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眉:如何破解“屠龙悖论”?——《共产党宣言》中一个至关重要的思想给我们的启示

《共产党宣言》是无产阶级革命科学的第一声叱咤长鸣、第一道灿烂光芒,近两个世纪的岁月苍黄,不能阻碍其回响激荡、不能遮挡其光焰四射。尽管全世界的富豪权贵学阀都一致斥它为洪水猛兽、穷尽一切手段予以围剿,尽管有不肖子孙指鹿为马、挂羊头卖狗肉、使它蒙羞,尽管有剥削者的走狗渣滓无耻地破坏侮辱它的作者的墓碑,但这一切都无法掩盖其光辉、折损其威力。因为,它所揭示的,是占人类绝大多数的劳动者如何解放的真理。只要全世界大多数人仍旧处在被剥削被压迫的地位,那么无论经历多少艰难曲折,先进分子总会一次次地向《共产党宣言》请教,亿万劳动群众总会一次次高举《共产党宣言》的旗帜,去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去创造新的世界,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这也就是毛主席所说的:“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

在今天,我们纪念《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学习《共产党宣言》的思想,必须要与当今现实紧密结合起来。经过近两个世纪,无产阶级革命和阶级斗争的形势、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我们必须直面这些重大变化,运用《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基本原理去分析、研究这些重大变化,得出能够指导新的实践的结论。其中,尤为重要的,就是必须总结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的经验教训。第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曾经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把人类历史大大推进一步,但最终却没有能保持胜利,而是走向了失败。而其失败的关键原因,是曾经的无产阶级先锋党、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普遍走向了自己的反面,蜕化变质为修正主义的党和挂羊头卖狗肉的资产阶级国家。这是为什么?不科学回答这一问题,不指出防止蜕变的科学方法,是无法使亿万劳动群众信服地再次举起《共产党宣言》的旗帜的,新一波无产阶级世界革命浪潮就没有坚实的基础。

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认为,毛主席反修防修、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已经从根本上科学回答了这一问题。而要理解这个结论,学习《共产党宣言》中一个至关重要的思想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一重要思想已经提示了继续革命理论的关键线索,领会这一重要思想有助于新一代无产阶级革命者更好地理解继续革命的理论、掌握防止蜕变的方法。

这一重要思想就是《共产党宣言》第二章“无产者和共产党人”开篇的一段论述:

“共产党人同全体无产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
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他们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
共产党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

也就是说共产党代表着整个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而没有任何与整个无产阶级利益不同的“私利”。

我们可以说,正是因为做到了上述这一条,才有共产党领导的工人运动的发展、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的建立与发展。而正是违背了上述这一条,才会发生无产阶级先锋党和无产阶级专政的蜕变。

一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先锋党,一个曾经领导工人运动取得巨大斗争成果的党,一个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并成功建设社会主义的党,像这样的一些党,会不会产生与整个无产阶级利益不同的特殊利益?会不会被这种特殊利益所绑架而走向无产阶级的对立面,蜕变为资产阶级的党?

曾经有许多共产主义者要么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要么对此是严重认识不足的。而他们的理由无非是:一是这个党历史上是为了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而忠实奋斗的;二是这个党还宣称自己是代表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的。特别是对于取得政权、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党,有许多人会认为只要党还掌握政权、经济基础还号称是公有制、还号称在搞社会主义,党就没有蜕变、也不可能蜕变。这些观点,实质都是反辩证法的形而上学和历史唯心论,已经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无产阶级先锋党的蜕变,完全是外部的原因:要么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混入党内,要么是间谍奸细混入党内导致的。但这种观点完全解释不了,为什么那么多无产阶级先锋党的蜕变都首先是高层的蜕变?为什么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或者是间谍奸细都能顺利地在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内混入高层、掌握权力?这种观点也是形而上学的,是错误的。

历史证明了,曾经的无产阶级先锋党,完全有可能产生与整个无产阶级利益不同的特殊利益,而导致最终蜕变。而这种特殊利益主要是在先锋党内部特别是高层产生的。

这种特殊利益是如何产生的?用什么方法遏制特殊利益的产生、阻止其改变党的根本性质?正是毛主席反修防修和继续革命的理论对此作出了科学的回答。

毛主席反修防修和继续革命理论总结了历史的经验教训,首先运用历史唯物论和辩证法科学考察了无产阶级先锋党。也就是说,运用“一分为二”的辩证方法、运用“阶级分析”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历史唯物论来分析先锋党内部的社会关系、阶级关系,来揭示先锋党内部的根本矛盾。

