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遇刺身亡——资产阶级反动生涯的戏剧性终末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 答疑解惑机器人
@maoistQAbot 加她为电报(纸飞机)好友私聊吧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被刺杀在中国民间又引起了民族主义的一次强烈化学反应,马列毛主义者当然对这个资产阶级流氓没有一滴眼泪。但安倍仅仅只是一个喜欢参拜靖国神社的“军国主义余孽”吗?实际上,安倍晋三执政时期的遗产是日本工人阶级生活水平的大幅下降,并同时确保统治阶级更加富裕。他非常注重培养他所继承的自民党的统治,把它打造成世界上最稳定的资产阶级政权之一。与此同时,他与极端民族主义者、极端传统主义者、极右翼、甚至自称的法西斯主义者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但他为什么被杀?而他的戏剧性事件将对日本政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选自捍卫马克思主义
原文写于2022年7月14日,Henry Wolfson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于2022年7月8日下午五点左右被宣告不治。安倍不仅是日本、而且是东亚过去十年里最具有影响力的资产阶级政客之一,却在为其所支持的自民党同僚的竞选进行造势演讲时被刺杀了。(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14日。译者:宁香)

全世界的统治阶级代表们的悼词和眼泪纷至沓来、倾泻而下。从唐纳德·特朗普到乔·拜登、希拉里·克林顿、鲍里斯·约翰逊、凯尔·斯塔默、普京、泽连斯基和其他许多人都把他们的“分歧”暂时放到一边,团结起来表达他们的震惊,谴责杀害,并赞扬安倍的事迹。

但安倍的真正遗产是导致日本工人阶级生活水平的大幅下降,并同时确保统治阶级更加富裕。他非常注重培养他所继承的自民党的统治,把它打造成世界上最稳定的资产阶级政权之一。与此同时,他与极端民族主义者、极端传统主义者、极右翼、甚至自称的法西斯主义者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我们对这个资产阶级流氓没有一滴眼泪。但他为什么被杀?而他的戏剧性事件将对日本政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某个宗教团体”

被认定为执行这次暗杀的嫌犯是41岁的山上彻也,曾是日本海上自卫队(JMSDF,相当于海军)的前队员。虽然细节一直是粗略的,但媒体上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刺客声称他暗杀安倍的动机“与他的政策无关”,但“与和他有联系的某个宗教团体有关”。

在当天的混乱中,媒体的公关控管被证明是特别困难的。直到晚上,该国大多数媒体都在大力宣传刺客曾是日本海上自卫队队员的事实,而只是顺便提及了他对自己动机的解释。周六早些时候,一些报道完全省略了对“宗教”团体的提及。此外,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事实,揭露了日本新闻的自由和独立性:五家最大的报纸,《朝日新闻》《每日新闻》《读卖新闻》《产经新闻》和《日经新闻》的周五特别版,有着完全一样的头条标题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所有主要的五篇论文都有相同的标题。
— 阪上泉 (@calpistime) July 8, 2022
pic.twitter.com/rkhHbPq8lM

伴随这些揭露,社交媒体上大量的右翼分子开始就刺客的身份提出更多问题。关于刺客“不可能是真正的日本人”的暗示立即导致了毫无根据的声称,说他一定是在日韩国人。这种明显的民族主义抹黑导致韩国驻福冈领事馆就可能的仇恨犯罪发出警告。

但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某个宗教团体”是日本推特上最热门的搜索之一。早在周五,许多人就已经预料到这是指统一教会,通常被称为“Moonies”(以其创始人文鲜明(Sun Myung Moon)的名字命名),或者现在被正式称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周六晚上,《现代财经》证实了这一疑虑。

政治世交

自民党和统一教会之间的联系早在1960年代就开始了。统一教从创办之初就是一个狂热的反共实体,而自民党之存在意义就在于摧毁左翼并把日本维持为美帝国主义在亚洲的堡垒,这是一种非常自然的关系。

