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艺评:谁才是寄生虫?兼论无产者的困局与出路——评韩国进步电影《寄生虫》

韩国电影《寄生虫》是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对立、阶级压迫以及无产阶级的困局予以深刻揭露的一部佳作。

影片讲述了只能居住在阴暗、潮湿、发臭的地下室中的城市贫民金基泽一家,费劲心机、坑蒙拐骗,混入光鲜亮丽的“上等人”朴社长家中,充当管家、司机、家庭教师,成为寄居在朴社长家中的“寄生虫”。然而被他们排挤走的原管家,把自己长期失业的丈夫一直暗藏在朴社长家的前任房主留下的秘密地下室中。结果双方发现了各自的秘密,而为了争夺在朴社长家中当“寄生虫”的资格,他们展开了殊死争斗。最后原管家摔死,原管家的丈夫为了报复持刀杀了金基泽的女儿,又被金基泽的妻子反杀。而面对朴社长的鄙夷和冷漠,金基泽最终一刀捅死了朴社长,自己逃入地下室,成为了不能见天日的活死人。

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庸人们,很为朴社长不平,觉得“穷生奸计、富长良心”,朴社长一家被“下人们”骗得团团转,最后却被“肮脏、猥琐”的下人一刀捅死,也太无辜、太冤枉了。

然而,金基泽最后的那一刀,却是全片最闪光、最有力量一刻,是把此片与一切资本主义文化工业制造出来的鸡汤截然分开的情节。

朴社长是无辜的吗?朴社长一家与金基泽一家,从私人关系上说,也许的确是无辜的。影片中朴社长除了嫌弃金基泽身上的地下室味道,和最后对金基泽女儿的死亡十分冷漠外,并没有做什么直接伤害金基泽一家的事。可是,朴社长所在的阶级却不是无辜的!试问,为什么金基泽一家和原管家一家只能蜗居在地下室,而朴社长一家却能住在奢华的豪宅中呢?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庸人们当然会说:“这是因为下等人不够努力、不够聪明”。可影片中已完全揭示出,这些下等人们已经为了活下去而拼尽了力,他们没有不努力,而是很努力地在求生。他们也并不蠢,而是有充分的智慧来骗过朴社长一家,并且把管家、司机和家庭教师的工作都做得很好。这也绝不仅是影片的虚构,劳动者拼尽全力、为老板充分贡献聪明才智,却还是只能勉强维生,摆脱不了“社畜“、“屌丝”的命运,难道不是现实社会中亿万次发生、司空见惯的事吗?而之所以下等人们蜗居在地下室、朴社长们能够享受豪宅,完全是因为他们属于两个阶级!下等人们靠出卖劳动力为生,他们拼命劳动所换来的只是仅供维持基本生活的报酬。而朴社长们却购买劳动力,靠占有下等人劳动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发财致富、走向人生巅峰。超出维持基本生活需要的劳动成果被朴社长们无偿占有——即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压迫,是下等人们只能蜗居在地下室、并且为了一些可怜的利益就争得你死我活、最终发生惨剧的根本原因。

究竟谁是寄生虫?朴社长一家光鲜亮丽、奢侈豪华的生活能够离开金基泽一家和原管家的劳动吗?朴社长的公司,能够离开公司员工的劳动吗?离开亿万劳动者,资产阶级的“事业”和生活一天都维持不下去。朴社长们才是吸附在金基泽们及一切“下等人”身上、拼命吞噬他们鲜血的寄生虫!

实际上,影片越是把朴社长一家塑造得善良、天真、无辜,揭露得就越是深刻。因为这就表明,金基泽和原管家的惨剧,绝不是因为存在某些“坏老板”,而就是整个资本主义制度所造成的。朴社长一家越是“无辜”,他们享有着既得利益的那个制度就越罪恶——这个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们,即使是善良的、无辜的,也无法避免给下等人们造成苦难。

影片发人深省的地方还在于,对无产者所面临的困局有深刻的反映。明明资产阶级才是吸附在无产阶级身上的寄生虫,可为什么只占人口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却能够统治广大无产阶级呢?正像影片中所反映的,金基泽一家和原管家一家,其实是同一阶级地位的阶级兄弟(姐妹),可他们却为了争夺朴社长家的饭碗而死斗,造成多人伤亡的惨剧。而直到最后,金基泽才有所醒悟,把刀指向了真正的敌人……

资本主义制度下无产者的困局就在于:没有作为一个阶级团结起来自觉地与阶级敌人进行斗争,而往往在资产阶级的操弄下分裂为不同的群体,并为了争夺资本家给的饭碗而骨肉相残、殊死相斗。这就使得资产阶级能够分而治之,能够以有组织的、自觉的少数来统治无组织的、不自觉的多数。

在修正主义叛卖革命,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后,无产者的困局更加凸显。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教权主义以及否定阶级斗争的所谓“多元社运”都在分裂着无产者,使其不能形成一个自觉的阶级。

而摆脱这个困局的出路,就是金基泽那一刀所预示的方向:团结起来,把斗争矛头对准真正的敌人!

要走通这条路,就要使无产者克服资产阶级制造的种种隔阂,团结起来形成一个自觉的阶级。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决定的无产者的共同的阶级地位以及由此产生的一致的根本利益,是无产者形成自觉的阶级的客观基础。但关键在于,要有先进分子深入群众,把马列毛主义——无产阶级革命的科学灌输给他们,使无产者产生科学的阶级意识,并在与资产阶级的实际斗争中逐步形成有组织的革命力量。这就是无产者团结起来形成自觉的阶级的斗争过程。在这一斗争过程中必须贯彻正确的路线。其中核心就是要“以阶级斗争为纲”,要坚持“阶级对阶级”,而反对一切分裂无产阶级的思想与行为。在帝国主义国家尤其要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

以“阶级斗争为纲”,不是否定其他有进步意义的社会运动,比如妇女解放运动、少数民族和性少数群体反对歧视压迫、争取解放的运动等。这些运动都是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盟友。但造成对妇女、少数民族和性少数群体等一切社会“弱势群体”的压迫的根源还在于阶级压迫,并且要彻底铲除这些压迫,必须要靠无产阶级革命。所以这些运动都必须贯彻阶级路线,而不能与阶级斗争相切割,必须使这些运动成为无产阶级团结的助推剂,而不是绊脚石。

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内部,也必须处理好男性与女性、多数民族与少数民族、主流性取向与性少数群体等相对强势群体与相对弱势群体之间的矛盾。资产阶级往往正是利用这些矛盾来制造隔阂、分裂无产阶级。其中一个主要手段,就是利用资本主义制度下相对强势群体(男性、多数民族、主流性取向等)所享有的既得利益,来挑动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歧视和欺凌,把群众拉向右翼,使得无产阶级不能实现团结、不能把斗争矛头对准真正的敌人。先进分子必须领导无产阶级粉碎资产阶级的毒计。一是要用马列毛主义的“阶级对阶级”的科学思想去教育无产阶级中的相对强势群体,使他们认识到自身的根本利益,认识到相对弱势群体是自己的阶级同胞;二是要给相对弱势群体“赋权”,就是说要发动和组织相对弱势群体,领导他们开展反对压迫和歧视的斗争。支持他们在无产阶级内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来反对并肃清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在无产阶级内部的影响,从而实现无产阶级的革命大团结。

千千万万的金基泽们克服朴社长们所制造的种种隔阂和偏见,紧密团结起来,牢牢握住刀把子,把刀对准真正的寄生虫——这就是无产者解放的金光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