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范:造反有理,还是压迫有理?——一个马列毛主义者的札记

一、

毛主席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几千年来总是说压迫有理,剥削有理,造反无理。自从马克思主义出来,就把这个旧案翻过来了,这是个大功劳,这个道理是无产阶级从斗争中得来的,而马克思作了结论。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

这段话,可以说是马列毛主义的精髓。造反有理,还是压迫有理?这就是马列毛主义和一切剥削阶级御用理论的根本区别。

历史上,一切敢于反抗、敢于斗争的劳动群众,不总是被反动统治阶级及其走狗骂为匪徒、贼寇、暴徒、痞子吗?一切群众斗争,不都是被他们视为大逆不道、破坏秩序、祸乱国家吗?反动统治阶级剥削压迫着千百万劳动群众,靠劳动者的血汗过着奢靡腐烂的生活,他们希望劳动群众永远“安分守己”、不乱说乱动,好让他们千秋万代永享富贵。可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只许你压榨劳动群众、不把劳动群众当人,只许你攫取亿万家财、子子孙孙开法拉利、做人上人,只许你官商勾结、操纵国家机器,却不许劳动群众造你们的反,世界上没有这个道理!马列毛主义正是坚决站在劳动群众这一边,指出劳动群众的反抗和斗争绝不是“无理作乱”,而就是因为剥削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并且正是劳动群众的反抗和斗争——也就是阶级斗争,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根本动力。所以,劳动群众造反有理!剥削阶级的剥削和压迫无理!

造反有理、还是压迫有理,也是鉴别真假马列毛主义的试金石。有一些人,平常也喊喊马列毛的口号,说些左倾的话语,对毛主席“很有感情”,可一旦劳动群众起来造反了,他们就以种种借口否定、指责之,从而完全站在统治阶级一边,甚至还嫌统治阶级不够强硬,要求统治阶级更加铁腕。试问,在一个资产阶级统治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劳动群众起来造反难道不是阶级斗争的天经地义吗?毛主席若在世,难道不会坚决支持吗?而以种种借口否定群众斗争,要求统治阶级镇压的,是哪门子的“毛派“?!这些人是什么人呢?他们绝不是马列毛主义者,而是挂着红布的秩序党、披着红皮的法西斯。

二、

把群众起来造反的原因,归结为什么外国收买、邪说洗脑、是论证压迫有理、造反无理的一大基本套路。实际这不过是浅薄的历史唯心论。这种历史唯心论不把历史看成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基本矛盾所产生的阶级斗争的历史,而认为统治阶级的统治是非常和谐、没有矛盾的,出乱子只是因为外部势力、社会渣滓、脑残分子捣乱。然而,实际的历史绝不是这样,剥削阶级统治的社会中,总是一小撮统治阶级剥削压迫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群众,这必然造成广泛而尖锐的社会矛盾和阶级斗争。群众造反正是社会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必然结果。统治阶级及其走狗制造这种舆论,不过是为了掩盖统治阶级对人民群众深重的剥削与压迫——而这才是群众造反的真正原因。统治阶级总是要把造反群众污名化,把他们说成是被收买、被洗脑的暴民、愚民,好为残酷镇压找借口。但造反群众才是历史的真正推动者。法国大革命、俄国革命、中国革命都证明了这一点。法国贵族、俄国沙皇、蒋介石,不都把革命运动说成是由外国势力收买操纵的、是被歪理邪说蛊惑的,不都把造反的人民群众视为暴民和愚民吗?但正是这些“暴民”和“愚民”打败了他们,解放了自己,推动了历史的跃进。

三、

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特别是自发性较强、而先进的自觉力量较弱的群众运动,是必然存在着种种缺点的。但马列毛主义者和一切秩序党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是看群众运动的大方向、还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是在群众运动中努力引导群众纠正错误、走上正确道路,还是站在对立面攻击群众、为统治阶级站台。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争取更大的资产阶级民主权利的斗争,固然是有局限性的、不可能带来真正解放的斗争,但仍旧是进步的斗争,因为这是有利于无产阶级、而打击统治阶级的。就比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资本主义国家的反战运动和民权运动,虽然没有突破资产阶级民主的范畴,但仍旧是进步的。先进力量的任务就是在这些斗争中影响和争取群众,从而努力把斗争提升到无产阶级革命的水平,而决不能以斗争目标的局限为借口站在斗争的对立面。