教会从创办之初就是一个狂热的反共实体。//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1950年代,当文鲜明在韩国创办教会时,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日本促成了所谓的“1955年体制”,本质上是自民党的一党统治。这次行动成功的关键是前战犯和极道黑帮的参与,他们于1948年被美国占领军从巢鸭监狱中释放出来。

其中一人是一名主要战犯,他是对满洲的残暴剥削的缔造者,也是对美国和英帝国宣战的签署者:岸信介。岸与他的同事儿玉誉士夫和笹川良一一起成为了美帝国主义最可靠的棋子之一。自民党成立后,他持续担任党的书记,直到他本人在1957年成为首相。1960年因安保抗争而被迫下台后,他继续作为自民党有影响力的大人物发号施令。

岸信介创立了今天最大的党内派系,清和政策研究会。它延续了其创始人极端民族主义的和反动的传统。在1960年代,岸式还建立了自民党与统一教会的第一个紧密关系,给了后者东京的一块土地来设立他们的日本总部。从此,党与教会互利互惠,教会在选举中支持自民党,并换取他们的保护和支持。

岸信介也是安倍晋三的祖父。在安倍接过传递给他的党的领导人和首相的衣钵后,他继续推行清和政策研究会的反动政策,特别是推动修改1947年宪法和其中的第9条:禁止日本拥有正规常备军。他还参拜靖国神社,那里供奉着没有其祖父那么幸运的战犯;同所属的另一个大型反动团体:日本会议的历史修正主义一道,他始终否认日本在中国和韩国犯下的战争罪行。

自不用说,在他的任期内,与统一教会的联系也一直保持着。据报道,刺客山上彻也的母亲是统一教会成员,将其毕生积蓄都交给了教会后倾家荡产,导致她的儿子产生了针对教会的杀意。原本他打算杀死一名教会高层,但在认识到更有机会暗杀安倍后决定就此行事。

安倍晋三真正的遗产

在他死后,安倍晋三这个暴徒和黑帮的王朝的子孙被歌颂为穿着闪亮盔甲的民主骑士。刺杀被描述为“反民主的恐怖行径”。赞颂安倍的人中不乏有极右翼和威权主义倾向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俄国总统普京、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印度首相莫迪等“民主斗士们”同类。后两人与安倍特别亲密。


过度劳累和无家可归是安倍晋三遗产的一部分。//图片来源:神酒 九龍

与他的前任一样,安倍的统治确保了老板们的自由和对工人阶级实施的暴政。他通过他的“安倍经济学”享誉全球:一项给财阀(大型企业集团)送钱并填满董事会的董事和股东们腰包的计划。理论上,财阀们赚取的暴利应该会“涓滴”到社会基层。

而这种资产阶级政策造就了罗纳德·里根治下的美国一样的后果:整个社会并没有变得更加富裕,日本的普通工人阶级反而遭受了生存状况被严重压榨和臭名昭著的残酷工作条件。在安倍晋三治下的日本,从2012年到2020年间就有20,9901人自杀,其中1,9035人出于工作原因。当然,这些只是官方统计数据。

政府每年赔偿大约200例因过度劳动导致的过劳死:心力衰竭或脑出血。但这与日本政府持有的许多其他统计数据一样,是一个篡改过的数字。它不包含“非正式工人”,即日本工人阶级中最受压迫的阶层:兼职者、中介工人、个体承包商等。这些人在总共约6860万的劳动力中占2077万。这意味着30%的实际劳动力未包含在这些国家统计数据中。反对过度劳动的活动人士估计,与工作相关的死亡人数每年接近1,0000人。

另一个篡改数字的例子是日本无家可归的人数。官方称,全国的流浪汉不到4000人。但此类数据收集的获取方法确实很有意思。这个数字是以调查的形式收集的,职员会得到一个笔记板和一支铅笔,然后被派往流浪汉聚集的公园和过道,并数出他们能目击的人数。

在一个乞讨被视为犯罪、对其的社会污名化持续至今的国家,相当数量的流浪汉是“隐秘的”。在日本有成千上万的人没有永久地址,其中许多人是所谓的“网吧流浪汉”,他们无力支付普通公寓的月租,只能在网吧租用隔间。这种现象的规模远远超过了官方关于流浪汉的数字。据估计,仅东京就有4000名网吧流浪汉。

