鞍山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大跃进时期官僚主义作风带来的破坏。自由主义者乃至一切资本主义者很喜欢嘲笑毛时代热衷于“下克上”,说政治上的群众运动带来了政治动荡,生产上的群众路线带来了生产上的混乱,军队中的群众路线带来了军队去专业化。可他们从来不说这种“下克上”的作风使新中国从1949年的一穷二白变成了1976年的世界第六工业大国与第三军事大国。倒是这些像孔夫子一样维持旧剥削阶级的自由派,开历史倒车的他们一直在迎接失败,只有修正主义的崩溃能成为他们那些完全经不起推敲的理论的论据。

那么,那位大人是如方脸所说,正在倒向斯大林时代吗?这个对比是建立在自由派的史观下的,也就是自由对抗专制的唯心史观。自由派向来是不讲阶级史观、讲哪个阶级专政的,我们也不能渴求自由派讲这些。类似的对比还有勃列日涅夫时期与斯大林时期,但斯大林终究与这两位贵人不同。斯大林时期的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治权利,即使斯大林模式有种种历史局限性,也并不是方脸所说的“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大号的福特流水线,整个国家的工人都在给政府做奴隶劳工”。苏联没有文革那样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苏联的体制没有限制住资产阶级法权,苏联高度自上而下的政治体制使得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很顺利就发表秘密报告推翻了无产阶级专政,但有一点自始至终被忽略了:是布尔什维克推翻了沙俄政权与白匪政府,解放了无产阶级,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使工人的政治权利与经济利益得到保障,工人当家作主而不再受资本家剥削。方脸装作没有读过历史,将苏联描述成了监狱或资本主义时期的工厂流水线,这是对历史的歪曲,也无时不刻证明着自由派理论的落后性。

多伦多方脸之类的自由派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是开历史倒车,无论是毛主义还是斯大林主义。而他定义的“倒车”的对立面,就是什么“向世界开放”“发展私营经济”“减弱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干预”“隔代接班”。这些自由主义的论调早已被历史与历史中的人民批判了无数遍。不可否认的是,自由派、修正主义者与马克思主义者都在争夺定义“历史倒车”的权力。马克思主义者必须鲜明旗帜地指出,自由派与修正主义者都在开历史倒车,唯有群众路线无限延伸向前方。

8 个赞

多伦多方脸等一些自由主义者从根本上是否定阶级理论的。我们认为资产阶级一定会被无产阶级消灭,但他们认为阶级合作才是真理,如果无法理解阶级理论谁也说服不了他们。其次是方脸等人一贯的反中特党,但唯独在对待文革和前三十年的评价上和中特党保持一致。所以很多地方上他对待前三十年的数据以及历史的评价都很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