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头高考不该学马列毛?一派胡言!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工人的确是最具革命性和战斗力的群体,但是马克思主义反而是先在学生群众进行广泛传播。通过学习马克思主义也可以让其认清当前的教育体系是压迫性的,当这些系统地学习过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与工人相结合后,带来改天换地的力量。
2.很合时宜,回顾历史,学生群体往往作为社会的先头部队,很早地便觉醒起来,成为革命的排头兵。而那些认为学生就该好好准备高考,不要花时间去学习革命理论的人,看似为他们好,实际上是在把他们往资产阶级教育的压迫中推,往培养资产阶级的奴隶和接班人上推!
3.文章最亮眼的地方之一,就是借列宁的口告诉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要拒绝玩弄身份政治,摒弃“工人至上”“只有工人最革命”的机会主义,要以职业革命家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
4.单就离学生最近的教育问题来说,压迫学生群体的资产阶级教育本就需要被严酷地批判!而学生群体对抗压迫人的教育就应当了解自己身处其中的教育体系,这就需要学习马列毛。文章从几个方面谈了学生群体应该去学习马列毛的原因和分析,十分具体。

笔者最近在泛左翼中发现这样一种言论,认为高中生应该先考虑高考,不应该在学习马列毛理论上“浪费时间”,或者觉得高中生没有社会经历,脱离生产,学习马列毛就会“走向极端”。有一些想要改变现状的青年同志被这些言论所蒙骗,加上资产阶级学校、私有家庭,乃至全社会都在灌输这种应试教育至上的言论,他们的立场也产生了动摇,为了帮助青年同志正确认识马列毛理论学习和应试教育的关系,我写下了这篇文章。

一、学习马列毛理论会不会影响应试教育的成绩?

哪怕我们仅仅观察那些在资产阶级应试教育中取得好成绩的学生,也会知道一件事:死读书不见得取得好成绩,学习方法、能否有计划地学习,比起看书刷题的时长来说更重要。如果同志们运用唯物辩证法来分析人的学习能力,就知道不是学的越久越好,这其中就存在学习和接受的矛盾,连资产阶级都知道不能把一门课全排在同一天,不能说周一全部学数学、周二全部学英语,而是将其分散到整个一周的时间内,正是考虑到了这一对矛盾,长时间学习同一内容,真正理解的部分反而减少了。

认为增加学习时间就能带来成绩的提高,是一种严重的形而上学思想,是为资产阶级应试教育辩护,是给压迫学生的制度当帮凶。正如一味增加劳动时间只会带来劳动生产率的下降(不了解这一点的,去看阳和平的视频[到了涨工资、降工时的时候]),巴不得学生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在读书,不仅不利于提高学生的成绩,还会造成学生各种心理问题。现在高中生自杀率居高不下,不正是拜这种扭曲的应试教育所赐吗?

而笔者以为,学习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学习唯物辩证法,不仅不会影响应试教育的成绩,还能帮助学生找到正确的学习方法、合理分配时间。学习科学不仅仅对科学家有用,对普通人也是一样的有用,更何况,唯物辩证法体现的是所有科学中最一般的规律,是唯一科学的哲学。学好唯物辩证法,可以帮助学生朋友们抓住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在考试时合理分配做题时间和做题准确度,在不同科目的学习时针对学不好的环节多分配时间。

二、学生学习马列毛就会走极端吗?

在泛左翼中的这些资产阶级教育的辩护士,其自身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浮于表面,还发展出“唯我独革”的思想,自封为“光荣的工人阶级”,觉得学生缺少社会经验,思想落后,瞧不起广大学生朋友,在泛左翼中散布歧视年龄小的同志、歧视学生的言论,实际上起到分化群众的作用,帮助了资产阶级。那么,学生是否应该学习马列毛,接触政治呢?来看看列宁的论述吧:

而“我们”,如果想做先进的民主主义者,就应当设法使那些只对大学现状或者只对地方自治机关现状等等表示不满的人碰到整个政治制度不中用的问题。我们应当担负起组织这种在我们党的领导下进行全面政治斗争的任务,使各种各样的反政府阶层都能尽力帮助并且确实尽力帮助这个斗争和这个党。我们应当把社会民主党的实际工作者培养成政治领袖,既善于领导这种全面斗争的一切表现形式,又善于在必要时向激动的学生、不满的地方自治人士、愤怒的教派信徒和受委屈的国民学校教师以及其他各种人“提出积极的行动纲领”。(选自《怎么办》)

