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网络舆论中的“反共思潮”(一)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历史的事件板上钉钉,任何歪曲都不能改变其原貌,刻意的曲解恰恰是无力辩驳的证明
2.本文逻辑严密,击中了一些反共(前三十年)思潮言论的要害。
3.本文分析了当今网络的反左思潮及其常用手段,面对自由派还是要以实事为主的,不同自由派诡辩,因为没有意义

当今时代的传播媒介比之百年前大不相同。对于左翼来说,网络似乎在某种意义上代替了曾经报刊的功能。但由于网络的运作模式、普及性和自身特点与传统媒体相比还是大有不同,因此网络舆论体现出来的一些景观还是前所未有的、新奇的、充满时代特色的。比方说匿名交流的形式似乎使得网络上一切信息都丧失了严肃性,在很多人看来,上网讨论“革命”、“共产主义”这样的事情貌似是魔幻而可笑的;加之晚期资本主义社会矛盾激化、政治环境高压所造就的“抽象文化”,更是深刻影响着人们的思维、认知和语言习惯。在这样的条件下,诞生了诸如“网左”这样的名词,网友之间的“左右论战”也根本无法做到像上世纪那样以严肃的理论和事实辩论为基本形式,更多沦为了黑色幽默式的抽象解构,沦为了纯粹的人身攻击和情绪输出,革命的现实性和严肃性每时每刻都在被消解着。革命者面临的困扰和压力还是十分巨大的,因为左翼的舆论宣传终究不能陷于“抽象”的、人身攻击的泥潭中,而那些坚定“反左”的人士只需要一千次一万次地重复和制造那些水火不侵的、俏皮幽默的污言秽语就能沉醉于持久的精神胜利当中。且抽象话语中的攻击性、流露出来的凌驾于传统语言范式的快感往往能吸引到更很多人去关注。最近有人反映,在一些社交平台上,左派的声音被压下来了,论战能力已经低于民族主义者和自由派了,实在令人忧心忡忡。笔者在这里简单地探讨几种常见的网络“反共”舆论,至于要怎样更科学地对待它们、反驳它们,还有待于更多同志的智慧结晶。

第一种是运用一套抽象模板来阴阳怪气社会主义时代特别是新中国前三十年的。比如一讲起走资派破坏农业生产、害国害民的行为时就立刻有诸如“上面本意是好的,都是下面执行歪了”、“都是走资派、修正的错误,你们造反派就冰清玉洁了吗”这样的语句来回击;稍有赞美社会主义时期人民的斗争精神、昂扬的面貌时,就会有反共雅士在大饥荒的语境下来一句“眼里有光”的嘲讽。虽说实际上这种攻击是不讲道理的、毫无说服力的,但实在能够让人感到不适和愤怒。“上好下坏”这样的嘲讽在什么样的语境中可以使用呢?按照笔者浅薄的理解,至少是要在“上”和“下”有利益一致的情况下使用吧。比方说封建社会里皇帝和士大夫虽然有冲突,但是在剥削农民、横征暴敛、镇压起义的利益上是一致的,因此就不能说皇帝是贤明的,是无辜的,是被身边的奸臣蒙蔽的;即使没有身边的奸臣,皇帝也要向农民收租,也要镇压起义。这里用“上好下坏”讽刺完全合理。但是反共人士把这个句式搬来讽刺社会主义时期民主集中制下的领袖,居心何在呀?不就是把无产阶级领袖,比如毛主席比作封建皇帝,把其他的一线官员(走资或犯错误的)比作给皇帝擦屁股的臣子,他们如何也不肯相信这帮“臣子”和“皇帝”的利益并不一致,甚至是对立的,反正最后的结论就是:领袖一定是错的,革命派一定是错的,一切指责走资派的言论都是在狡辩。但是,且不说利益是否一致,单就这个“上”和“下”的关系是否合适,反共人士都不带考虑的。大跃进时期的一线领导安排是怎么样的,名义上的领袖究竟有多大实权,又向这些错误农业政策做了怎样坚决的、严酷的斗争呢,他们是毫无在乎的,他们就非把毛主席想象成手眼通天的、拥有超能力的、能够直接操控几亿人民的独裁皇帝不可,不这样做好像就大逆不道似的。真让人疑惑,究竟谁才是搞个人崇拜的。就算他们坚持认为毛主席必须要为用人失察造成的饥荒负责,那么几年之后毛主席发动群众运动,号召群众起来斗争、打倒这些欺压百姓的官僚,就是对错误的最大弥补了。但是反共人士还不满意,这个时候又说发动群众运动是“残暴”的,斗争走资派是“迫害”……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革命派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而真正发明“亩产十一万斤”、皮鞭武斗的人在他们眼里就像隐身了一样,丝毫不见指责的声音。而走资派破坏革命、扛着红旗搞白色恐怖的滔天罪恶明明是有史料证明的、板上钉钉的,反共人士嘲讽什么“错误全是走资派犯的,你们造反派冰清玉洁”简直更让人无话讲。他们既然连史料都不愿意看,既然宁可相信特色的教科书、自由派的反共著作是“客观中立”、也不愿意承认任何对左派有利的历史,又有什么可说的呢。而且,也没有人说造反派冰清玉洁,不犯错误,事物的本质不被其名称所决定,造反派也有可能犯错误,也有可能打着激进的旗号妨害工农利益;但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总是要指出来吧?“眼里有光”更是完全的反共情绪输出,在一种语境下的表达被移植到另一种语境下,不顾逻辑不顾历史,只顾否定社会主义,嘲讽、羞辱左翼。那么,如果我赞美抗战中的人们有信仰、有反抗侵略的精气神,是否可以立即把这一语句移植到抗战时期极端贫困、饿殍遍野的语境下,来一句“有信仰,眼里有光”呢?

当然,能让反共人士用这些无意义的抽象话来情绪输出,也有左派(或者网左)自身的错误。最初善意地用“下面执行坏”来解释大跃进和文革的失误本来就不太严谨,结果让人家抓了把柄来反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本来也不是什么“地上天国”,事实上那年代很多人确实并没有多么“眼里有光”,一点也不像一些天真烂漫的网络左派憧憬得那么完美,那么神像化。如果那个时代真的那么好的话,就不会有吴芝圃、陈再道、韦国清这样的人出现,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在斗争中牺牲、不会有镇压和冤案;正是因为没那么好,正是因为有很大缺陷,所以我们才要坚持斗争,才要战胜敌人、为建设更美好的社会主义而奋斗。
(未完待续)
bb7bccccad036b28928e3d85d2a6a19

3 个赞

互联网本身就是去中心化的论坛,不像报纸期刊只有少数权威能在上面发声。过去历代天师在报纸上对线的都是什么行业大牛?随便拉出一个名字出来也够普通人研究一辈子。而下现在网上发声的都是找乐子的,也不指望对方能读几本书,只是纯粹的情绪输出,就是来倒垃圾的。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现实的苏修与赛修玷污了共产主义的信仰,人们通过共产党信仰共产主义,但现在共产党是坏的,共产主义也是坏的。这倒和宗教改革前那段有异曲同工之妙。最后,还是希望能建立起安全,权威,民主的左翼学术讨论平台,不然只会一昧重蹈小王吧的覆辙

1 个赞

聊那么多历史干嘛,历史都是为现实服务的,问题是现实痛苦咋办,所以才思考历史,才论证得失,别搞粉圈那套,纠结各种历史事实的细节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