先锋党绝不是没有矛盾的和谐净土,而必然是充满着内部矛盾和斗争,并由内部矛盾决定其性质和发展进程的。这种内部矛盾,是整个社会阶级斗争的反映,资产阶级及一切剥削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必然反映到党内。这一方面当然是受党外阶级关系的影响——总是会有部分党员受到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会有没有真正转变阶级立场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分子混入党内;但另一方面,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党内的社会关系:无论是处于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党,还是处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党,还是处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党,由其所存在的客观的社会经济条件所决定,都无法避免地在党内存在资产阶级法权。其中最主要的资产阶级法权就是:在党内必然会产生一个或多或少脱离生产劳动、脱离群众的专职干部集团。这个专职干部集团相比普通劳动群众、普通党员总是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地享有一定特权。而这个专职干部集团越到高层,总的来说其脱离生产劳动、脱离群众的程度就越深,享有的特权就越大。这样的一个专职干部集团,特别是其高层,享有党内最大的资产阶级法权,因此正是先锋党产生不同于无产阶级的特殊利益的党内根源。纵观历史上先锋党的蜕变,无不是党内高层为了保护、扩大自身的特权和既得利益而反对革命,勾结剥削阶级,欺骗、背叛、出卖普通党员和劳动群众。

所以,先锋党内部的根本矛盾,就是党内无产阶级群众及与群众紧密联系、具有坚定无产阶级立场的革命者与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以及在资产阶级法权腐蚀下蜕变的工人贵族(新生资产阶级)的矛盾——就是党内无产阶级与党内资产阶级的矛盾,资产阶级就在党内!

如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呈现出一种历史的悖论。一方面,在脑体差别没有消灭的情况下(而这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实现),先锋党不可避免地要建立一支专职干部队伍,没有这样一支专职干部队伍,先锋党就不可能有强大的组织力和战斗力;但这支专职干部队伍却又不可避免地受到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成为产生不同于无产阶级的特殊利益并最终带导致党的蜕变的社会根源。这也就是所谓的“屠龙的勇士自己变成了恶龙”。

这一“屠龙悖论”能否破解呢?

是能够破解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已经有不少正面的经验,而毛主席的反修防修和继续革命的理论对此做了科学的总结。在这里,就体现出辩证法的力量、体现出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的能动的反作用。固然,由于资产阶级法权的社会存在,专职干部集团必然会产生机会主义、官僚主义、修正主义的社会意识,并且若没有其他因素的反作用,这样的社会意识最终一定会控制专职干部集团,导致先锋党的蜕变。但是,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作用,恰恰是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反作用的制约的。

第一,地下斗争、武装斗争的革命方式会对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作用起到制约作用。由于与统治阶级处于激烈对抗状态,脱离群众、享受特权既缺乏条件也会受到严厉惩罚,因此会对专职干部集团的蜕变起到一定的制约作用。而长期的合法、和平、改良的斗争方式,则会一定程度上助长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作用。

第二,党内民主的体制和氛围会对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产生一定制约。由于党内“上层”(党的高级干部)相对更脱离群众、享有更大的资产阶级法权,因此更容易被腐蚀、产生蜕变(也就是毛主席所一再指出的“中央出修正主义”),而党内“下层”——党员群众、基层和下级干部,与广大劳动群众联系更紧密、更少受资产阶级法权腐蚀。因此,充分的党内民主体制和氛围——也就是说,党内“下层”能够比较好地监督党的上层,能够充分地参与决定党的路线和重大决策,就能够使“上层”的蜕变受到一定制约。

第三,也是最根本的,革命者的自觉的路线斗争能够战胜非无产阶级的路线,从根本上遏制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作用,防止党的蜕变。党内无产阶级和党内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党内的根本矛盾,两者的斗争决定党的性质,也是推动党前进的根本动力。而两者的斗争集中体现在反映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马列毛主义路线和反映非无产阶级利益的种种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路线的“两条路线”的斗争。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作用,"特殊利益"的产生和发展,根本上就要靠自觉的路线斗争来遏制。这正是社会意识发挥巨大的能动的反作用的地方。必定会有一定数量的无产阶级革命者通过阶级斗争的锻炼,在改造世界的过程中自觉改造自己,从而能够树立牢固的无产阶级立场、有着充分的阶级觉悟、透彻地掌握并运用无产阶级革命的科学,这样,他们即使享受资产阶级法权,也能够不受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就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代表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发动并领导党内党外群众自觉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实现党的继续革命,从而战胜党内资产阶级、遏制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和“特殊利益”的产生,保卫党的无产阶级性质。

