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海洋的日本资产阶级理应声讨,但借此煽动极端民族主义的中修资产阶级更可恶!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
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用民族主义来掩盖阶级矛盾早已成为资产阶级们的惯用伎俩,那些资产阶级们往往不顾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带给人们的灾难,而大肆鼓吹民族矛盾。

  2. 一方面,日本资产阶级政府唯利是图,倾倒核废水,破坏地球生态环境,不顾本国人民身体健康,破坏日本渔民的生活生产。另一方面,特色政府借此机会煽动极端民族主义,一些吃特色政府狗粮的粉红媒体也借此煽动民族仇恨与恐慌情绪,导致出现一些不明就里的老百姓囤积食盐等情况发生,一些日料店正常生产经营也无法持续。老百姓们好不容易熬过疫情封控,又要因为特色政府与旗下的自媒体喉舌的一系列谣言而人心惶惶。

  3. 分清敌友永远是第一个解决的问题,日本人民永远是我们的朋友,要团结他们去反对日本资产阶级政府,而不是乱打绳结,将朋友推向敌人那一边;环境问题的解决离不开世界人民大团结,资产阶级政府为了其利益根本无力去治理环境,而人民要保护环境就要打倒倒行逆施的资产阶级政府,才能寻得出路。

  4.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管是中修官僚资产阶级还是日本资产阶级,它们都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的。只有中日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才能真正地实现自身的解放,实现环保。

近日,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决定,把用来冷却福岛核电站的核反应堆的冷却水(即含有大量放射性元素“氚”的核污水)经稀释后倒入海洋,此举引起世界各国一片哗然。


日本核污水排海现场:海水呈两种颜色

众所周知,放射性物质对人体有极大的危害,包括致癌、致畸等严重后果,短期内接受的辐射量过大还会导致死亡!而日本资产阶级为了节省储存核污水的费用,为了区区碎银几两,竟公然把放射性物质倾倒进太平洋!

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害物质一样,一方面会随着食物链的富集作用,最终积累到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的身上;另一方面放射性物质会随着洋流扩散到整个太平洋,更会随着海水的蒸发来到云端,最后以降雨的方式降落到世界各地,最终危害到全球的所有生灵!

日本资产阶级此举,为一己之私而置全人类的安全于不顾,必将遭到世界人民的唾弃与咒骂,终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资产阶级是资本的人格化体现,而资本的运动就是为了实现自身的增殖!所以,为了利润,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写道:

“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敢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首的风险。”

马克思的这段话鲜明地刻画了资产阶级作为资本的人格化体现,为了利润可以不择手段甚至“出卖绞死自己的绳索”。现在看来,这“绞死自己的绳索”就是他们排放的核废水和世界人民的怒火!

血淋淋的历史已经充分表明,从污染环境到世界大战,资产阶级为了一己之私,他们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日本资产阶级的确应该被世界人民声讨,而这里我们需要着重强调的是,谁的错误由谁来承担!日本资产阶级肆意污染海洋,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所以,我们声讨的应该是污染海洋的罪魁祸首——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资产阶级!

现在中国国内的互联网上,“仇日”的种族仇恨思潮在中修叛徒集团的煽动下,可谓是甚嚣尘上。很多极右翼粉红说“日本整个民族都该死”,可是日本国内就倾倒核污水的问题已经发生了多次群众游行示威,难道这些有良知的日本人民也该死吗?还有被核污水影响的日本渔民们,他们的海产品卖不出去,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他们也是劳动人民,他们也是核污水的受害者,难道核污水是他们倒的吗?难道这些人也该死吗?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总部外,抗议者在集会上举着标语,写着“不要把核污染水排进大海!”

还有人说“民调显示,日本人多数对中国人持负面态度”,由此认为日本整个民族都支持资产阶级政府,他们所有人都有罪。可是这么说就忽略了一点——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垄断了文化教育和舆论宣传的是日本的资产阶级,而不是日本人民,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敌意,归根结底责任在于日本资产阶级的灌输,而不是日本人民!

之所以大家会产生这种“民族有罪论”,中修长期给人民灌输的超阶级的民族主义思想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中修叛徒集团一边高呼“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一边公然背叛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法束之高阁,用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来取代阶级叙事。结果就是中国人民受到了资产阶级的错误思想毒害,从而产生了错误的观点,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沦为了中修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帮凶。

中帝国主义在国内国外像疯狗一般叫来叫去,可是对于罪魁祸首——东京电力公司,居然没有任何的制裁措施,反而对日本渔民们重拳出击!这不是赤裸裸的欺软怕硬吗?天安门城楼上的那句“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贯彻到哪里去了?这是一个自诩为“社会主义”的国家应该做出来的事情吗?

毛主席早就说过:

“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是一致的,只有一个敌人,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的民族败类!”

另外一方面,随着中帝国主义的腐朽性和垂死性日渐加深,随着中帝国主义经济社会的情况越发糟糕,随着中帝国主义的阶级矛盾越发尖锐,中修叛徒集团为了维持他们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专政,他们开始变着花样地鼓吹极端民族主义、竭力挑动男女对立、封杀“性少数群体”,极力煽动“仇日”“仇美”“仇黑”的法西斯主义狂热,目的就是为了转移国内的阶级矛盾,为日后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取代美帝国主义称霸世界做准备,为其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续命。

“民族有罪论”和“人性论”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否认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定义——“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用一种形而上学的、静止的观点来看待一个民族乃至全人类。

正如人是会变的一样,一个民族也是可以改变的。日本劳动人民在日本军国主义的蛊惑下,变成了残暴的杀手,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日本战败后,由于其资本主义制度没有被铲除,故而给军国主义留下了卷土重来的机会,所以我们总会看到日本资产阶级篡改历史、拒不悔过的丑恶嘴脸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

有句话说得好,叫“杀人不如诛心”。在这里可以这么理解:只有消灭日本的资本主义制度,在日本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彻底铲除日本军国主义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危害人类的日本资产阶级才能真正得以消灭。相反,把日本人都杀了,搞种族灭绝——是,整个社会被消灭了,资产阶级也跟着没了。可是日本劳动人民又做错了什么呢?凭什么屠杀人家?他们也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受害者啊!更何况,难道为了避免资本主义国家兴风作浪,也要对别的资本主义国家搞大屠杀吗?要是这么搞,那人类岂不是灭绝了?这么做和日本法西斯又有什么区别?——要知道,没有人的文明,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铭记历史,不是为了传递仇恨,不是为了民族复仇,而是为了让悲剧不再重演!日本法西斯对中国人民的屠杀是悲剧;在未来,当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中国法西斯未来对其他民族的迫害(例如最近广州仇杀黑人的事件)同样更是悲剧!这种残暴的行径和德国法西斯、日本法西斯又有什么区别呢?


柴可编《论中国当今的民族主义》,图源:新天马列毛墙

资本主义制度已经给人类带来了太多太多的灾难了——环境污染、贫富差距、种族灭绝、世界大战……不可否认,它过去的确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那已经成为了历史。当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时,它就已经丧失了一切历史合理性。现在,它早就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千千万万个普通的你我他共同管理生产、共同参与治理的新社会。像倾倒核污水这样危害全人类的事情,在社会主义新社会绝不会再发生!

要想消灭贫穷和不公,就要消灭资本主义;

要想消灭污染和浪费,就要消灭资本主义;

要想消灭战争和杀戮,就要消灭资本主义!

一切为了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