这是安倍晋三的真正遗产。数十万脆弱、处在崩溃边缘的工人,不知道明天是否会被叫去上班,躲在远离社会视线的两平方米小隔间里。每天晚上坐在电脑屏幕前,为了睡觉,他们用酒精镇静自己,直到有一天他们再也无法忍受。这场噩梦甚至延伸到了更富裕的阶层,他们一样无法摆脱过量工作的压力,如果他们不想最终失去家和固定的工作,他们就必须忍受。

一直以来,富豪们在他们的豪宅里大笑,用水晶玻璃杯啜饮冰香槟,一时兴起在百达翡丽手表或百家乐上挥霍数百万日元,开着他们的阿尔法罗密欧、法拉利、捷豹和玛莎拉蒂。

2014-2019年,所有家庭的平均财富下降了3.5%,仅仅126,7000个家庭拥有299万亿日元的净金融资产。也就说日本所有家庭中的2.36%占据了所有家庭财富的19.42%。其中,8,4000户家庭持有84万亿日元,即总家庭财富的5.45%被0.15%的家庭占有。与此同时,平均家庭净财富和调整后人均净可支配收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对于这样一个富裕而发达的社会来说,这更是罪大恶极。

群众有投下同情票吗?

虽然刺客声称他的个人动机不是政治性的,但像他这样的人被迫做出如此绝望的行为这一事实是安倍社会政策的间接结果。这一历史突发事件是巨大矛盾的表现,自民党、经连会(日本最大的公司关系网)和国家官僚机构这个铁三角都以这种矛盾为基础。


伊藤一长坟墓图片。长崎市长伊藤一长于2007年被枪杀,表明政治暴力在日本并不像一些西方媒体声称的那样罕见。//图片来源:Marine Blue

总体而言,政治刺杀和政治暴力在日本并不像一些西方媒体所暗示的那样罕见。例如,长崎市市长伊藤一长于2007年被枪杀,财务省官员赤木俊夫在安倍的一起腐败丑闻中被迫自杀。但毋庸置疑,这样一位知名公众人物的遇刺将意味着日本政治的“地壳漂移”。

所有人都在期待的最直接的结果,是上周日的上议院选举中自民党的支持率激增,类似于1980年竞选期间大平正佳死于心脏病发作的情况。虽然有一些证据表明正在发生这种事,但根据下列数据,它远远没有自民党在1980年收到的“同情票”那么大。

投票率仅为52.05%,虽然比2019年的48.8%有所提升,但仍显示出资产阶级政治与群众之间的巨大脱节。根据共同社的投票后民意调查,21.9%的无党派选民投票给了自民党,虽然还算不少,但这个比例比你想象的要少得多,毕竟就在两天前,人们记忆中最重要的自民党人物戏剧性地离开人世。

在共同社周二公布的另一项调查中,62.5%的选民表示他们的投票没有受到安倍遇刺的影响,而只有15.1%的选民表示受到影响。虽然58.4%的人表示他们认为修改宪法不应成为优先事项,但37.5%的人表示应该优先考虑,这表明这两个群体之间的两极分化可能加剧。不出所料,选民关心的主要问题是应对经济形势和生活成本上升,占42.6%。

自民党的下一步是什么?

尽管如此,自民党在参议院获得了一些席位,并与他们的长期联盟伙伴公明党一起获得了健康的简单多数。此外,与另外两个支持修宪的党(人民民主党和日本维新会)一起,他们总共拥有占三分之二的多数,已经准备好开始对第9条进行修宪。这为该国的重新军事化开辟了道路。


安倍的死是送给公开反对他的现任首相岸田文雄的礼物。//图片来源:外务省 Wikimedia Commons

反对党几乎不值一提。主要反对党日本立宪民主党再次失去席位。它没有提供任何与自民党不同的东西,唯一的不同是宪法修改的问题。日本共产党也失去了席位,他们陈腐的官僚主义旗帜再次无法引起群众的注意。

