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问题愈演愈烈,折射出资本主义政府的信用危机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社会主义制度,即使某项资源很少,也会尽可能分配到每个集体或者个人,然后大力发展相关的生产力,实现从少到多,从一般到优质。而资本主义制度,资源的分配是根据资本家集团的统治意志,一年几块钱的农业补贴、差别天上地下的养老金已经足够让人恶心,现在还妄图把老百姓的“救命钱”归为己有–是时候承认了,不是民众需要中修,而是中修需要民众,中修贪婪吸食着本属于民众的营养,是块比宿主还要巨大的毒瘤。我们一定要铲除掉它!(3)
2、列宁说:“判断一个人,不是根据他自己的表白或对自己的看法,而是根据他的行动。”纵使TS政府的宣传再怎么优美动人,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我们总是看到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压迫人民群众的事实——不会因主观条件而改变的事实。官僚、资本家集团作为统治阶级,它想给予被统治阶级的只有专政,所谓“民主权利”归根到底都是广大群众在阶级斗争的实践中争取而来的。反动政府与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是尖锐对抗、不可调和的,要想解决像食品安全等一系列问题,就要推翻剥削者的政权打碎私有制社会。(2)
3、资本主义总是在奖励坑害剥削无产阶级的人,食品安全就是实例。有人说,为什么欧美的食品安全很好呢?其实是因为欧美的无产阶级进行过与之相关的阶级斗争,否则资产阶级根本不关心无产阶级吃的食物是否有毒,反正他们有另外的高端的食物。而在中国,无产阶级连最基本的言论自由、游行自由、结社自由都没有,被资产阶级喂毒食品以赚取利润可以说是一种必然,并且资产阶级是一家,官僚资产阶级可以从企业那里分到好处,怎么会偏向于老百姓呢。我们必须要打倒资本主义才能吃上健康的东西。(2)

食品安全问题自改开以来,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我们耳熟能详的就是三鹿奶粉事件,并且令人愤怒的是,这位让30w家庭陷入长久的痛苦中的董事长,早在去年11月份已经,刑满出狱了。很显然,在这里我们就能一眼看出来,所谓法律,体现的就是统治阶级的意义,自从他们把宪法里的“无产阶级专政”替换为“人民民主专政”之后,无产阶级就再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下面这张截图里的事件也是差不多类似于如此,这位先生在买水的时候发现水上漂着非常多的白色泡沫,当然他以为是变质或者长虫啥的,下面也有热心网友指正出来应该是水中的矿物质含量超标导致的,但无论如何,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是受到了侵犯的,然而,该公司不仅不想依法赔偿,甚至还倒打一耙说,你消费者狮子大开口,我不追究你还算你走运了,一副地痞无赖的做法。
我们问,这种事情还少吗?从学校、工厂里的食堂饭菜问题,再到外面饭馆的,毒章鱼,地沟油,僵尸肉,科技与狠货,再到医疗行当中的假药,假疫苗等等。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政府依然是不管不顾呢?显然,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而资本的天职就是财富的积累,而不是保障无产阶级的生命安全,而现有的TS政府的性质我们早就在各种批判中明确下来,是以官僚垄断资本为首的帝国主义,既然他是统治阶级,那么他怎么会怪怪的听我们的话,给自己来上一刀呢?而且这也和TS的“中国梦”的河蟹社会相悖啊,只要我不说,只要我冷处理,只要我够隐蔽,那么就从不存在这种现象,政府的信誉也能得到很好地维护,毕竟现有的货币体系也与国家信用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这也完全符合其以“经济发展”为核心的政治纲领。
食品问题后折射的是目前的TS政府的信用危机,除此以外也能衍生到现有的武汉医保问题,TS的御用文人百思不得其解,他的逻辑很有意思,咱是来帮你们的,你们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那他也不想想,他曾经是如何的对待人民群众的,你怎么叫他们去无条件的信任你呢,或许你讲的也有点道理,但是我们要说的是,大家长风格下的包办政治,就是自取灭亡的,无论你上面的那帮人再怎么,出发点是好的,下面执行错了,我们要说,路线走错了那就不可能做正确的事情。
虽说食品安全问题他还未像医保一样动大手术,但我们依然能预见,最后他大刀阔斧下的改革只会落到老百姓头上,而绝对不会从那些个企业公司的角度进行一丁点的改动,医保报销难,有很多方方面面,比如江苏省的医保不能跨市使用,比如报销额度的大小,比如医药代表的问题等等,他不动这些个对人民百害而无一利的,却总是想从一部分人头上扣点下来,然后再把其中的一小部分分给另一部分人,对他们而言,所谓先富带动后富,所谓共同富裕,好像仅仅是无产阶级内部的事情,资产阶级再富都不会动自己的一根汗毛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