类似的话在《怎么办》中还有很多,在“经济派”说我们只需要在工人中进行政治揭露时,列宁则争锋相对地提出要“到去居民的一切阶层中”,去向所有对专制制度不满的学生、小生产者灌输革命理论。诚然,工人阶级是最革命的阶级,是革命的中流砥柱,但是当我们分析每个具体的人的时候,就不能只看到一个阶级中普遍性的规律,而是要分析每个具体的人身上的特殊性,而不是抽象地分为“工人”、“学生”。我们必须要狠狠敲打那些玩弄身份政治的泛左翼,告诉他们:“最落后的工人一定远远落后于最革命的学生。”工人阶级整个阶级来看是最革命的,然而落后的工人拿着阶级的革命性来标榜自己,其实是拖了整个阶级的后腿,而革命的学生却是在带领这个软弱的学生阶级往革命的方向走,我们当然可以说这样的话:我们欢迎革命的学生,不欢迎落后的工人。
那么,缺乏社会经验的学生学习马列毛,会不会走极端呢?笔者以为是恰恰相反:年轻的学生缺乏社会经验的确是一个事实,他们接触的人少,还脱离生产,不懂得怎样处理和不同人之间的矛盾,认为学生群体容易走极端,确实有事实的依据,然而导致这一事实的,并不是学习了革命理论的学生,而是大量未学习马列毛的学生造成的。正是因为学生群体缺乏社会经验,他们才更应该学习革命理论以指导自己的实践,正是因为学生对政治的无知,才更应该接触政治,我们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都离不开政治,学生也绝不是活在象牙塔,我们的学生有许多困惑:为什么内卷如此严重?为什么会有校园霸凌,同学之间如此冷漠?学生朋友们正是因为有这些困惑,才会来马列毛主义中寻找答案,而泛左翼中的机会主义者却以“学生容易走极端”,将他们踢回资产阶级教育中去,笔者认为这是非常可恨的行为。

三、教育的阶级性

物质本身没有阶级性,可是人的思想是有阶级性的,我们的教育绝不仅仅只有客观的真理和事实,一个物理定律、数学公式也许是客观的,但是这样的科学真理究竟是在实践中学习,还是死记硬背,然后去进行应试,争抢那么一点点“名校入学权”呢?这就是两种不同的教育,前者为无产阶级培养接班人,培养革命青年,后者为资产阶级培养接班人。

现在的高考制度,正是一种为资产阶级筛选接班人,对广大学生朋友进行压迫和思想专政的资产阶级教育制度,但是如果说要学生朋友现在就退学,那也一定是犯了严重的“左”倾错误。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甚至没有一个属于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还没有职业革命家和根据地的时候,觉悟再高的人也不得不思考自己吃饭的问题,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参加高考,读完大学还是有必要的,然而我并不认为学生们在这个过程中,就只能任由资产阶级教育制度摆布,正如工人们可以反抗厂主的剥削,学生们也可以反抗资产阶级教育的压迫。

那么学生们应该如何对待应试教育呢?首先必须要抛弃当老师、家长眼中好学生的观念,一部分学生朋友对此是抵触的,这似乎不是什么为了学生们好的人应该说的话。但是革命的学生们应该跳出资产阶级规定的那一套三纲五常,去分析教育的阶级性。如果我们在老师拿学习成绩批评同学时为他们说话,在学贼、公子哥们欺负弱势的同学时为他们声张正义,在课余时间每天拿出一小时来学习马列毛,老师也许会批评我们,说我们是“坏学生”,然而对于受压迫的同学,对于广大工人阶级来说,这正是他们需要的好学生。我推荐学生朋友都去观看《决裂》这部电影,其中深刻地体现了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和无产阶级教育路线的斗争,有时候资产阶级眼里的“坏学生”,恰恰是无产阶级眼里的好学生!

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