如何解决“屠龙悖论”——如何遏制特殊利益的产生、阻止其改变无产阶级先锋党的根本性质?就是要自觉地运用能够遏制资产阶级法权腐蚀作用的因素,充分发挥其反作用。

也就是说所有无产阶级革命者和拥护革命的劳动群众,都应自觉认识到无产阶级先锋党的内部根本矛盾,认识到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作用、认识到党内资产阶级的存在,自觉地采取一切有效方式限制党内资产阶级法权、与党内资产阶级进行斗争。

第一,无产阶级先锋党要自觉选择一条革命的道路而不是改良的道路,以遏制“工人贵族”的坐大。

第二,所有无产阶级革命者和觉悟的劳动群众都应自觉地监督先锋党的上层、鉴别党的路线;要吸取历史上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在先锋党内部建立正确的、完善的民主集中制。这种民主集中制绝不能把党员当成“驯服工具”,不能是无条件服从上级的奴隶主义。而必须像毛主席所指出的——集中必须以高度的民主为基础,对危害革命的错误领导必须反对,必须要允许并鼓励反潮流。因此,少数服从多数,但多数必须保护和尊重少数、必须接受少数监督;下级服从上级,但上级必须接受下级的监督;全党服从中央,但中央必须接受全党的监督。要在允许的条件内充分保证全体党员讨论并决定党的路线和重大方针政策的民主权利(而不是由少数高级干部暗箱操作),要充分保证党员群众、党的基层和下级干部反对党的上级领导、上级路线及决策的民主权利(以适当的、不破坏革命运动必要的纪律的形式)。

第三,所有无产阶级革命者和觉悟的劳动群众都应自觉地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主要发挥劳动群众和党内下层的力量来支持并贯彻革命路线、反对错误路线,推动党的继续革命。通过群众性的路线斗争、继续革命来坚定好革命的道路、充分发挥民主集中制的作用,来限制资产阶级的法权、遏制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作用、防止“特殊利益”绑架全党,来战胜党内资产阶级。

而这就要求正确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

一是要坚决依靠劳动群众和党内下层的力量,开展群众性的路线斗争。决不能把路线斗争看成是党内上层少数人的事,而必须发动全党自觉进行。

二是要注意分清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在路线斗争中,大多数都还是同志内部矛盾而不是敌我矛盾。虽然从根本上说,错误路线反映了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影响、反映了资产阶级法权腐蚀下的蜕变。但这种影响和蜕变是有着程度的不同的。只要一个无产阶级先锋党没有因为错误路线长期统治而根本蜕变,那么党内拥护错误路线的干部、党员,除了少数死不悔改的错误路线头子、叛党分子以及故意迫害无辜同志造成严重后果者外,大多数都还没有根本上“变质”,而是还能够改正错误、继续为党工作的。而且党内资产阶级在路线斗争中往往采取打着红旗反红旗、混淆两类矛盾的方式,来实现“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镇压党内无产阶级,因此混淆两类矛盾,必然有利于党内资产阶级。再加上,路线的正确与否往往要经过实践的反复检验,才能有历史的定论。一定时期认为是错误的路线,可能恰恰是正确的路线。并且即使总体上正确的路线,在局部方面、局部范围也可能存在着错误。所以,拥护“错误路线”的同志有可能正是代表了真正的无产阶级利益。上述原因,决定了正确开展路线斗争必须主要采取解决同志内部矛盾的方式——即党内民主的方式,“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式,而不能采取“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方式、不能采取靠少数人进行清洗、肃反的方式。

“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这一共产主义运动的至关重要的属性,绝不是自然而然实现的。毋宁说,由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及一切剥削阶级的阶级斗争必然要反映在党内,由于不可避免的党内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无产阶级先锋党必然要不时地、或多或少地背离这一属性。而只有通过自觉的斗争——通过自觉地、正确地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来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战胜党内资产阶级,通过自觉地贯彻群众路线,在融入、发动、领导劳动群众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不断地使主观认识去符合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从而制定、实行并改进革命的路线——在这样的斗争过程中,才能动态地实现这一至关重要的属性。这就是我们——新一代无产阶级革命者今天学习《共产党宣言》的这一段重要论述所应得出的结论。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