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外国帝国主义势力也一定会混水摸鱼。但正如前面所论述的,大规模群众运动绝不是外国帝国主义收买、操纵所能产生的,而是社会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必然结果。统治阶级的剥削压迫、倒行逆施,才是群众造反的根本原因。大规模群众运动也绝不是外国帝国主义所能一手操纵的,而是遵循着阶级斗争的自身逻辑。但是外国帝国主义也的确会努力渗透、影响群众运动来为自身争夺霸权、削弱敌手的目的服务,但他们绝不可能支持劳动群众获得真正解放。而先进力量的任务,正是要引导群众认识外国帝国主义的本质,发动群众摆脱外国帝国主义的渗透和影响,独立自主地争取解放。

大规模群众运动,也不可能避免地会出现一些“过火行为”。而自发性越强的运动,产生“过火行为”的可能性就越大。但这只是证明,群众运动需要先进力量领导,而不证明群众造反无理。先进力量的任务,正是引导群众确立斗争纪律、避免过火行为,争取最广泛支持。

在大规模的,自发性较强的群众运动中,也一定会存在着种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错误思潮的影响。而这是不能苛责群众的,因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群众不可能不受资产阶级、小资阶级思想的影响,这就必然会在大规模群众运动中表现出来。而这正是先进力量需要努力做群众工作的地方。绝不能因为群众运动中有错误思潮的影响而否定群众运动的大方向,这样实际上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秩序党。可以说,先进力量的群众工作越扎实、群众基础越深厚,那么错误思潮对群众运动的影响就越小。反之,则表明先进力量工作不力。先进力量要在群众运动中与种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错误思潮开展思想斗争,引导群众摆脱错误思想的影响,从而将群众运动引上正确的道路、提高到更高水平。比如,在俄国1905年革命中,在许多地方最先发生的是民族仇杀,而正是布尔什维克党积极发动工人群众制止民族仇杀,批判民族仇视的错误思想,引导各族劳动群众团结起来共同对敌,才掀起了全国性的革命高潮。在“一天等于二十年”的群众运动高潮中,现实也会教育群众,群众会在革命实践中自己总结经验教训。有许多群众将会在现实的教育中摆脱种种偏见和幻想,走上正确的道路。

四、

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大规模群众造反运动,资产阶级内部的在野派、反对派往往会表示一定程度的支持,有的甚至会积极领导。但他们的阶级本性决定了他们绝不是合格的领导者。他们一方面往往会努力限制群众运动的激进化,把群众运动引导向不突破资产阶级统治秩序的改良主义道路;另一方面,在一定的形势下,他们又会放任群众运动中种种错误思潮的影响、放任群众运动中的右翼民粹主义、无政府主义倾向,而丝毫不发挥引导的作用,让群众运动陷于一片混乱来为他们“火中取栗”,使他们能够在与资产阶级当权派的讨价还价中争取更大资本。资产阶级内部的在野派、反对派绝不是劳动群众的合格领导者,他们只是利用劳动群众的斗争来为自身与资产阶级当权派的争权夺利服务。先进力量必须努力在群众中揭破他们的真面目,使群众摆脱对他们的幻想、不受他们的误导。

五、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分裂劳动群众的反动意识形态,而绝不是劳动群众争取解放的出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只能使劳动群众仇恨自己的阶级兄妹,从而妨碍阶级觉悟的产生,帮助统治阶级维稳,只能使劳动群众成为资产阶级之间互相争夺的炮灰。马列毛主义者必须坚决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资本主义社会的大规模群众造反运动中,由于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影响,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思潮。先进力量必须坚决在群众运动中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坚持“阶级对阶级”,坚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启发群众的阶级觉悟,引导群众争取阶级解放,而不是沦为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炮灰。

六、

在一个高度发达、成熟,被视为典范的资本主义社会,发生大规模群众造反运动,正是资本主义陷入深重危机的表现。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这一深重的危机就在不断发展着。今天,上一次经济危机的影响还折磨着全球,新一轮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大危机又已拉开了序幕。资本主义已经成为全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严重桎梏,亟待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这一深重的危机,使得资本主义世界到处呈现出人民不愿照旧生活下去、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的局面,新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浪潮正在酝酿中。由于力量对比的不利,由于缺乏先进力量的有力领导,由于群众运动中的种种缺点,一次大规模群众造反运动很可能受到挫折、陷于失败。但一次运动,绝不是终结。资产阶级的剥削压迫、资本主义的深重危机,必然不断制造出更多的群众造反。劳动群众的出路,就在于摆脱剥削阶级制造的一切隔阂与分裂,团结所有阶级兄弟与姐妹,实现“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与共同的敌人开展坚决斗争。而先进力量的任务,就是总结群众斗争的经验教训、形成正确的革命路线,就是深入到劳动群众中、通过细致的群众工作把马列毛主义和正确路线灌输给群众,就是启发千百万群众的觉悟、形成无产阶级的战斗大军,就是通过领导劳动群众“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直至胜利”来实现劳动群众的彻底解放。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