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平:阶层固化?其实是阶级分化的加剧和阶级矛盾的尖锐化!

最近,在河蟹国的公众舆论中,阶层固化成为一个热点话题。网上有众多的声音哀叹现在社会上升的通道越来越狭窄,平民、屌丝逆袭的机会越来越少,各种“二代”们无论在教育、见识水平、人脉、人生道路上都已和平民子弟存在着天壤之别,阶层差别的代际传承已经根本无法动摇。总而言之,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河蟹社会已日益分化为狭窄的富豪权贵圈子与广大的屁民屌丝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而两者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真是好一个河蟹“盛世”!

然而,在这种言论的背后有一种隐含的意思,就是似乎在此前几十年河蟹的阶级上升通道还是畅通的,靠自身的努力还是能够“取得成功”、实现阶级地位上升的。可是,真的如此吗?

实际上,这种“阶级上升通道畅通”的感觉只属于社会上的少数群体,即所谓的“改革受益人群”,就是在“改革”中攫取了财富的新富阶层以及在一定阶段获得了较高收入的新兴中产阶级。而与之相对的,却是亿万阶级地位下降的工农劳动者!可以这样说,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过去的40年根本不是什么“阶级上升通道畅通”的时代,而恰恰是阶级地位大下降、沦入被压迫的底层的时代。

所谓“改革”时代就是资本主义复辟的时代。1976年无产阶级丧失政权后,篡夺政权的党内资产阶级首先就是把原来全民所有的国营企业变为官僚资产阶级掌控的官僚资本主义企业,一步步地剥夺工人阶级的权利,扩大从厂长经理开始各级官僚的特权。随后又通过承包制、双轨制、股份制、中外合资、私有化、“现代企业制度改革”以及各种贪污腐化将官僚特权一步步变现,将原国营企业变为典型的资本主义企业。在这个过程中,逼使几千万工人下岗,从而彻底剥夺工人阶级原享有的“铁饭碗”和各种社会福利,沦为一无所有的雇佣劳动者,从工厂和国家的主人沦为“弱势群体”。

其次,篡权的党内资产阶级在农村解散人民公社、毁灭集体经济,全面复辟小农经济。广大小农靠一小块土地根本无法抵御各种天灾人祸,无法应付各种苛捐杂税、贪官污吏,无法与城市交换足够的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因此大多数只能背景离乡、骨肉分离,到城市中成为打工者,成为被各类资本家剥削的廉价劳动力,成为城市中的“贱民”。这样就使得亿万农民从原来的人民公社社员、国家的主人沦为了被压迫被剥削的贫苦农民或无产阶级。

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数以亿计的工农劳动者,从国家的主人,沦为了被剥削、被压迫的社会底层——这就是1976年以来几十年河蟹社会变化的本质!

而在这过程中,仅仅只有占人口少数的群体实现了“阶级地位上升”,他们就是所谓“改革受益人群”。首先就是新生资产阶级,他们更只是人口中的一小撮。其中大多数是通过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在瓜分原公有财产中分得了一杯羹,少部分是所谓“白手起家”的。但不论是靠何种手段发家,根本上都是靠剥削压迫工农劳动者才攫取了财富。没有亿万工人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没有贫苦农民被榨取的血汗,他们是绝不可能积累财富、成为资本家的。

其次,则是所谓“新兴中产阶级”。“新兴中产阶级”,主要是从事脑力工作的各类知识分子、专业技术人员和企事业单位职员。在社会主义时代,由于对脑体差别的资产阶级法权加以限制,他们的收入是与工人阶级相近的,社会地位是逊于工人阶级的。但在资本主义复辟中,他们利用脑体差别的资产阶级法权,谋求了高于工农劳动人民的社会地位,获取了较高的收入,相当程度上成为资产阶级的管家、代理人、助手,从而实现了“阶级地位上升”。此外,还有一批新兴的小业主。即经典意义上的小资产阶级,也作为新兴中产阶级的一部分实现了“阶级地位上升”。

因此,1976年之后“改革”时代的所谓“阶级上升通道畅通”只不过是少数人把大多数人踩在脚下的“阶级地位上升”,是以绝大多数人沦为社会底层即阶级地位下降为基础的“上升”。

那么,现在河蟹国公众舆论中关于“阶层固化”的声音究竟从何而来呢?其实主要是从所谓“新兴中产阶级”中来,这不过是体现了近年来阶级分化的进一步加剧和阶级矛盾的进一步尖锐化——表明新兴中产阶级正日益的无产阶级化!

