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角:《少读孔老二,多读司马迁》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 答疑解惑机器人
@maoistQAbot 加她为电报(纸飞机)好友私聊吧

为什么孔孟之道不是中华民族民族精神的主线?为什么中国人的传统心理积淀不是这一套东西?其中一个重要理由在于孔孟之道过于虚伪:对别人马列主义,对自己自由主义。孔孟之道除了满足统治阶级骗人的需要外,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祖龙魂死秦犹在, 孔学名高实秕糠。

如果身处在一个虎狼纵横的丛林,突然冒出几个二货跟你谈仁爱,这种场景难道不滑稽吗?不但滑稽而且害人,要么是以身饲虎,要么是别有居心,二者必居其一。这就好比文革前走资派明明在整左派的黑材料,明明是老的少的都要挨整,而走资派却大谈什么党内团结。好比现在明明墨吏横行,百业萧条,而有的人还要在那里做他们的千秋大梦。统治阶级自己都不信的东西,却还要连篇累牍地给老百姓洗脑,这才是事情的本质。如果承认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是孔孟之道,那么就等于承认中国人几千年来是精神分裂者。

事实并非如此,中国人几千年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和斗志,那种绵延几千年的创造力和破坏力让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民族叹为观止。势必有一些东西能概括它,那么就从司马迁几个小故事开始吧。故事并不臧否人物,只为看清虎狼世界。

1964 年 1 月 7 日毛主席在的一次谈话中, 提出了一个命题:“老粗出人物”。他说:自古以来,能干的皇帝大多是老粗出身。汉朝的刘邦是封建皇帝里边最厉害的一个。刘敬劝他不要建都洛阳, 要建都长安, 他立刻就去长安。鸿沟划界,项羽引兵东退,他也想到长安休息,张良说,什么条约不条约,要进攻,他立刻听了张良的话,向东进。韩信要求封假齐王,刘邦说不行, 张良踢了他一脚,他立刻改口说,他妈的,要封就封真齐王,何必要假的。

顺着毛主席讲的两个故事,还有几个故事令人印象深刻。刘邦有一次被项羽杀的打败,就剩下他和一个叫腾公的人,光杆司令去找韩信和张耳,因为他们那里还有刘邦的一些部队。天蒙蒙亮,刘邦和腾公假装成刘邦的使者,混进军营立马把兵符拿到手里,夺取了指挥权后再通知韩信张耳来拜见。还有一次刘邦被项羽的兵马追杀,他自己和儿子坐在马车里逃命,由于儿子太胖,刘邦嫌马车跑的太慢,几次把儿子推下了车。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他与项羽对阵时,项羽把刘邦的老婆和父亲抓了起来,拿了一口大锅说是要煮了他们。刘邦于是说:我和你曾经是兄弟,我老婆就是你嫂子,我父亲就是你父亲,你现在要煮的话,就是煮你的父亲和嫂子,煮完了你得分一杯给我。项羽大怒,力大无穷的他朝躲在城楼上的刘邦射了一箭,正中刘邦胸口,刘邦马上大喊:兔崽子射中了我的脚趾头!

这些故事发生在千年前,读起来就像发生在当代,感谢司马迁留下了这么多生动的故事。

还有个类似的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前,至今令人唏嘘不已。1976 年 10 月 6 日,毛主席尸骨未寒,江青和张春桥接到电话通知说是要去中南海怀仁堂讨论毛选第五卷,研究毛主席纪念堂的选址问题,张春桥临走前还特别认真地翻阅了列宁选集。故事的结局大家都知道。如果司马迁知道这个故事,他一定会发挥聪明才智,挖掘更多的故事细节以作为历史教训。

江青和张春桥还跟着毛主席一起评法批儒呢,可惜批得了两千年前的孔老二,却看不清身边的“孔老二”。倒是交白卷的张铁生有点先见之明,他当时说:现在,我们国家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父亲去世了,家里还有老大、老二、老三,只能靠老大领着过日子。现在的问题是,老大是不是可靠!我说的充满担心就在这里。我虽然是人大常委会委员,但没有起到作用,心里话不能到人大常委会上去讲,一直没有讲出来。现在邓纳吉是不是有人在支持他,邓纳吉会不会再上台?我认为这个人思想是右的,执行路线是保守的,他对文化大革命没有真正认识,没有真正理解,对儒法斗争也有过研究,但发表的意见、观点是反动的。去年养猪会,他有个讲话,后来发了 20 号文件,他的讲话,其中许多话充满着对文化大革命的敌对情绪。今年,两个决议发表后,我以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名义发表了一些意见,给华总理提了许多意见,但都没有最后答案。……华现在是一号人物了,已经是很显赫了,但不知他到底要干什么?我给党中央和人大写过信,没想到主席去世会这么早,他在计委会上的讲话,与洪文的讲话就不一样,不能说绝然不同,但起码是有差距。他在讲话中不讲党的基本路线,不讲深入批邓,不讲批判资产阶级法权,不讲文化大革命,讲话是超阶级的观点。

张铁生当时 30 岁还不到,话糙理不糙,倒是验证了“老粗能办事”的命题。司马迁借蒯通之口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于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这种都属于秘法心传的东西,即便统治阶级内部都是严守秘密的,而统治阶级希望老百姓相信的都是孔孟之道这种洗脑的东西。萧鸾临死前对他儿子萧宝卷讲:做事行动不可以落在他人之后。十月革命前夕,列宁也是这样告诫党内同志:要手快,要果断,要勇敢。即便是这样还是出了两个二货泄露机密,差点葬送革命。

如果我们最后要总结点什么的话,还是那些话:孔学真害人,“怀仁”堂里有“坏人”。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