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鼠文学,受压迫者们带血的文章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Telegram: Contact @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官僚资产阶级统治下,阶级压迫,贫富差距…都是不争的事实。无产阶级子弟受压迫剥削之深,对自身生活的迷惘都反映到文字言论中,而这种痛苦的根源还是来自于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勿忘阶级斗争。
2.在TS阶级斗争熄灭论和极权专制言论控制下,蕴含无产阶级的血泪的“牛马、人矿、鼠鼠”等词语,成为了被压迫无产阶级的代名词,这些词的推广,证明了官僚资产阶级的复辟的原罪,使得越来越多受压迫的群众开始表达被压迫的感受,马列毛主义者只有觉醒群众的政治,才能彻底推翻官僚资产阶级,才能解放广大的“牛马、人矿、鼠鼠”。
3.在资产阶级专制制度的压迫下,越来越多的无产者意识到了自己被压迫被剥削的现实。但只认识到这些还不够,我们还要将革命的马列毛主义向无产阶级灌输,给他们指出一条光辉明确的道路——社会主义革命!

不知道各位同志在刷手机的时候有没有刷到过鼠鼠文学,此类文学主角的经历多是作者经历的,同学霸凌,天灾般的原生家庭,糟糕的人际关系,这些都如噩梦般缠绕在作者的人生处境中,作为受压迫者,他们在互联网上发出自己的呼声,呼唤着幸福和光明,同时也是把尖刀,以戏谑的口吻戳破了共同富裕,民族复兴的口号,将阶级压迫赤裸裸的展现出来。
曾几何时起,贫下中农的孩子失去了上升的通道,被大山环绕,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拨弄着命运,收购价,承包商一层叠着一层,逼迫这他们放弃原有的一切,逃离家乡去遥远的他乡,在那里将青春作为工业养料供给出去,曾几何时,工人阶级子女将自己戏谑为鼠鼠,糟糕的居住环境被统一称为下水道,就连未来也是一片迷茫,而一切的源头就是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资产阶级剥夺了无产阶级的一切政治权力,又向无产阶级灌输着他们的思想,就是因为他们,我们的生活变的是那么扭曲,只有彻底推翻他们,我们才能获得希望与解放。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历史的齿轮将继续转动,罪人终将在人民的怒火中接受审判,被颠倒的历史终将被还原本样,雏鸟还在历练飞翔,静等十月的风雨,相信这次的赤潮终将席卷全球。

我看过一些鼠鼠文学,里面都是受害者对资本主义血泪控诉,如被校园暴力,找不到工作,被虐待嫌弃等,太多了……
《姐姐妹妹站起来》里的妓女们也是这样悲惨。
“男当家的强奸我,还勾结国民党的侦缉队来糟蹋我。拿烙铁烫的我死了三回,我上过一回吊。”
“装好人骗我借高利贷,还不上,逼我卖身,还把我孩子轰了出去,又全遍身的继续打我,用剪子扎我。一把把头发往下揪。拽得脑袋流血。”
“肚子里有三个月的孩子,逼我吃大败毒打胎,没有用,她一棍子打下来。第二天就逼着我接客。”
“她害死我们的姐妹,小爱,罗云珍,蔡英亲,夏月香,月仙临死的时候还会说话,叫他们别盖棺材,可他们硬给钉上活埋了!”
你说是他们自己不努力吗?是她们自甘堕落吗?不,都不是,是资本主义的剥削压迫使得他们不得不这样做,他们甚至连为人的尊严都没有。
鼠鼠文学有很大的消极性,因为它虽然在控诉资本主义,想要变革,但没有探索出一条正确的路,没有上升到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的高度。换句话说,它不能带来解放。
那么什么样才是正确的呢?其实新中国改造妓女的历史早已给了我们答案。新中国的同志们废除了存在千年的剥削人压迫人的妓女制度,结束了这吃人的历史,接着就对妓女们进行改造。
妓女们大多是被逼无奈才不得已沦落至此,旧社会没有给她们靠自己的双手吃饭的机会,要么嫁人一辈子相夫教子,要么……但是新中国能,新中国是社会主义的中国,是男女平等的中国,是真正尊重妇女、实现妇女解放的中国。
同志们教妓女们读书识字,教她们生产技能,对她们进行诉苦教育,启发她们说出自己所受的压迫,提高她们的阶级觉悟,让她们从思想上由一个被关在妓院里茫然无知的妓女,蜕变为一名初步的马列毛学习者。然后又安排她们进工厂,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世界,使她们能自己养活自己,自己解放自己。
当她们已经从生活上从思想上摆脱了备受压迫的处境,从前的一些东西,就已经不再是她们所需要的了。《姐姐妹妹站起来》里有个镜头,是妇女们(而非妓女们)取回自己的私人物品,大香戴着头上用来揽客的簪花掉了,另一位妇女提醒她:“你东西掉了。”大香对她笑笑,没有捡起来。随后这位妇女明白了,也把自己原来揽客用的簪花丢了,其他妇女也跟着做。
我想这就是鼠鼠文学的最终结局吧。马克思说:“宗教是被压迫众生的叹息。”只有当人民还处在备受磨难的时候,才需要宗教这种精神鸦片来麻醉自己,而一当他们醒悟过来,能够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届时他们将是世界主人翁,哪里还需要精神鸦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