马克思主义早已指出了,资本主义的基本规律就是两极分化,就是社会日益分裂为对立的两大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是以剥削无产阶级为存在基础的。资本要发展,就必然要剥削更多的无产阶级、攫取更多的剩余价值。而资本的发展,又必然导致资本的积聚和资本的集中,这就使得社会财富必然越来越集中到少数资本财团及少数超级富豪手中,而使大多数中小资本陷入破产、被兼并,使大量的中间阶层、小有产者沦为无产阶级,使无产阶级在不断地相对或绝对贫困化(在收入份额中所分的蛋糕比例越来越小,而在经济危机时则会大规模的绝对贫困化,即绝对收入下降)。

河蟹国早已复辟了资本主义,因此就必然要遵循这一资本主义的基本规律。在资本主义复辟中,曾一度实现了“阶级地位上升”的新兴中产阶级,在资本主义阶级分化铁律的支配下,也必然不断加速分化。随着资本主义企业规模的扩大、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原来稀缺的脑力工作岗位,也越来越普及化、大规模化。那么,原来可作为资本家的“豪奴“、”心腹“、”亲密助手“,从而享有较高社会地位和较高收入的各类知识分子、职员、专业技术人员中的大多数,越来越成为普通的雇佣劳动者,从而越来越无产阶级化,因此也就越来越相对和绝对贫困化。而各类小业主,也必然在大资本的竞争下,越来越多地陷于破产,而不得不“重新打工”。

正是由于新兴中产阶级的日益无产阶级化,正是他们觉得自己的社会地位越来越趋近于普通工农劳动者,而与资产阶级的差距越来越大,才使他们发出了”阶层固化“的哀叹。

那么,未来的出路何在呢?有些人是很悲观的,他们认为阶层固化局面一旦出现是很难改变的:“那时中国也可以像印度一样,乞丐都笑眯眯的,每个人的命运大体上在一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就安安心心的在自己的阶层里打转,不再去想怎么往上走的时候,社会就和谐了。”——也就是说,老爷们坐稳了老爷,奴隶们坐稳了奴隶,各安天命,从此上尊下卑、“君君臣臣”万万年。

尽管这类言论是在反对阶层固化,但实际上根本看不清历史的大势,只不过反应了破落中产阶级的悲观丧气。人类的文明史是阶级斗争史,而绝不是被压迫者和压迫者“各安天命”的历史。两极分化越严重,统治阶级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越相对立,那就必然带来被压迫者和压迫者的殊死斗争,带来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不论在中国,还是在印度或世界其他地方,都是如此。

还有一些“左派”,把打破或延缓“阶层固化”的希望寄托在“将国家掌握的公共资源公平地分配给人民群众”上,也就是希望通过统治阶级发善心、施舍些残羹剩饭,来缓和两极分化、继续营造“阶级上升通道畅通”的假象。这种“左派”不是愚蠢幼稚,就是帮统治阶级“维稳”的走狗。须知,这种分配上的改良,是根本不可能改变资本主义阶级分化的基本规律的,因为这根本不能改变资产阶级靠剥削无产阶级才能积累财富的体制,不能改变资本的积聚及集中。而且,即便是这样的改良,也必然是在大规模的阶级斗争的压力下,才可能实现的。

没有任何理由悲观丧气。无产阶级作为社会化大生产的承担者,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物质财富的主要创造者,有着改天换地的巨大能量。而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无产阶级日益发展壮大,越来越占人口的多数,资产阶级则日益沦为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相对立的一小撮富豪权贵。力量对比将越来越有利于无产阶级。

作为世界工厂的河蟹国,拥有着史无前例庞大的、已占人口多数并且还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工人阶级队伍,同时工人阶级又遭受着异常深重的剥削压迫。而河蟹国作为后起的帝国主义国家,资产阶级又缺乏世界霸权来攫取足够的超额利润去实现重大社会改良以缓和社会矛盾。再加上官僚资产阶级的独霸政权,使得统治阶级民怨极深,资产阶级内部也矛盾重重。——这一切表明,河蟹国就是当今帝国主义国家中的薄弱链条。这些条件也决定了河蟹国工人阶级所能拥有的革命力量要远高于当年俄国和旧中国的工人阶级。所以河蟹国工人阶级有条件、有能力担负起极其伟大的职责:开辟人类未来、成为世界人民解放的先锋!

没有别的出路!大多数中产阶级只有认识到自己无产阶级化的必然命运,从而真正转到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和广大普通劳动者站在一起,自觉融入工人阶级队伍,组成工人阶级的大军共同战斗,才能打破“阶层固化”、推翻资产阶级、摧毁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黑暗社会,迎来人类解放、消灭阶级的光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