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写在六四事件三十三周年之际

    我惺忪的睡眼在一片的朦胧之中缓缓睁开,周身是无尽的冰冷和泥泞,那是一篇属于泥泞的腐烂沼泽。我试图起身,缓缓望去。东方的红日早已落下,取而代之的是清冷的月亮,仿佛在诉说着无尽的哀幽。
    透过那月光,我仿佛看到了那倒下的参天巨树,那棵曾经突破了一切的黑暗迷雾,在废土之上长成,并成为了大地新生的源泉的树。如今的它,已经随着红日一同倒下。曾经引以为豪的,森林的一切的养分对其的滋养,所构成的枝叶,早已成为了菌类的领土,肆意侵蚀着那曾经的遗产。
    细细簌簌的声音,在四周轻轻响起。光亮的微粒,玉白一般,一处、两处、三处……轻轻浮起,又腾飞起来,在巨树上空汇聚成了好似丝绸的亮纱。沼泽中心,仿佛有一盏灯被点起,给一切笼罩上了一层模糊而又清楚的光芒。如迷乱之后的宿醉,又好像在地下室中就不见天日后得以贪婪而又不安地享受的新鲜空气。
    我急迫地翻找起来,那是曾经温暖的、鲜红的太阳的象征,用来号召起来刺破一切黑幕和不公的利器,现在却不见踪影。我意识到,原件已经在大树下长眠了,唯一的可能,是重新去打造一件,那属于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象征。
    湿冷刺透骨髓,我的身体渐渐漂浮起来,我看到,那是无数的白玉的光点,将我推起,让我飞起。风声吹过耳边,并非曾经萦绕在地面上,自巨树倒下后便不得散去的恶臭的气息,而终于是那久违的清新。
    一片欢乐的海洋,虽然悬浮于空中。我的迷乱双眼,仿佛看到的,是一个个的年轻面孔,稚气未脱,但是却意外地映射出了同样的眼神。瘴气不知何处,而所见的则是光点的汇聚,仿佛要冲向天空的激动。那宇宙中,那充满悲剧的,被逼回到原初点的新生的嫩芽,又一次开始了新的绽放。唱吧,跳吧,这时代已经是我们的了……
    一声巨响,伴随着刺眼的火光,从天边瞬间划过,不由分说,冲向了这里。被重力所再次控制,我无力地滑向那黑色的沼泽之中。唯目所见,只有千万同样命运的光,如羽毛一般划下,如鲜血一般染红天空,然后轻轻地、轻轻地,长眠在这大地之上……
    然而,东方,已经浮现出丝丝微亮。曾经的红日,也一样由森林的千万所创造。提灯会被我们再次举起,汇聚成为鲜红的太阳。。到时候,我们将在那参天的巨树上,眺望向无穷的远方,畅想着到时候,一切都将会重新被照亮,一起吟诵起来: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1 个赞