尽管自民党的政权稳当,但这并不意味着接下来会有一段和平与安宁的时期。甚至在安倍遇刺之前,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和安倍之间就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紧张关系。虽然安倍在党内仍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岸田来自作为对手的宏池会派系。

传统上代表小官僚和小资产阶级的宏池会可能是自民党中最温和的派系。岸田和安倍之间的主要分歧点之一是修宪问题。宏池会在传统上赞成宪法中的和平条款,同时试图更多地依赖美帝国主义。当今年俄罗斯开始入侵乌克兰时,安倍兜售在日本部署美国核武器的想法,实际上和该国严格的非核政策决裂,岸田在国会内公开反对他,称这个想法完全不可接受。

安倍的死是给岸田的礼物。清和政策研究会现在如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似乎没有人可以取代那个经验丰富的名义首领,岸田现在有了一个几周前他无法想象的机会。话虽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自由地为所欲为。安倍的派系仍然是党内最大的势力,岸田仍然隶属于极端反动的日本会议,在安倍的统治下它令人作呕的影响得到了扩张。岸信介的主流右翼王朝并没有和安倍一起死去。安倍的弟弟岸信夫目前仍然担任防卫大臣一职。

岸田需要缓慢、耐心地布局,他需要公开支持修宪等一些极右翼政策,即使他并不完全支持这些政策。他可能会试图拖延或放慢引入这些变化的过程,但如果他采取任何更突然的举措,他可能会在政治上和字面意义上面临生命危险,因为右翼为了实现他们的目标而不择手段。

他也将受到美帝国主义的压力。在纸面上,宏池会的政策似乎对华盛顿极为有利,因为维护和平宪法伴随着其国防安全更加依赖美国。然而,美帝国主义正处于相对衰落的状态,而需要与正在崛起的力量,尤其是中国抗衡。尽管仍然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力量,但随着全球和东亚的紧张局势加剧,华盛顿希望日本部署自己的军队,以确保美国军队可以在需要时用于其他地方。

打倒无论“新”“旧”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而战!

岸田的旗舰政策之一是“新资本主义”。据称它旨在在整个社会中更平等地重新分配财富,是对安倍经济学的彻底拒绝。但岸田预计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仍是一个谜,因为他在5月份公布的计划遭到了金融资本的强烈反对,而金融资本对任何增税都很敏感。这些计划也遭到了党内右翼的批评,导致6月初发布的最终计划只不过是一堆关于创造“增长和分配的良性循环”的空话,没有具体的提案。

尽管如此,岸田还是会尝试用这个口号来争取一些民众支持其政府。考虑到日本工人目前在“旧资本主义”下的处境多么糟糕透顶,他们最初可能会对这一主意表示有限的支持。但这是一个完全空洞的口号,连最微弱的改革都没有提出,完全无能应对破坏着世界资本主义的历史性危机。岸田的统治只会导致希望幻灭和不满的进一步增长。

归根结底,日本工人阶级的唯一出路与世界各国工人阶级的唯一出路是一样的:与资本主义决裂,粉碎国家的结构,建立工人阶级控制之下真正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日本目前没有人提出这个解决方案。

然而,过去一周的事件表明该国局势变得日益不稳定。在暴露于资本主义控制的大众媒体的有害作用、所谓的民主的王朝骗局以及当局与法西斯主义者和狂热的反共者令人厌恶的联系之后,许多日本人的意识将发生变化。

日本工人阶级需要一个能够拿起共产主义革命旗帜并取得最终胜利的组织。日共老早就遗弃了这个角色,转而支持改良主义和官僚主义。在出现革命情形的事件中,他们充其量只会使运动瘫痪,扼杀它,并帮助确保它被驱散。因此,最先进的工人迫切需要将这些老仕途主义者们推到一旁,并指明前进之路。这需要一个组织,它不能在一夜之间建立起来,但建立它的任务必须从现在开始。

安倍晋三是日本战犯岸信介的后人。如此恶毒之人。死掉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